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行尸窗户外的黑墙


 
[日期:2017-07-1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不要在靠近窗户的地方睡觉,尤其是住在地角偏僻,冷清地方的人,因为,在你的窗外也许正有某些你所不知道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你也许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但是它们,却能看得见你.....

  在父母的帮助下,大学毕业不久的卓锦溪在靠近市郊的一个老小区里买下了一间二手房。房子是十几年前的老房子了,是一楼,处在整个城市最偏僻的角落,尤其是桌锦溪所在的单元楼,三面被无人居住的烂尾楼包围着,阳光根本照不进来,加上有些住户有喜欢乱扔垃圾的习惯,物业的人又没有责任心,楼与楼之间的小过道里堆满了生活垃圾,恶臭扑鼻。老鼠和苍蝇肆虐成灾,生活环境脏乱到了极点。

  虽然如此,但卓锦溪对这个房子已经很满意了,毕竟价格摆在那里,有个自己住的地方已经不错了。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环境呢,是差了点,但也比那些租房子住,忍受着房东欺压的可怜虫们要强的多了。而且有一个自由空间,不用天天听老爸老妈的说教和唠叨,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卓锦溪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子的卫生,办理了过户手续,便迫不及待地住了进去。

  房子不算大,只有70几平米,但容纳卓锦溪一个人的话是绰绰有余的,没有了父母的管教,卓锦溪生活得到也很自在。白天上班跑业务,晚上回家看电视,玩电脑。干什么都行,一直熬到深夜才睡觉。也许,对一个20几岁的年轻人来说,这就是生活最大的快乐了。

  卓锦溪的卧室在房子的最北边,卧室不算大,窗户就在床边,拉开窗户就是一堵破旧的楼墙,下面则是淌着臭水的阴沟,卓锦溪几乎从来不开窗户,因为一开窗就会被一股腐败恶臭的味道顶的鼻子发酸。因为囊中羞涩,窗户也没有安窗帘,卓锦溪睡觉的时候常常要面对着窗户外面那堵破败肮脏的黑墙和哗哗作响的臭水,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眼不见为净嘛,眼睛一闭上,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个夏天,老天好像得了泪腺发达症一样,不停地下雨,外面潮湿地很,而这几晚,卓锦溪一直都睡不好觉,不知道为什么,从雨季开始,卓锦溪每天晚上睡觉时,都很不舒服,他总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冰冰的,凉凉的,很潮湿,可是他睁开眼时,眼前什么都没有,门窗都关的好好的。一连好几天,都有这样的感觉,因为睡眠质量不好,精神状态差,卓锦溪脸色变得很苍白,眼圈也黑得像熊猫,他变得日益消瘦,食欲越来越差,工作起来也有些力不从心。看起来像个病入膏肓的老人。

  “儿子啊,你最近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母亲心疼地夹了一块排骨,轻轻地放到卓锦溪的碗里,小声说:“要不你还是搬回来住,自己一个人,你根本都照顾不好自己的。

  “妈,我没事,可我最近总觉得怪怪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一直感觉有人在用手摸我的脸,冰冰凉凉的,我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一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一点力气也没有,而且头昏眼花,萎靡不振的。卓锦溪小口扒拉了两口米饭,叹了口气说:“而且就连饭量也下降了很多,但上医院查医生却说我很健康.....

  “儿子,我看你这印堂有些发黑,而且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起来不像是生病,倒像是中了邪一样。父亲神色凝重地看了看卓锦溪,有些不安地说:我虽然不懂什么风水,但我却知道,你住的那个地方三面被楼环绕,不见阳光。阴气是很重的,正是犯了大忌的。你表叔懂医术,也是风水方面的行家,这样,你明天请个假,我带你去见你表叔,让他帮你看看。

  “行了,爸,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搞这封建迷信?卓锦溪苦苦地笑了笑:“这能行吗?

  “不试怎么知道呢?父亲放下筷子,长长叹了一口气:“老辈的东西是不能不信的,幸亏我发现得早,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你后悔都来不及.....

  第二天,卓锦溪和父亲一同去了表叔的家里,卓锦溪的表叔是一名中医,年轻的时候也学过玄学和风水学,现在退休在家,以种花养鱼为乐。看到卓锦溪的第一眼,表叔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有些担心地叹了口气,随即严肃地对卓锦溪说:“事情你爸都告诉我了,你老实跟我说,出现这种情况多久了?

  “嗯,大概有一个多星期了,就从刚下大雨那天起,晚上睡觉总感觉有人摸我的脸.....卓锦溪有些胆怯地看了看表叔:“叔,没什么事儿.....

  “现在是没什么事情,但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有性命之忧。表叔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是带我去一下你住的地方,那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听了表叔的回答,卓锦溪有些吃惊,也有些害怕,虽然将信将疑,但他还是决定听表叔的。于是,表叔跟着卓锦溪去了他住的那间房子。

  家里很脏很乱,卓锦溪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表叔说:“您别见笑,我平时不太喜欢收拾家.....

  “好了,别说这些了,快带我去你的卧室。 1/212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