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咿呀淘血蜈蚣


 
[日期:2017-12-06]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民国初年,阿杆山老刀子村发生了件极其古怪的事。

  阿杆山是云南省境内的一座不知名的山,地理位置十分的偏僻。

  云南自古便是蛮荒之地,中原数千年的朝交替、战争动乱,硝烟战火也很少会蔓延到满省的林子里来,更不用说位处险峰峭壁间的阿杆山里的老刀子村了。

  因此,即便是在当时军阀混战,革命闹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老刀子村也能够安稳地延续老祖宗那套世袭的规矩办事。

  老刀子村管事是周家,据说周家祖上做过好几代的幕府,算是公务员之后了。

  农历二月十七,清明节。

  早饭过后一个时辰左右,是村民进阿杆山祭祖的时间,这在当地叫做“开山”,是个世袭的规矩。

  周家的老管家阿付领着周家的两位少爷走在进山的山路上,后面跟随着一对拿着祭品的男丁女仆,在仆人的后面是身份平凡的老刀子村村民。

  富人能人先祭祖,这也是规矩,山里人时代守着这些规矩。

  “阿哥阿哥,为什么花草湿湿的,都弄脏我的衣角了”,傻里傻气的二少爷周世明抬头望着大哥周世聪问道。

  “因为他们刚洗澡了,”大少爷十分和蔼地用手摸了摸弟弟的圆圆的脑袋,一边温声细语地逗着二弟。两人的模样和谐地更像一对父子。

  周世聪当年二十又一,周世明却仅有五岁,而他们的父亲周定安却快到了花甲之年了。因为岁数的缘故,周老爷手脚不便,无法赶着十几里的山路到老刀子村的祖坟山祭祖,只能让大儿子带着年幼的二儿子代替他来吊唁祖先。

  “阿哥,世明好饿,”胖嘟嘟的二少爷说完就撒开牵着大哥的手,跑到身后的女仆那里拿祭品吃。

  “这…”老管家刚要制止二少爷,周世聪却说道“管家,随二弟,路这么长嘛,孩子总是会饿的”。

  周世聪说罢,一脸慈爱地看着淘气的周世明。

  管家也只能作罢。

  一行人走走停停,2个时辰后终于到了自家的祖坟,仆人们想必也是周家的老人了,动作起来很有经验,很利索,哪里先摆哪里后摆,摆什么怎么摆,甚至于哪里该摆哪里不该摆,都晓得一清二楚,没有丝毫差错。

  周家家大业大,坟头也多,一排过去好几十个。二少爷看见管家和大哥都忙着进香扫墓,自个傻了唧地却闲得无聊。

  二少爷向主坟的右侧走去,嘴里一边数着数“十一、十二、十…”

  当他数到最右侧的那口第十三座坟时,他看见这是一座规模与周家人身份十分不称的乱坟,不仅又破又矮,坟前也长满了乱草,显然这是仆人们知道不该摆祭品的坟。

  周世明眼儿盯着坟前的乱草看,他好像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周世明静静地蹲在这第十三口坟坟头的乱草前,对着草丛里移动的物体发呆,表现出一副十分好奇的样子。

  终于,他猛地用右手翻开了草帘子,伸出胖乎乎的左手向前一抓,一种长长身子,多对脚,暗红色身子的爬行动物就被他夹在手里了。

  “阿哥阿…”

  兴奋的周二少爷还没叫出第二声哥的时候,就被手心里传来的一阵尖锐的疼痛感麻痹了大脑,

  “啊,阿哥,痛痛”,二少爷一边哭着喊着,一边死命地抖手,无奈那手上的怪物,死死地咬住二少爷鲜嫩的肉,怎么抖也不肯掉落。

  周世聪听见二弟的呼救,连忙跑了过来,抓过二弟的开始肿胀的手,一看,瞬间吸了一口冷气,脊背刷地一下冒出一大淌冷汗来。

  眼前这咬人的家伙,不是别的,就是当地连死人都忌讳的血蜈蚣!

  这血蜈蚣可不是凡物,脚板子长的身子,烟杆子粗,身子两侧长着数不清的尖脚,脚尖锋利地像一根根针,最关键的是,这血蜈蚣通体呈现出暗红色,就像是被枯死氧化的人血泼洒在上面,这也是它相较与普通蜈蚣的不同之处。

  而血蜈蚣的血色,也同样表明了其至人于死地的毒性。 1/41234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