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香港恐怖鬼片国语鬼刹之观音山


 
[日期:2017-08-12]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1940年的秋天可以说是个多事之秋,汪贺的二弟汪贤被人打瞎了一只眼睛,三弟汪责投身国军,在和日本人交战中战死沙场,没过多久,田财主上门退亲,原因无他,人家嫌弃汪家二公子是个独眼,当然这似乎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田财主早就打算把他的女儿下嫁给观音山上的土匪头子驼子六做小,这个驼子六早年本是秀宁县的一恶霸,只因犯了官司走投无路上山落草为寇,从此干着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勾当,田财主家财万贯,逢此乱世自然要为自己寻求一个保护伞,这些倒也罢了,最让汪贺气愤的是,打伤二弟的就是驼子六那伙土匪。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汪贺可不想像父亲那样逆来顺受,不管怎样,他都必须要为二弟讨个公道。

  这天傍晚,汪贺从酒馆出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带着跟班大山直奔观音山,大山表面上唯命是从,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愿意,先不说观音山的那股子土匪多么强悍和杀人不眨眼,而是因为此去观音山必然要路过一片荒郊,那个地方荒无人烟,一到夜里就开始闹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两人走着走着,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风,吹在人身上直令人透心的凉,就在这时,一道白影像一道闪电从眼前一闪而过,大山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什么人在这儿装神弄鬼?”汪贺喝道。

  没有回音,随之而来的便是身后的一声惨叫,汪贺回头一看,顿时只觉头皮发麻——大山整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不,准确的说,那是一具脑袋和身体分家的尸体,脖子断口处鲜血汩汩而出……

  本有几分醉意的汪贺如今被眼前血腥的一幕给彻底惊醒,他迅速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不时转头环顾四周,生怕一不小心落得和大山一样的下场,然而周围除了秋风拂动着树枝和杂草发出沙沙的声响,并无任何异常。

  夜,依旧那么黑。

  风,继续吹着。

  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是越来越浓了。

  汪贺一路上走得格外小心,大山的死历历在目,一看就是被利器直接切断脖子窒息而死,即便是专业的刽子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斩断一个人的脑袋,那么以此推断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大山跌倒的时候触碰到了地上的机关陷阱被生生切断首级,只是他刚刚检查了地面,土夯硬实,并无所谓的“陷阱”,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也就是像大山之前说的那样,这里闹鬼?

  心里这么想着,只会令汪贺觉得越发恐惧,每走一步总感觉背后有一块巨大的冰块紧紧顶在他后背的脊梁骨上,一种刺骨的冰爽瞬间传遍全身。

  “住!”

  前方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突然冲出两个土匪装束的壮汉,一个手持猎枪,另一个一手拎着大刀一手举着火把,火光虽然将二人的脸照得通红,却也掩不住那两张黑似关公的面庞,汪贺抱拳施礼:“两位大哥,我是来找驼大当家的。”

  两人互相打了一个眼色,由其中一个体态稍胖的土匪拿出黑布去蒙上汪贺的眼睛,谁知还未来得及靠近对方,活生生的一个人从脑袋中间被剖为两半,鲜血喷得汪贺满身都是,另一个喽?吓得拔腿就跑,还没跑出两步便再次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拧断了脖子。

  汪贺吓得全身发抖,牙齿不住地打架,他拼了命地往回跑,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前面出现了一排排小木屋,他这才停下脚步,心想大半夜的走山路实在太不安全,万一再遇上刚刚那惊悚的一幕,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付,这可不是武松景阳岗打虎那么简单的,不如先找个地方落个脚,等天亮再上山也不迟,于是他擦了把满头的汗水,径自朝前走去。

  接待他的是一对年过花甲的老夫妻,这对老夫妻待人接物相当热情,汪贺有点受宠若惊,上半夜他睡得特别的香,然而睡至半夜总感觉床变小了,连翻身的空间也没有了,很不舒服,他迫切地想睁开眼睛,奈何实在太困,直到一束光亮照着自己的眼睛,他一时难受猛地坐了起来,整张床抖动得厉害,有种掉进万丈深渊的感觉,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一口棺材里面,更要命的事,那口棺材居然是悬挂在悬崖边的峭壁上的。

  悬棺?

  “大伙儿都加把劲,千万别松手啊,大少爷还在里面呢。”

  是二弟汪贤的声音,汪贺心里踏实了许多……

  回到家后,汪贺免不了受到父亲一顿严厉的惩罚,罚跪祠堂一天不说,一个月不准出去,这段时间汪贺仔细回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尤其是投宿一事,那对老人是那么的和蔼可亲,自己明明睡在他们家的草垛床上,那种感觉不是假的,直到现在他还记得那股稻草的草腥味,然而二弟汪贤的回答再次让他陷入了迷茫,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木屋,而是一片墓地,半年前,日本鬼子在那儿集体屠杀村民,尸体就地掩埋。 1/41234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