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拣破烂的老婆婆(中)


 
[日期:2018-01-19]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一个不锈钢饭盒从五楼扔下去,楼下是水泥地,但却没有半点声音,这事搁你身上你信吗?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齐傻眼了。就连抱着必输心态的黄男,都被吓懵圈了,这故事是他掺油混水兑出来的,然而现在却真实的发生了,叫他如何不惊?难道,学校里真的有

  但是这个赌局显然是黄男赢了,他心里虽害怕,表面却装着很得意的样子,邪恶的一笑道“嘿嘿,炭头,这下你总该信了?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没话就认栽!”

  李小白心中又惊又奇,但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他不信,也不由得他不服输,只好哭丧着脸道“能不能换一个惩罚方式?这……”

  ‘小书虫’杨羞羞道“当然不行,咱们金锣王中王的人一向都是一言九鼎,怎么能出尔反尔?快吼,嘻嘻嘻……。”

  牛郎也瓮声瓮气的道“就是,要是说话都像我刚才放的屁一样,以后咱们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黄男也是一脸坏笑的看着他,道“换也可以,只要你能受得住织女绝招的伺候而不吐就行了,怎么样?”

  李小白吓得一屁股倒坐在床上,这简直比满清十大酷刑还残酷,便道“那我还是喊。”于是无奈,只好鼓了鼓勇气,推开窗子,又回头幽怨的望了一眼这三个生儿子没后门的坏种,这才扯开嗓门对着楼下大吼道“我李小白偷看许如烟洗澡,我李小白偷看许如烟洗澡,我李小白偷看许如烟洗澡!”一连喊了三声,声音在楼宇间来回涤荡,整栋楼的同学全都推开窗户探头向他望过来。对面的教师公寓也都纷纷亮起了灯。

  李小白吓得连忙关上了窗,死的心都有了。

  “哈哈哈……”其余三人笑得在床上驴打滚,床板被拳头锤得砰砰直响。

  过了片刻,笑声未止,却听到了敲门声。

  李小白预感到大事不妙,急忙往床上一钻,用被子把自己兜头罩了起来。

  黄男只好捂着笑疼的肚子起身去开门,门一打开,一个满脸怒容的女生出现在眼前,只见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羽绒服,既便如此臃肿的衣服也掩盖不了她火辣的身材。她就那么婷婷然一,就仿佛一朵娇艳如火的红玫瑰盛放在星光之下,似乎连她周围都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芒。她的确担得起班花甚至校花的美名,因为再高档的脂粉也增不了她一份美色,再华丽的珠玉也分不去她一份光彩。而她,不是别人,正是班长许如烟驾到了。

  只见许如烟一把推开黄男冲进门就怒叱道“刚才是哪个不要脸的猪头胡说八道?快滚出来!”她这话明显是对床上的李小白说的。

  黄男也被吓了一跳,女生宿舍离这里还隔着三栋楼啊,难道李小白这一嗓子把整个校园都惊动了?不过这班长却是很有威严的,班上同学向来都不敢招惹这只小母老虎,看来这次够李小白喝一壶的了。黄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当下叹口气大义凛然的对许如烟道“好,事到如今,也没必要再逃避了,所谓好汉做事好汉当,人死不过头点地,脑袋砍下来也不过碗口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正当许如烟以为是他的时候,黄男转头对床上喝道“炭头,快出来认罪!”

  李小白吓得瑟瑟发抖,装着没听见,仍躲在被子里装尸体。

  许如烟怒视着床上拱起来的人形,冲过去一把掀开被子喝道“李小白!还想躲到什么时候?你说,你是不是忘吃药了?你什么时候偷看过我洗……洗……”说到这里居然红着脸说不下去了。

  李小白忙解释道“对……对不起,我们刚才在打赌闹着玩的!那句话是惩罚。我没有偷看过,真的,真的没有……”

  许如烟气得花容失色七窍生烟,反手从羽绒服的后面帽子里取出一只不锈钢饭盒质问道“那这饭盒又是怎么回事?说!是不是你扔的?”

  李小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饭盒扔下去时刚好掉进她的帽子里了。只得点点头,不敢说话。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