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护士的脚步声


 
[日期:2017-12-0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最近莫名其妙的得了疝气,跑去医院做了手术,然后躺在病床上。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当然,是除了伤口痛的时候。不用上班,每天有人把吃的送来,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也就小时候有了。

这一天吃完了饭差不多是下午了,我的伤口还是没有愈合好,我也只能坐在病床上看着电视。电视里的内容有一些无聊,看的人非常想要睡觉,我这病房里又只有我一个人,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不怎么喜欢调戏护士,对护士也没兴趣,我比较喜欢清纯一点的妹子,当然这是在我这个年纪的想法了。有人可能会骂我,说我说护士不清纯,得了吧,十炮九卫校知道么。

我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窗外,享受的日子虽然很好,但是也很无聊,要是自己是正常状态还有人照顾就好了。就在我想着的时候,护士姐姐冲进来换药了。

这是我最讨厌的时候,可惜没办法,现在我只是仍人宰割的小狗狗。等到护士姐姐忙完之后,给我留下一个大大的微笑就走了。我呢也只能在心里暗骂,该看不该看的都给她看完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我妈把晚饭给我送来了,看我吃完了晚饭之后收拾了盘子她就离开了。我看着天色越来越暗的窗外,心中有种陌生的感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抛开这种感觉我又打开了电视,看着电视里无聊的那群人,只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犯二装傻。过了没一会,天就完全的黑了下来,我有些想要下床了,可惜刚才护士姐姐说了好几遍,叫我千万别下床。

只能是坐在床上转过头看着外面的夜景了,还别说,有时候换个心态,换个想法看一种东西还能有另外的感觉,现在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外面的世界很美丽。

看来我真的是憋得太久了,有时候好像人生就是这样,想要的东西的到了,又想要原来的人,人站在不同的立场看待一切真的就是不同的,人总是以为自己没变,其实,没变的只是自己的看法,实际的一切都是已经变了的。

我想着想着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外面除了路灯也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还亮着灯了,看来至少都是凌晨两三点钟了。

在这时,我的精神却是突然变的特别的好,我感觉自己睡不着了。想到现在的时间,我也不想去麻烦护士姐姐给我送安眠药来了。只能一个人躺在床上睁着眼睛。

这种感觉不是特别的好,我打开了电视,深夜很多电视都已经没了信号,只有几家电视台还在放着广告和重播了无数次的节目。看着这些就烦,我还是选择关掉了电视。

关掉电视后继续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踢踏,踢踏……”像是高跟鞋的声音传进了我的病房。我仔细的听着这声音,我还是有些疑惑,这大半夜的谁穿高跟鞋在外面走路啊。

护士只能穿平底鞋,病人也不可能这么晚了还穿着高跟鞋在外面闲逛。我仔细的听着那声音,每一次都能迎合我的心跳,不知不觉还让我紧张了起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是朝我这个病房走来的,却没有停在我病房的门口,脚步声走过了我的病房。就在过的一瞬间,我像是听到了一些很凄惨的哭声。

这声音就是从外面传进来的,像是走路的那人正在哭。这大半夜的穿着高跟鞋在走廊里闲逛,还在哭,这是不是精神病。想到这些我忍不住笑了一下。

然而,外面的人似乎是听到了我的笑声,脚步声又调转了过来朝着我的病房走来。“嗞,咔,咔”那人停在我的门口,脚步声虽然停了,哭声也停了,但是却发出了异常怪异的声音,好比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一样。

我屏住了呼吸,外面那人的怪声还在继续着,慢慢的怪声里面还掺杂了一些笑声。然而这笑声却比哭声还难听,还要更加的凄惨。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想要骂人了,不能让一个疯子这么破坏我的休息时间,我按下了了床头铃。 与此同时,那声音还在继续着。过了大约一分钟,我的门突然打开了,吓了我一跳。

那声音都还没停下,病房门就打开了。我看着跑进们的护士,睁大着眼睛问她“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高跟鞋的人?又在哭又在笑的。”

那护士冷了一下,随后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对我说“哥,你别吓我,我虽然是护士但是我胆子不是特别的大。”这是什么情况,我和她同时愣住了。

我也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说“能不能帮我换个病房,或者是通知我家里人来陪我。”那护士反应很快,马上就摸出了手机对我说“哥你家里电话是多少?”

我愣了一下说“我手机没电了,不知道号码,你去看看我的住院记录。”小护士点着头就跑了。她一跑我才反应过来,卧槽居然没给我关门,你倒是能跑,老子都还不能下床啊,要是现在来个什么东西。

然而我还没想完,突然之间病房里的灯就已经灭了,我都有些想哭了,这尼玛,我还不能下床就遇到这种情况,想跑都跑不了啊。

就在此时,走廊外面的脚步声又传了过来,一点一点的靠近我的病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感觉我的心脏都要炸掉了,我可没有大心脏,好怕怕啊。

突然,一只惨白的手搭在了我病房的门上面,这只手非常的白,而且皮肤已经起了褶皱,我能看的非常的清楚,这只手的指甲都有些发白了。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具尸体的手。

“卧槽。”我大吼一声抓起床头花瓶就扔了过去,正好就砸在那只手上。突然,那只手缩了回去。与此同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脚步声传来的时候,我病房的灯突然又亮了。

那个小护士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对我说“哥,已经通知你的家人了,他们说马上就到。”说完就坐在了我的床边。“你刚才应该看到了什么了吧。”我示意性质的问道。

小护士对我一笑,然后眼珠转的非常快的说“我怎么可能看到什么呢,我头顶又没什么。”这句话让我意识到了一些东西,我明白小护士为什么要坐在我床边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