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尸魁恐怖女友


 
[日期:2017-07-2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安哲有一个女朋友叫丫丫,人人羡慕的女朋友,他的女朋友长得十分的标致,白皙的肤色,吹弹可破的皮肤,一头乌黑的长发,是一个可爱至极的女孩子,长得特别像芭比娃娃。

  丫丫是安哲在一个月之前在一次旅途上偶遇过的,那时候看她的第一眼,他就感觉自己沦陷了,想尽一切办法去接近她了解她,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安哲在即将返回的当天,对丫丫还是放心不下,但是也知道是不可能的,就当他要踏上返回的旅途时,他惊讶发觉丫丫竟然坐在自己的座位旁边,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的,整个车厢里环绕他们的笑声,两人返回后,恋情急速上升,很快两人便搬到一块住了。

  刚开始,安哲觉得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他整天沉溺在被丫丫关心关爱着的范围,总觉得只要有丫丫的地方就是幸福。但是慢慢地,安哲觉得丫丫有点不对劲,虽然刚开始丫丫也是喜欢晚上盯着自己睡觉,但是原来沉溺在幸福中的安哲根本没有去注意什么,反而是后来她感觉丫丫看着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有时候半夜他醒来时,他惊恐的发觉丫丫还看着自己,那眼神,每天都跟梦寐一样无论是上班,下班,还是跟朋友出去,都一直缠绕他的脑海里,让他不由得冷颤。

  自从跟安哲住在一起后,丫丫在每天中午都会做一个爱心饭盒送到公司,让公司的不少男同事羡慕不已,甚至有的人开始开起玩笑说得此美女死也足以。

  反而安哲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从最原始的幸福到现在的恐惧,因为安哲发现丫丫不仅晚上喜欢盯着他睡觉,后来更是他去哪里丫丫都紧紧的跟在他身后,有时候遇上跟客户去聚会,丫丫没法跟上,在安哲一回到家便开始一连串的问题轰炸,这让安哲回味起一个人时候的那种自由感。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自己的同事啊文,啊文是公司出了名字的花花公子,虽然跟安哲不在同一部门工作,但是对他女朋友丫丫啊文可是了如指掌,对她平时里的一切习惯作息,简直可以说他比安哲还要了解丫丫,而这一切的功劳都要归功于私家侦探,没错!是私家侦探,只要他啊文想要的,没有他办不到的,包括安哲的女朋友丫丫。

  只是碍于兄弟的面子,啊文一直找不到好的机会下手,现在既然安哲都这么说了,他也不用客气了。

  当天晚上,安哲醉的跟头死猪一样,啊文借助着安哲酒醉,跟他坐着同一部的士回到了宿舍,打开宿舍门,一股清香弥漫整个房间里,厕所里飘来一阵阵歌声,啊文顿时血液喷张,他拉着醉晕过去的安哲放到了仓库房里,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浴室间,两人只隔着一条米白色的浴帘,丫丫似乎料到有人进了浴室,笑声如铃:“别那么着急嘛!到房间里等的我。”

  还别说,啊文真的乖乖退回房间里,房间很暗,没有一丝灯光,仅仅借助着路边的余光,啊文小心翼翼的摸索到了床边,他的脚好像被什么绊倒了一样,不过他没在意那么多,现在他欲火焚身,他“腾”的一下子睡到了床上,肩膀好像搁到什么东西,还带有点黏黏的感觉,啊文闻了一下,很重的香水味香的有些刺鼻子,而此刻的丫丫已经洗完澡了。啊文明显的听她拧干毛巾的水声,嘴里还是不是哼了轻快地曲子。

  很快的,可能是适应了黑暗里的一丝丝灯光,啊文看到一个玲珑的S型,走至自己的面前,缓缓地坐在床边,啊文知道自己这时候要是开口说话了,一切都穿帮了。心想自己刚刚把安哲扔在仓库房里丫丫应该是不知道的,那时候她还在洗澡。

  “你喜欢我吗?”丫丫说话了,声音好轻好柔,难怪公司那么多男的对她想入非非,啊文不说话,简简单单的回了一句“恩。”

  “那你原因为我去死吗。“啊文心想,只要能得到丫丫,别说死了,就算让他死上一百遍,他也愿意。

  得到默认的丫丫,嘻嘻的森笑,笑的有点恐怖:”那你介不介意我们三个一起睡呀。“

  啊文这下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难道安哲醒了,不可能,他醒来要是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跟自己的女人睡在一起会是什么反应,可是丫丫口中的三个人有事怎么回事?故作镇定:”什么三个人。“

  丫丫不慌不忙到:“侦探大哥可真坏,每天拍照就算了,还想占有我……。”听到这里,啊文的心脏砰砰砰剧烈的跳了几下,他让私家侦探跟踪她的事情被发现了?接下来丫丫说的话更让啊文几经崩溃:“他现在就躺在你旁边,你不知道呀!他的身体好臭哦,我今天废了好大的力气把他剁成两截,用整个浴缸的沐浴露才去除他身上的腥味,现在香香的,不臭了。”

  听到这里,啊文早前的浴火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惧,他想逃走,可是身体渐渐的麻痹了,丫丫早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一款无色无味的液体打开。

  啊文的意识渐渐模糊,他最后听到丫丫说的一句话:“不用怕了,你们在也不会离开我了。

  次日早晨,安哲醒来时,头疼的剧烈,他摇摇晃晃的走出仓库房,一阵强烈的血腥味充斥他整个鼻腔,他看到半掩的房门一切之后,吓得立刻离开了宿舍,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到,在警察的伴随下,安哲连同警察一起回到了宿舍里,房间里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一把沾满血迹的电锯,两个被锯成两截的尸体,一个经过警察的调查是一名私家侦探,另外一名正是安哲的好朋友兼同事,而抱着血淋淋的尸体入睡的女,正是2个月前,从精神病院逃跑的极度危险病人,名字:唐丫丫。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