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深山有精怪


 
[日期:2018-01-1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旧时的深山里总有一些令人心寒噤声的传说,比如有人被死去的人附身(母亲自称亲眼看到当初到我家串门的一个亲戚,就被我的一个去世不久的姑姑上身);比如去世三年的女子挖出来后还嘴唇通红(我的一个高中同学自称这是曾经发生在他们村的事情);比如死去的人给曾经村里关系好的人托梦说自己冷,让到某某地方给自己烧件衣服;比如猫头鹰一叫就意味着有老人离世;比如刺雀(我们乡村人的叫法,声音极像小孩子哭啼)一叫就意味着有小孩子夭折,至于是真是假,无从考证,大多都是从父母那一辈听说的,而我所要说的是我的亲身经历。

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这么多年了,还是分不清那到底是噩梦还是真的存在。

1996年,我四岁,家是在黄土高原的大山里,因为我们市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点,素有“陇上旱码头”之称,县城传说是西王母的文化的发源地,在城区靠西的山顶建有一座王母宫,沿着小路上去可以碰见五个巨灵神的庙宇(根据碑文记载这是很少见的)。在城区靠北的地方说是挖出了14颗舍利,经过专家考证还是隋炀帝时期的,后来又有武则天传大云经,建造大云寺,只不过后来被毁,于是近几年在挖出舍利的地方又建造起了一座大云寺,曾经和朋友去参观过一两次,晨钟暮鼓,黄金塔顶,秀林翠竹,清雅幽静,还是很有味道。言归正传,我们镇坐落在县城的东方,由于大多数镇子都在山顶,所以坐车到镇上也要将近两个小时。

当时我家住在山边的窑洞里,虽然通电了,但是由于墙体还没有像现在一样可以涂白,灯光感觉起来还是很昏暗。夏天时院子周围也时常有蝎子出来乘凉,所以父母很少让我出来做院子里,记得当初在院子门前的地里还差点踩到一条蛇,到了傍晚时分到山边总能听到很多猫头鹰呜呜的叫声,但是听得多了,也就没那么在意了。

听父母说,在他们小的时候,山里有很多狼,傍晚干完活回去的时候都是很多人走在一起,因为人少时会有很多狼就跟在你的后面虎视眈眈。听老一辈的闲聊,说是当初我舅老爷村那边就有人带着小女孩回家,一不留神孩子就被狼叼走了。更厉害的是听我爷爷说,曾经在我们这边山里来过一只花豹,当时还咬住了我们村的一个教书先生,后来先生家的三个儿子有一个抡起家里的铁锹(还是钢管做的锹把),打到花豹的头上,铁锹头都打断了,而花豹只是被打的有点晕,再后来就是这只花豹不知道是上树还是怎么的,被夹到了两个树杈之间,活活困死了。

再次回到我的身上,记不得当年是什么季节,只知道那时候我四岁,刚刚能记住事情。那时候父亲出去打工,家里就剩我和母亲作伴,晚上等点灯熄灭后,一切回归黑暗,没有任何的虫鸣声,偶尔有月光透过天窗,给房间内一点光亮。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当时自己小,还不懂看时间),就听到我们家的案板(北方用来做饭切菜的一块大木板,比现在超市里卖的那种大好几倍,还要用四根木棍支起来)铛铛铛的在响,好像有人在做饭切菜,当我扬起头来看时,远远地看到一个好像是女人的身影,朦朦胧胧看不清面庞,本来我以为是母亲,可是我一转头,分明看到母亲就躺在的我身边休息,而且也不会大半夜不开灯就在那里做饭。菜刀碰触案板的声音依旧很响,而且还能听到脚步移动的声音,我就这么悄悄的扬着一点脑袋一直看着,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后来就不知怎么的渐渐的睡着了,一直到天亮。

本来把这件事情理解成一个噩梦应该很快就过去了,毕竟小孩子做梦很正常,但这个梦并没有就此结束。在那段时间,这个梦出现了很多次,而且每次都是那么逼真,甚至有时候我还隐约看到那个女人身后有一条细长的尾巴,让我一度怀疑她可能是一个老鼠精,以至于晚上都害怕睡觉。后来慢慢的这个梦就消失了,然而这件事情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忘记,也没有告诉过父母。因此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灵异时,有股冲动让我把这件事情写下来。

我所提到的一些事情相信很多生活在山村的人应该都听过,甚至还有人见过,所谓事情不会空穴来风,我相信这自然界必然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的,比如生物是怎么产生自主意识的,仔细想一想,真的很神奇。

(添加编辑微信投稿交流:lingyindao)

98直播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