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鬼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日期:2016-05-20]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当一匹马生下一只山羊,当夏天冷得和冬天一样,黑白颠倒了,冷热不分了,于是,我知道,灾难来了。
世上有没有?这个恐怕只有死去的人才知道,所以没人告诉我答案。我尝试着用平行空间的理论去解释一些神秘事件的发生,然而到头来却发现一个早已经被传诵的真理——真正比鬼更可怕的却是人心。

《鬼婆》,是的,那是一个鬼婆婆,是一颗最毒的妇人心。

只是,一切缘灭皆有缘起。若不是那无尽的杀戮,怎么会有年轻的孩儿和丈夫被掳走的故事发生?大灾之前必有异象,三国开篇的时候就已经阐述。唯心一点说,这些灾难都是上天对世人的惩罚。然而,错误是某些当权者造成的,承担错误后果的却是无辜平民。就像是日俄战争时在战场死去的却都是中国老百姓一样,饿殍满地,却饱腹了弄权者的理想。

于是,庄稼地也罢工了。为了继续生存,婆婆和媳妇迫不得已也干起杀人的勾当。而两个村妇又会有什么样的恶毒心肠呢?她们只不过是想要吃上一顿饱饭,然后在尚可避雨的茅草棚中安心地睡上一觉,等着远去征战的人们归来。如果那个男人没有出现,她们或许还会继续期待着。饿死的事情总不会发生,因为只要有战争,就会有逃兵;有了逃兵,她们就有了生意。

落跑归来的男人毁了婆媳两个人所有的美好理想。也许有那么一天,战争会结束,不管是谁当政都无关紧要,因为她们可以重新开垦出一片荒地,然后种植上适宜的庄稼。春种一粒子,秋收万石粮。这不正是一个朴实农民的简单愿望么?所以,她们憎恨战争,不只是因为战争让她们失去了儿子和丈夫,更是因为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让她们变成了嗜血的魔鬼。

当婆婆偶然间发现一只小野狗的时候,矫健且熟练的身手让她在第一时间把猎物捕获,随后便是媳妇毫无手软地砸下坚实的石块。生命在两双如炬的瞳孔中渐渐扩散,恰如她们用箭刺穿落荒而逃的士兵的身体一样,目标如此明确,手下从不留情。

然而,两条鲜活的人命,只是换来了两袋不满的粮食。还有一顿饱食,以及迎接一场变故时的心理准备。

男人出现了。在两个女人中间,终于出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生命体。他不是儿子,他也不是丈夫,可是他最终却成了和媳妇偷得鱼水之欢的情人。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那并不准确的坏消息。远征的儿子死了,战场上的丈夫回不来了。她们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即便对他的死还心存疑虑,可是媳妇已经被这个男人打动了心思。此刻,谁还能看到男人眼光中掠过的不易察觉的骄傲之光呢?仿佛他才是这样战争的最终胜利者。

不管怎么说,女人在有了男人之后,生活终会变得不同。偶尔可以吃上一些烤鱼,用同样的盔甲和武器可以换回更多的粮食。为了这些,她们宁愿浸淫在男人贪婪的目光之中,任他从宽阔的领口之中一览无遗地张望下去。

于是乎,婆媳之间,瞬间诞生了一条难以弥合的裂缝。

只有一个男人,显然他更加钟情于前凸后翘的年轻小情人。她自然是过来人,两个年轻人的伎俩她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本来想捉奸在床,可是当她看到赤裸的两具肉体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内心早已经干枯的欲念被重新点燃。于是,她也陷进了欲望的洪流之中,难以自拔。

所以,她选择了主动向男人示好,其唯一堂而皇之的借口便是儿子或许可能归来,所以媳妇的身体男人绝对不可以碰。天知道儿子是以怎样的方式死去,抑或以怎样的方式依旧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证明这一切的就是眼前站立着的膀大腰圆的男人。是的,男人,她一定在心里面重复了很多遍这个词语。可是,即便她告诉男人其实自己的身体里面并没有这么老,即便她说自己依旧渴望着难以遏制的激情,然而这样的情景在男人看来也只有老巫婆才做得出。他惊恐地离去,带着婆婆无尽的遗憾、猜疑和记恨,回到了媳妇的身边。

婆婆无奈地透过已经枯死的枝桠望向清澈的天空。只是越是明净的天空,就越衬出欲望的丑陋。随着镜头一点点移上去,那早已经没有一点生气的枝桠分明就像是勃硬的男根一般倔强地挺立着,搔痒了婆婆心头的涟漪。

