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女尸奇缘


 
[日期:2017-10-08]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当我手脚并用攀爬上我们医院太平间一口宽大厚实黑漆漆泛着绿光的棺栋的时候,我脑子里边还不相信这是我在进行的动作,直到我扑通跌入棺栋底,那断电后还没有来得及化解的冰寒从四面八方浸入我的四肢百骸的时候,我才终于相信,这是真的……
 
  我叫李智,1994年考入北京医科大学,2005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毕业,现在是我所在这所医院普通外科的一名主治医师。
 
  我知道社会上很多人都知道学医的很辛苦,但是其实他们对此并没有概念,就比如说,大家都知道烧得红通通的铁片烙在人体皮肤上应该会很痛,但其实并没有几个人真正体会过这种痛苦,所以当另一个人告诉你他正在经受这种煎熬的时候,你也许会有一点同情,但因为没有切身感受绝不会被牵扯出疼痛。如果说我在这十一年的医学生生涯中就是在受煎熬,那当然说得是有点危言耸听了,因为学医毕竟是我自己的选择,而且我整个过程中都怀抱着热爱的心在全身心投入,甚至可以说我有点喜欢这种暗无天日的学习过程,每天晨曦微露时我抱着厚厚的医学书籍踏入课堂埋头苦读,一抬头已经是寂寥清幽的深夜。我不怕吃苦,学成一名神医挽救苍生百姓的痛苦这种信念的神奇力量使得我无坚不摧,学习、学习、永不停歇地学习,记忆、记忆、毫无休止地记忆,我十一年的医学生生活中,这两句话是我不断进取的武器,但人体这个东西太奇妙太深奥了,我就是如此地不分白天黑夜、忽视天上人间、断绝基本生活地浸淫人体十一年,面对人体时仍然惶惶然做不到气定神闲,但是这也更加激发了我的斗志,因为前方没有尽头才可能享受到那种探索的乐趣,只要你勇敢地往前走,竭尽全力地往前走,你就总是在越来越靠近尽头,虽然永远到不了尽头!但是这种不断接近颠峰的快感经常让我在学习之余激动得满面绯红,我有时候在学习时经常对着一具已经死去多年的尸体就开始想,如果我能使面前这具尸体复活,那是不是就应该到达医学的尽头了呢?那时我是不是就不用再这么辛苦地学习了,然后我就可以去寻找属于我私人的生活?当然,这种想法我是不敢对我的同学和老师们说出来的,因为如果我说了出来,我可能会被他们认为我已经被学医的负担压垮了精神开始胡思乱想,接着很有可能被扭送到北大六院这所著名的精神病医院,最残酷的结果甚至可能被以不适合继续学习为由遣送回乡中止我的医学生涯,那我前功尽弃就真地要疯了!实际上,当我在面对尸体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我自己也总是要尽力打压我的这种想法,因为这种想法一旦流露就表明我已经对学医路途的艰辛以及漫无止境的探索产生了畏难情绪,我怎么能对学医露怯呢?这是我自己在经历了多少乡亲被病痛折磨而死的惨痛以后咬牙做出的选择,我怎么可以不勇往直前呢?
 
  其实,我的医学生生涯也并不是清苦到了一点生活都没有的地步,毕竟在我从硕士转入博士的那一年,在我的青春即将逝去的时候,在我身上也还是发生了青春的故事,就是在那一年,我开始了我人生的初恋,那年我27岁,27年没机会碰女人,身体里经年累月积累下来的欲(火已经逐渐开始影响我的学习,终于在一个抓耳挠腮的深夜,我躺在床上不堪其重,经过艰难的思想斗争,决定第二天托关系去找一次小姐,不怕你笑话,那时候我还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传说中的小姐,有了这样的想法做安慰以后,我才逐渐心平气和地入睡。第二天早早醒来,一如既往地去医院做我的实习医生,由于脑子里已经被昨夜产生的那种想法占据,所以走在路上我脸都是红红地,心都是颤颤的,贼还没做呢,心就虚了,因此我全身上下明显散发着一种异样的气息,路上的人都好奇地看我,不认识的人看了也就看了,等进了医院,开始出现一些熟人的时候,他们跟我打招呼就明显带着一种惊疑的语气,有的还好心地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就越发窘迫了,极力想将自己脑子里的想法以及派生出来的红潮压制下去,但越是这样想,表现反而越明朗,最后我放弃了徒劳的挣扎,一咬牙毅然走进了我正在实习的病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