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琴子》:深宅惊魂


 
[日期:2016-12-24]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塚本晋也在用她的角度讲故事
 
她是一个看到双重世界的人。她并不是灵异体质,她只是大众目光下的精神病患者。
 
这个“精神病患”的世界是以这样一个方式分裂的:环境都是一样的,但是环境中的每个人都成为两个分身。其中一个充满爱心,关心别人,称赞别人,由衷的展示笑容。另外一个彻底地展现混合了惊恐与愤怒的表情,眼睛死死地钉到她的心中,会不顾一切抢夺和破坏她珍惜的宝贝。这个世界有条不紊地以固定的规制分裂,这个区分模式是,积极的和消极的,更准确来说,是温柔的和残忍的,而更主观来说,是我希望的和我畏惧的。
 
每个人的生活都充满这两者。不过“正常人”并不会把它分裂为两个世界来看,因为他们忙碌,他们实际,他们充满目的性。
 
她是单纯而原始的,不喜欢的男人就直接用叉子插他手背;孩子就是宝贝,残忍的人来伤害宝贝就用拳头还击;用流血的方式刺激自己求生的欲望;因为自己的幻觉滋扰到邻居就挨家挨户的道歉。这种简单面对复杂的生活的最直接反应是,希望得到温柔的,逃避残忍的并予以反击。这没有错,只是她对是与非的界限非常清晰,比“正常人”清晰万倍,她容忍不了生活的恐怖和悲伤,而她不知道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她越要挣脱,恐怖就越紧追着她不放手,残忍地伤害她,直至她血肉模糊。
 
尽管这样,她还是想要生存,至少她的肉体需要生存。那她的精神呢?她的精神也许觉得生存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她的精神可望得到世界的温柔。她太畏惧那一面的世界,她怕宝贝的孩子在这个恐怖世界中成长,某一天会哭着来找她,而她有不能帮助他,于是她就宁愿很温柔地结束他地生命,让他也成为温柔地一份子。
 
为了生存,逃避这种分裂的方式是歌唱和舞蹈。歌唱和舞蹈是享受自己原始地生活快乐的方式,不需要假借外物,自得其乐。越是投入到自己内在,她就越能感受到两个世界的合二为一。其实每个人的本质都是复杂的,有好有坏,她唱歌不加修饰却真实感人,她跳舞姿态不协调却释放内心,好的坏的,都是美的。
 
塚本晋也并没有细说她为什么成为这样的有独特视觉的人,他不分析,他不探究,他只用大量的篇幅聆听她朴素的嗓音,去看她颤抖地用孩童的彩色铅笔模仿“正常人”去勾画这个世界,去感受她吞吐的烟云,去他只在细细的满满的讲故事。
 
“遗弃我的人都看着吧,我会幸福起来的”。她遇到一个小说家,他说他和她是命定的,他能感受她的美好。为了让她不自残他愿意让她伤害他。很感人,因为不是一次,而是两次,三次,再一次。但是他在她“变正常”之时就离开了,毫无理由的,却很有理由,他就只爱她的神经质。但是他和她不同,他没有争吵,没有。挥蟹纯梗皇堑乩肟恕5撬呛退谎模橇硪桓鏊核灰胍模胀辏耐辏屠肴チ恕
 
每一个个体都是综合的,复杂的,尤其是人。有好的有坏的,不能只要一部分,拒绝排斥另外一部分。不然就只能成为孤独的人,或者奇怪的人。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迫使我们接受这完全的客观的一切,而主观就只想拥有好的,自己喜欢的。这就是矛盾的来源。她没有不正常,她只是把希望极端化了。她也许应该对他怒吼,爱我,请爱我的全部。而生活也是这样加于她的,若要好好活着,还是要接受这生活的全部。
 
也许她懂得了,于是在精神病院放松地歌唱和舞蹈。
 
而孩子,孩子的美好善良是最终的希望。
 
 
电影简介:
 
喧嚣都市的一隅,单身妈妈琴子(Cocco 饰)和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大二郎独自居住在一间老旧的公寓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琴子备受精神问题的困扰,凡是在她眼前出现的人都会变成两个,她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神经恐惧脆弱到了极限。只有当她唱歌时,眼前的幻象才暂时消失。而与此同时,对大二郎的过分担忧与保护又让琴子的精神状况愈加恶化,最终她不得不面对与儿子分别的命运。某天,琴子邂逅貌不惊人的小说家田中清太郎(冢本晋也 饰)。清太郎醉心于琴子的歌声,对她展开大胆的追求。面对眼前这个悲观绝望、朝向自毁的女子,田中用尽各种方法去温暖、治愈琴子千疮百孔的心…… 
  
本片荣获2011年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大奖。


《琴子》剧照


《琴子》剧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