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双鱼玉佩复制人的后代 铜锣换金锣·三座厝:


 
[日期:2018-06- 0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慈孝进士黄庆云辞去义乌县令的官职,转回福建兴化府慈孝里。一路上晓行夜宿,倒也相安无事。这天,他来到福州城,已是囊中羞涩盘缠用尽了。搜寻包袱,别无长物。仅有一面铜锣。这铜锣他原想带回家乡,作为长久留念。情急之下,别无他策,雨季不再来,只好把铜锣暂时典当,以解眼前之急。主意已定,他信步向福州鼓楼前大街走去,沿街寻找当铺。

  他来到一家挂着“不欺心”招牌的当铺。店小二忙着招呼,“客官,你要当何物”黄庆云递上铜锣,店小二不屑一顾。“普通铜锣,当不了几文。”庆云说暂当五十两。店小二大声斥道:“一面破锣,哪能当五十两。不收,雨季不再来,不收!”店老板闻声出来,见是官家铜锣,就拉店小二一旁低语:“这是官府用的铜锣,对做官的不可得罪,应该说是金锣。”接着就对黄庆云说:“这位客官仙乡何处,雨季不再来,为何要当金锣”庆云回说本是义乌县令黄庆云,欲回祖籍兴化慈孝里。老板当场写好当票,并大声念给黄庆云听,“兴化慈孝里黄庆云,今当金锣一面,雨季不再来,收银五十两。”黄庆云收起银两当票,离开当店,继续赶路回乡。

  再说黄庆云他弟黄登云那次到义乌他弟庆云处要钱没得到,倒装了满肚子气回来,他时常记怨,牢骚满腹。这天,他坐在厅上品茶抽烟。家人报说他弟回乡已到了丁洋店。登云问:“有多少轿马多少人”家人回答并无轿马,传说是辞官回来。登云交代家人速叫泥水匠把大门封堵起来。他来到大埕对一群玩耍的孩子说:“我教你们几句诗,学会唱好有赏。”孩子们听说有赏欢呼雀跃。登云就教孩子唱道:“黄庆云,没良心,顾做官,不认亲;有厝无厝边,只好走巷边。”庆云来到家门前,雨季不再来,听孩子唱着顺口溜,又见大门被堵住,心中明白几分,只好从偏门进去。来到厅上,见他兄躺在太师椅,即上前施礼。“见过大兄!”登云佯装不认识。“哪来的乞丐,稀饭盛一碗打发他走!”庆云只好又说“大兄,是小弟庆云回来了。”登云起身正坐。“你回来与我何干,你做你的官,我种我的田,互不相干。你要回来干啥”“小弟是辞官回来。”登云跳起怒训:“那你真是天下第一个大傻瓜了。你就没想,许多人跑官,讨官,买官,你放着现成的官不做,真是大憨子。”庆云回说“人各有志。”登云又气得大声数落:“什么有志无志!你就没看许多人做官又发财,盖大屋,讨二奶。哪像你家庭没福荫,乡里没照顾。我问你,钱带多少回来”“两袖清风。”登云就是不相信:“人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县令做几年了,总不至一文钱都没有”“实无积蓄。”登云仍是不依不饶。“一文钱都没,我就不信!”说着抢过庆云包袱打开。“哇哈!在福州当一面金锣。我辛辛苦苦培养你读书做官,没福荫我,还想积私家”庆云急辩,“实是铜锣,店家怕得罪官员,写是金锣。”登云既疑又刁,雨季不再来,“你不用辩。白纸黑字,我不管铜锣金锣,雨季不再来,认字不认货,没金锣也要他金锣。”庆云劝他做人要诚实,不可耍奸刁诈。他兄正要反驳,他母亲听说多年未见的儿子回乡,来到厅上亲昵地把庆云拥进内房。

  黄庆云看破红尘,家中诸事从不过问,隐居深山,着书写传。他时而到洋尾与教馆的廖先生诗词答对,饮酒赏菊,时而放浪形骸,访游各地名山大川。

  他大兄登云身怀当票,心犹不甘,总想用这张当票来诈一笔横财。一番谋略已定,就带着赎银来到福州“不欺心”当店。凭着当票向老板讨要金锣。店老板气得捶胸跺足说:“我这‘不欺心’老当铺从来不做欺心之事,当时是顾做官的脸面,雨季不再来,把铜锣写成金锣。”怎奈千解释万发誓,黄登云就是坚持认字不认货,要店家兑回金锣,还吓唬店家说:“福州府知府是我弟同科进士,交情甚厚,如不兑还金锣,咱到府衙去评理。”店老板见实在无法辨清,只好自认倒霉赔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不甘心地付给黄登云黄金一百两。

  黄登云带着诈来的黄金一百两,回到家乡慈孝里霞楼应厅边,立即雇请地理先生选择宅地,广聘泥工艺匠盖了三座厝,后来人们也习惯把这村称为“三座厝”。黄登云铜锣诈做金锣的事,黄庆云从不知晓。后人不知当时盖厝钱财来源的细底,以为这三座厝是黄庆云做官挣钱盖的,都说成是黄庆云的府地。这实在是有污他的一世清名。□王玉祥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关于双鱼,玉佩,复制,人的,后代,铜锣,换金,三座,慈孝,进士,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