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虽然很想说是,可是看到那张慢慢向我逼近放大的脸,我凭生第一次


 
[日期:2017-04-18]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我家里只有虐待倾向的父亲和聪明却软弱的母亲。   每次父亲揍我的时候,母亲都只会在一旁哭泣~。   其实我很希望她走开。至少我可以在她面前保持我可怜渺小的尊严!   可是她认为即使不能保护我,那么在一旁忍受着看我受罚,也是一种怜悯!   可悲的是我小时候从来没恨过我的父亲,只是认为自己做的不够好!我幻想着自己长大后,父亲亲热拥抱我的那天!   而我从小都可以听到一个声音,我知道那是死去的爷爷!   在我3岁那年,爷爷原因不明的去世了。唯一能止住父亲的人离开了——有那么一刹那,我很想随他而去!即使我还是个幼儿。   随着亲人的过世,我失去的不只是亲情,同时失去的还有我的保护羽翼~我柔弱得好象没有外壳的蜗牛。这世上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威胁!我颤栗着,我畏缩着,我即使抱紧自己,把自己放进那狭小的衣橱仍然会害怕!母亲每次把我从里面抱出来的时候,都会抱怨小孩子怎么那样喜欢狭窄的地方!我很想告诉她,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安全感,特别是我!只是那时我的语言表达能力还没发育完全,所以她从来都不知道。等我可以表达后,却永远的没有了机会……   我从小都可以听到爷爷的声音。   在他过世以后。   每次在父亲因为芝麻绿豆的小事殴打我时,我就可以听到爷爷的怒吼:“你这个畜生,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听到爷爷这样骂父亲,我就有一种满足感,会不自觉的笑出来,虽然父亲因此会打得更凶!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没那么疼了。   6岁那年,母亲不堪忍受父亲离家出走了,可惜走时忘记带走我!她会回来找我,我坚持这么认为,虽然大家都说母亲是和个野男人跑路了。   和我有共同想法的是我的父亲。他每天睡觉前都会在枕边放一把尖刀!他打算在母亲回来接我的时候和她同归于尽。   基于对父亲有这种想法的感谢,我也在枕边放了一把小削笔刀,这是我唯一算是武器的东西。   我准备在父亲杀害母亲前把他杀了!   因为我很渴望看到他死后碰到爷爷,被他训斥的模样!不,应该是听到!   呵呵,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会笑得像隔壁看我挨打时,佯装劝架的大婶。   “饭呢?”父亲不知什么时候面无表情的站在了我身后。通常他准备在我身上运动一下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   我乖乖脱了裤子爬到板凳上,等着父亲的皮带。幼小的我压根不知道要解释妈妈走了,我又不会做饭,家里根本没有可以吃的东西这件事情。   “脱裤子干吗?皮在痒,很想挨揍是不是?”   父亲被我逆来顺受的模样激怒了,开始抽皮带:“你也和你母亲一样,都是没有脑袋的东西!废物!贱货!我养你还不如养条狗!浪费粮食!”   “不要说妈妈的坏话~妈妈很聪明!她知道好多东西……”小小的我听到父亲又开始咒骂母亲,心里不平衡起来。母亲的聪慧在我眼里是那么神圣不可侵犯,就如父亲每天都要打我一样!就为了这个,我小小倔强的昂起了头。我看到的,是父亲逐渐泛笑的脸。   “你觉得妈妈好是吗?”父亲让自己的脸不自然的微笑着,面部神经由于不习惯这个动作而微微抽搐。   “我……我不知道。”   虽然很想说是,可是看到那张慢慢向我逼近放大的脸,我凭生第一次说了慌。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发慌,虽然平时父亲都在打我。可那纯粹的是一种发泄,他不屑于碰到我,一般习惯用脚踢或者用皮带抽而已!而现在他的眼睛仿佛两簇燃烧的火焰,黑色的,可以燃尽一切! 而那微笑仿佛紧绷绷的皮肤被狠狠扯开了一条口子,露出鲜嫩粉红滴着粘液的肉,狰狞到了极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