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风法传说装备 大太监


 
[日期:2018-03-20]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1

  长安的雪足足下了三天三夜。

  小太监急匆匆跑进梓?宫,喘着粗气对趴在软榻上浅睡的洛枝说:“娘娘,皇上驾崩了!太子爷和无宴总管起了争执,在钟离宫里闹得不可开交,太子爷说要杀了总管大人!”

  洛枝一下子了起来,飞快地跑出梓?宫,小太监在后面喊:“娘娘,您还没穿鞋啊!”

  她光着脚在雪上奔跑,浑然不觉得冷。

  她跑散了发髻,跑掉了一地珠钗,她的双脚被磨破了,殷红的血印在雪白的雪上,显得触目惊心,但她不曾停下来,她害怕她又一次去晚了。

  像十八年前,灯草和尚聊斋,她同太子大婚那天,听闻他即将净身入宫,她没命地跑,可是等她在全然陌生的皇宫里终于找到他的时候,一切都太迟、太迟。

  她永远记得那一夜,雪也同今天一样大,他躺在窗边的木板床上,眼神很平静,声音淡淡地道:“从今天起,我是太监赵无宴,你是太子妃娘娘洛枝。以后可不能这样冒冒失失跑到这里来了,若是被有心人撞见,会说不清楚的。”

  她扑过去抱住他,灯草和尚聊斋,呢喃道:“那么小石头,最后叫我一声小枝。”

  “小枝。”他温柔地笑,一如小时候的模样。

  小时候的小石头,总是这样一副温柔好脾气的样子,她以为她会嫁给他,可后来他变成了她的姐夫。他不许她喊他小石头,他说小枝,你得喊我姐夫。

  这一次,他没有纠正她的叫法呢。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丢了魂似的松开他,灯草和尚聊斋,然后转身走入漫天大雪里。

  那场寒彻心扉的大雪,灯草和尚聊斋,在她心里从未停歇地下到了现在,从此她度过的每一天,都是寒冬。

  她一口气跑到了钟离宫,灯草和尚聊斋,她用力推开厚重的殿门,钟离宫里灯火如昼,所有人都回头看她,包括被她的皇儿和一剑穿心的赵无宴。

  隔着一排琉璃宫灯,她看见他的胸口开出一片曼陀罗,他竟然还在对她笑,灯草和尚聊斋,他朝她伸手,像是想要抓住她。

  一如二十多年前,他还是面容俊秀的少年郎,她是任性乖张的小少女。那时候他还不是她的姐夫,他只是她的小石头。

  她拖着冻僵的双脚,蹭到了他身边。

  “对不起啊,小石头,我总是来晚一步,灯草和尚聊斋,总是来得太晚。”她的声音有些破碎,听得人心里呼呼的疼。

  琉璃灯花下,她的两鬓早已斑白,再不复年少。

  赵无宴忽然有些恍惚,不知是不是快要死了。这一路走来,他和她互相搀扶着、伤害着,却又深爱着。他竟然算不清,他到底认识她多少年了。

  因为回忆的尽头,只有挥之不去的痛,痛得他不直身子,痛得他眼泪都落下来了。

  2

  但洛枝永不会忘。

  她第一次遇见赵无宴的时候,灯草和尚聊斋,他还不叫赵无宴,他叫江淮钦。他爹是新科状元,小小的江淮钦不过七岁大,跟着家人搬到乌衣巷。她爹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江淮钦的爹爹带着他来她家做客。

  四岁大的洛枝顽劣、调皮,那天她推着腿脚不方便的姐姐在花园里跑,叫一颗小石头绊了一跤,趴在地上号啕大哭,姐姐坐在轮椅上急得不知所措,也跟着大哭起来。

  江淮钦便是这个时候出现的,灯草和尚聊斋,他跑过去扶起她,拍拍她衣衫上的泥土,用干净的袖子替她擦眼泪:“不要哭哦,我帮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她傻傻地望着他,眼前的小少年,竟然比她和姐姐生得都要好看,她用力推开他,灯草和尚聊斋,捡起地上的小石头去丢他,她嘴一歪哭得更凶了:“我不要你帮我吹吹,你比我好看,你这个坏蛋,明明小枝才是最好看的。” 1/1012345678910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