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马连山的过去


 
[日期:2018-02-10]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连山叔以前并不是我们村里的。听我爸讲,那时候总有个小孩背着个锣,领着一个瞎子到我们村来给人算命。他们到村里来,先找块空地摆上摊子;瞎子就从随身的包裹里掏出一个小马扎坐下,那小孩则是敲着锣,吆喝着。不一会儿四周就围满了人。有好奇的就会掏几块零钱让瞎子给算上一卦。瞎子算命的方式很奇特,他不像别人,给看手相或是看面相、测字,或者根据生辰八字推算。他学的是听音之术,也就是听别人说话声给人算命。这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但实际上他每回都算的很准。

  有一次一个年轻人不信邪,找瞎子算了一卦。瞎子听他说了几句话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小伙子你活不了多久了,回去好好犒劳犒劳自己!”那个年轻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抬脚就要往瞎子身上踹。哪知这时候一手稚嫩的手托住了他的双脚,把他往后一推,差点让他摔了个趔趄。那个年轻人有点不敢相信,把他差点推倒的,竟然是瞎子旁边的那个孩子,刚才那一下,绝对不可能是小孩能有的气力。尽管很诧异,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年轻人觉得很丢面子,于是他又猛然起脚往那孩子身上踹了过去。那个孩子却一个闪身上前一步,一个扫堂腿把年轻人撂倒在地上。那个年轻人眼见自己还打不过一个孩子,只好爬起来灰溜溜的跑了。没过几天那个年轻人真的死于一场车祸。

  那时候我爸的年纪跟那个孩子差不多。每次看他领着个瞎子进我们村,我爸就领着一帮小伙伴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朝他们吐口水,扔石子。后来那孩子就跟我爸打了一架,最后打了个平手。我爸也是跟着附近一个老拳师在学拳,而那个小孩的本事都是跟瞎子学的。别看那个瞎子平时走路拄着个拐慢慢悠悠的,其实他的身手很厉害,一般人根本不是他对手。因为打了那一架,我爸和那孩子就熟悉了起来,以后我爸再看见他和瞎子进村就给他们送些好吃的。最后我爸和他干脆一个头磕地上,成了把兄弟。

  跟在瞎子身边的那个孩子就是马连山,他以前不姓马,跟着瞎子姓杨。他十六岁那年,瞎子把他叫到身边跟他说道:“山娃子,我阳寿要尽了,你不能再跟着我了。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旺庄(也就是我们村)村东头有个姓马的木匠跟我有点交情,我死以后你就跟着他。”连山叔当时很纳闷就挠着头说道:“师傅,您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怎么会死” 瞎子摆了摆手:“你不懂,这里有一本书拿回去好好学,以后就会懂的。咱们奇门一共传下来三本书,给你的这本叫《驱邪之术》,还有一本《相命之术》,你学不了,我要带进棺材。剩下那本《风水之术》不在我手上。”交代完以后瞎子就摆手让连山叔出去了。

  第二天瞎子果然死了。料理完瞎子的后事,连山叔就来到我们村马木匠家里跟着学做木工。连山叔聪明好学,学东西上手很快,深得马木匠的喜欢。后来马木匠干脆收他做了上门女婿。连山叔也改姓了马。有人说连山叔是瞎子的私生子,也有人说他是瞎子捡来的,至于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楚。不过,瞎子倒是真教了连山叔不少本事。瞎子不仅教了连山叔一些拳脚上的功夫,还传给了他一套练内气的方法,最后又给了他那本《驱邪之术》。连山叔一边学做木匠活,一边研究瞎子给的那本书。一开始他也觉得书上写的太玄乎,没什么用。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他对这本书的看法。

  那天连山叔在邻村做完活回来,路上碰到邻居狗蛋抱着个小孩在那哭。连山叔走近一看,发现狗蛋怀里抱着的正是狗蛋刚七岁的儿子宁宁。宁宁此时身上湿漉漉的,双目紧闭,脸上没有一点生机,在他的脖子上有几道深紫色的掐痕。看那痕迹的模样又不像是人掐的。连山叔思索了半天说道:“是在哪条河里出的事,快带我去看看。”狗蛋就抱着孩子带连山叔到了出事的地方。其他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都围了过来。这是靠近我们村马路旁边的一条河,河水很深,河面也很宽。连山叔脱掉衣服,只剩一条大裤衩,慢慢的走近河里,等快要走到河中间的时候,他咬破自己的食指,在眉心点了一个血点子,然后在嘴里又念叨了几句。这个好像是那本书里记载的开天眼的方法。连山叔此时现学现用。他开完天眼后,一猛子扎进了河里。连山叔在水里找了半天,最后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发现了一双惨绿色的眼睛,他好像确定了什么,就又钻出水面返回了岸上。

  他折了一些柳条,按照那本书上写的,编成一个索套,然后又回到了河里。这次连山叔慢慢的靠近那块大石头,突然躲在石头后面的那个东西,蹭的一下子窜了出来,它伸出长长的手臂就直奔连山叔的脖子抓去。连山叔一个闪躲,趁机用索套套住那东西的一只手,然后猛的一拉。在锁套箍紧的一刹那,那东西的手臂像是触电了一样,它拼命的想挣脱索套,可是它越用力那个索套箍的就越紧。此时连山叔也用力把那东西往外拉,可是那东西力气大的很,连山叔使出吃奶的劲也拉不动。于是,他只好伸出一只手到水面上,招了招。岸上的人看到后,赶忙又下来了几个人。大家帮着一块拉,拉了半天才把那东西给拖上岸。那东西一上岸立马就蔫了。

  这时候大家才看清那东西长的跟猴子似的,浑身都是毛,爪子很长,脸却有点像小孩的脸。有人认出来这就是水猴子,也就是水。后来有人花大价钱想把这只水猴子买走,我连山叔愣是没卖,他说这东西留着是个祸害,于是他就把捉到的这只水猴子放在太阳底下一连晒了好几天,最后晒成干了,就一把火给烧了。

  从那以后连山叔就把瞎子给他的这本书当成了宝贝,一有空就抱着那本书研究。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