此时,两具全裸的肉体正在阳光的背景下奔跑,那样的放肆或许就是爱存在的痕迹吧。邪恶的意念终会诞生,因为得不到的东西,便只能够毁灭。

鬼面武士的出现,让婆婆看到了希望。她把对男人的恨全都转嫁到了鬼面武士身上,或许这样的感情之中还带着对儿子的爱,因爱生恨,所以残杀所有的无辜成了她爱的狂妄表达。所以当她带着他一步步离开这片茅草地的时候,完全等于把这张全世界最美丽的面庞带向了毁灭。她自已说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美丽的东西,隐约中也包含了自我的身体和心灵。在那个象征意味十足的深洞中,当她在一堆白骨之中揭开那张面具时,才发现丑陋原来永远都是无所不在的,唯一不同的只是有时候它会隐藏在谎言之下,让人误以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美丽。

那颗适时而来的骷髅头恰巧斜倚在武士的肩膀,微笑着向往洞外的阳光。

年轻人再也经不起性爱的诱惑,她甚至还没有等婆婆再一次响起熟睡的鼾声就匆忙赶赴情人约会。“我们在做坏事么?”干柴烈火一般的缠绵中,媳
妇喃喃出这样一句话。看得出来,她把婆婆的谎言当成了真。她还年轻,她害怕死后会下到十八层地狱经历剥皮、油煎的苦痛。可这些都是死了以后的事情,现在的片刻欢愉足以抵得过任何对丈夫的思念和对死亡的恐惧。

没有达成目的的婆婆选择了最卑劣的方法。她戴上了那副诅咒面具。在苍茫的黑夜中,当轻风吹起宽大的衣袖,狰狞的面容吓跑所有对爱的欲望。媳妇退缩了,她没命地奔逃,最后蜷缩在茅草棚的小角落里迟迟不愿意挪动身体。如果说下地狱的诅咒只是虚幻的臆想的话,那么当她眼睁睁地看到前来索命的恶魔时,才真正明白自己做下的事情真是不是什么好事情。

然而,一时的恐惧也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就想吗啡之于吸毒的人们,它们所能解决的也仅仅只是在针孔扎进皮肤时瞬间的飘飘欲仙。之后,留下的依旧是难以忍受的折磨和无尽的欲望黑洞。在那个风雨之夜,在婆婆外出的绝佳时机,她再一次动起了情爱的心思。她狂奔着,恰似奔向希望,又恰似奔向死亡。恶魔如同和她约好一般,不早不晚地出现在通往男人的道路上。这一次“他”不再是远远地站着,“他”分明伸出了魔爪想要攫取她的性命。媳妇跑到情人身边,本想诉说自己的恐惧。然而大雨浇不灭爱的火焰,在苍天的泪水中,他们缠绵在空旷的野外,忘情且不顾一切地痴狂。
面具下的那双眼睛看到了这一切的发生,看到了两个人的疯狂。她失望地放下虚张声势的双臂,眼神中应该有一些我们看不到的哀伤。

男人发泄完了激情,若无其事地安慰小情人回家。只是分别成了永别,他的死一如他遗留在远方的兄弟的死一样,再不会有人知道真相。

婆婆的秘密也被发现了。她像是一条下贱的狗求着媳妇帮自己把面具摘下来,只是为了能够享受原有的自由。这一刻,她必定怀念当初的美好时光。那个时候,即便战争永无休止,纵然生活异常艰辛,但是她没有痛苦。没有痛苦的日子必定是快乐的,因为她们的念想只是那一顿的饱饭,如此单纯却有如此简单地幸福。可是,当她选择带上面具的时候,一切美好的时光都如同门前的流水一样,一去而不回还。

河水冲刷走了曾经杀戮的血迹,还有谁都不曾注意的平淡。

媳妇拒绝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然而,她还是不忍心看到正在经受痛苦的婆婆跪在地上哀求的楚楚模样。她提出了条件,每一条都是长时间被压制的欲望趁此时间放纵的表达。她那拿起木追的手中握着的正是自己卑微的命运,一下一下在面具上面敲响反抗的丧钟。

电影简介:


     日本南北朝时期,战乱不断,人民流离失所。一对婆媳生活在野草丛生的平原中,干着捕杀掉队士兵并剥掉铠甲换取食物的营生。 

  某晚,年轻的士兵八(佐藤庆 饰)从战场上归来,告诉婆婆(乙羽信子 饰)她的儿子已死,并留下来和婆媳一起生活。八不断挑逗儿媳(吉村实子 饰),终于有天晚上儿媳不顾一切,奔向八的住地,两人绞在一起…… 

  婆婆生怕儿媳离自己而去。正无计可施时,遇到带着鬼面具、声称拥有娇美面容的武士(宇野重吉 饰)。婆婆害死武士,戴着面具出没荒草之间,希望扮鬼吓退儿媳,但最终失败。然而更恐怖的是,婆婆戴上的正是一个被诅咒了的面具…… 

  本片荣获日本蓝丝带大奖(Blue Ribbon Awards)最佳摄影、最佳女配角奖。


《鬼婆》剧照



《鬼婆》剧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