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沙漠古堡劫


 
[日期:2018-04-14]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中秋夜,范大彪偷偷潜回家,轻轻推开大门,把一大包东西放到门后,刚要转身走,手腕被一个人抓住。范大彪一惊,伸手去掏腰间的手枪,但随即又把手放下了,因为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彪儿,先别走,陪爹过个中秋。”

  说话的是范大彪的老父亲范春生。这些年,范大彪加入了一个叫什么“蓝鹰”的黑组织,经常参与绑架、贩毒和拐卖人口的勾当,是公安部全国通缉的要犯之一。

  范大彪迟疑了一下,四下看看没有可疑迹象,就进了大门,跟在父亲身后走进屋子。范春生很了解儿子,所以并没有开灯,父子俩在桌子两边坐下,开始小声说话。范大彪这才发现,月光下,桌子上摆着丰盛的饭菜。

  听着父亲叹气的声音,范大彪只觉得鼻子一酸。母亲死得早,父亲一手把自己拉扯大,没想到自己竟走上了邪道。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起来就要走,被父亲叫住了:“彪儿啊,求一部中国吸血电影,我知道你坐不住,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就几句话,我说完你就可以走了。”范大彪只好重新坐下,催促父亲快说。

  范春生说,他在新疆当兵的时候,曾和几个战友一起,追击一伙在金矿盗取黄金的黑成员,在塔里木盆地的一个大沙漠里,他们和盗贼交上了火,等他击毙最后一个盗匪时,才发现,几个战友全都牺牲了。他只好将战友们的尸体搬上盗匪车,求一部中国吸血鬼电影,准备回营地。谁知,车子走到一个废弃的古堡前时,求一部中国吸血鬼电影,油没了。范春生只好徒步回了营地。

  “为了保险起见,我把那些黄金都埋在古堡里……后来,回到营队后,我忽然改变了主意,没有说黄金的事,只说遭遇了盗匪,战友们都牺牲了……”说到这里,范春生用手捂着嘴,发出沉闷的呜咽声。

  范大彪一下子来了精神,催促父亲快说。范春生说,前几日,他和一个退伍后在银行工作的战友通电话,装作无意地说起黄金价格,才知道那些黄金现在市场价应该在一千多万元。范春生想带儿子去沙漠里,取走那些黄金。说着,范春生示意范大彪跟着自己来到里屋。范大彪正想问父亲要干什么,灯亮了,范大彪吓了一跳,里屋里竟然有一个纸扎的吉普车,求一部中国吸血鬼电影,因为手艺拙劣,如果不是写着吉普两字,看上去就像带棚子的拖拉机。

  “爹,你搞这玩意儿摆里屋干啥怪吓人的。”

  范春生好像看出了他的疑惑,一指“吉普车”说:“你看看里面。”范大彪试着掀开车窗上的纸片往里面一看,差点儿笑出声。心说老爷子真会哄自己玩,里面竟然放了两个板凳子。难道没事了还真进去坐着玩

  “这可不是普通的吉普车,它能带我们去新疆大漠的古堡。”说着,范春生拉开车门,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钻进去,坐在一个凳子上,又招手让范大彪进去。范大彪想,今天是过节,老爷子想玩就玩玩。于是答应一声,钻进车里。坐下他才发现,这里面竟然和真的一样,自己和父亲坐的也不是小凳子,而是真实的皮椅。

  范大彪只觉得头皮发麻,刚想问什么,求一部中国吸血鬼电影,就听见有人说:“坐好,开车了。”惊抬头,前边驾驶座上不知何时坐上一个人来,一身军装。但那身军装很不整洁,有很多破洞和液体留下的痕迹。范大彪听完,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也就几秒的功夫,严格说来,他只觉得车子启动晃了一下,就听到父亲说:“到了,下车。”

  范大彪浑身一震,虽然害怕,但还是慢慢睁开了眼。天哪,车窗外视线之内,求一部中国吸血鬼电影,除了一幢黑黝黝的建筑外就是黄沙,在月光下,显得诡异而神秘。

  &ldquo,求一部中国吸血鬼电影;爸……这是哪里”范大彪哆嗦着问。

  “古堡啊。”范春生说着,打开车门先下去了。范大彪也跟着下了车。

  “爸,我先不问怎么来到这里的……这真的很诡异……我现在想找到那些黄金……”范大彪想,既来之则安之,只要找到黄金,再用这辆神奇的汽车运回去,自己就发财了。但范春生却不着急,回身从车上拿出一瓶酒和几个小菜,放到古堡前面,然后对范大彪说:“彪儿,过来,给你父亲磕个头。”

  范大彪就是一愣:“我父亲爸,今晚你怎么老是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你不是我父亲吗”范春生摇摇头说:“我只是你的干爹。你爹在那次剿匪时牺牲了,求一部中国吸血鬼电影,他临终托付我把你养大……对了,就是刚才那个司机,他就是你亲爹。这车,也是他曾经开过的……”

  就这一句,范大彪只觉得浑身像掉进了冰窖里。他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但他心里很明白,他没想跪,只是脑子已经不能指挥自己的双腿了。他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吉普车里哪还有司机的影子。 1/212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