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彭尸佛堂女尸奇案民间


 
[日期:2018-01-07]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夜半时分,明亮的月光化作一片清辉洒在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轻掩大门,她环顾四周望了望,见街道上没有人,便径直向村里的那座佛堂走去。佛堂里漆黑一片,女子蹑手蹑脚,推门走了进去。佛堂是村里的公用场所,除了初一十五,平时绝少有人进来。女子走了进去,掏出火镰点燃了一根蜡烛,烧了一圈香之后,便坐在看堂老人的床铺之上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
    这时,院内传来一阵脚步声,女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随后,一个身材魁伟的男人走了进来。女子没有回头,任凭那男人伸出双手蒙住了她的双眼。
    “死,还不快松开手I”女子笑道。
    那男子仍不松开手,女子觉得不对劲,她拼命拔开男人的手,回头一看,男人正睁着一双眼睛在她身上扫来扫去。
    “你、你要干什么?”女子有些害怕了,“你再不出去,我、我可要喊人了!”
    “深更半夜,你一个女子独自一人跑到这没有人的佛堂干什么?莫非,是想会情郎?”男子微微狎笑,“这离村子还远着呢,随便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咱们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如果你敢喊,我就要了你的小命!”
    男人说着,猛地扑到早就吓瘫了的女子的身上……
    但见张氏浑身血污,地上淌着一滩血。于是,老狗冲着附近的地保家喊:“杀人了,杀人了!”
    李龙石有早起读书的习惯。早上,李龙石又像往常一样在卯时起床了。不过,他今天梳洗过后并没有心思读书。昨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太后老佛爷向洋人开战了。李龙石是咸丰八年的进士,官至翰林院大学士。咸丰帝驾崩,洋人更加嚣张,因为主战,四十八岁的李龙石被贬到辽西盘蛇驿这个弹丸小县当知县。他曾作诗云:“竹未出土先有节,梅开雪里不知春。”一时传为佳话。
    盘蛇驿远离京津,这里离洋人的枪炮声还远着呢,所以,李龙石到任后,一门心思想将盘蛇驿的政务抓好。由于李龙石的勤政爱民,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个辽西小县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李龙石无时不在想,为官不论大小,只要一心一意为民谋福,就不枉读一番孔孟贤书了。
    李龙石正在忧国忧民,忽听前堂传来击鼓之声。天还未亮,又会有何人击鼓呜冤?李龙石刚刚换好官服,值班老衙役急匆匆走进来禀报道:“大人,青莲泡发生杀人案,村妇张氏被杀在街头。适才是青莲泡的村民董万琦击鼓报的案。”
    “随我去堂前见见那董万琦。”李龙石道。
    两人来至大堂,大堂上着一个二十三四岁长相魁伟白面英俊的汉子。汉子一见李龙石就跪下了:“大人,我是青莲泡的董万琦,清早遇见村妇张氏被害街头,特受家属所托,赶来报案。”
    “董万琦,你可将当时场景大略描述一遍。”李龙石一边令老衙役通知衙中众人,一边示意董万琦起身。
    董万琦起身说,天还未亮,他正在酣睡之时,忽听有人敲门。董万琦起身开门,地保气喘吁吁在门前。地保说:“万琦,不好了,你干娘被人杀死在城隍庙前了。你快去衙门里报案,现场我已吩咐人保护好了。”董万琦不及细想,就赶到衙门报案来了。

    这时,衙中捕头仵作众人已经赶到,在董万琦的带领下,众人奔向青莲泡。青莲泡是城南的一个小村子,离城十余里。这时,日头已经升起老高了。
    李龙石落轿,只见城隍庙前早就围了一圈人。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正在驱逐看热闹的人群。董万琦指着中年人对李龙石道:“大人,那就是本村的地保。”
    围观的人群一见衙门来人了,让出一条路来。一个年轻女子正伏在死者身上号啕大哭。经介绍,女子是死者的小儿媳妇杨玉环。
    李龙石走到死尸面前,吩咐人架开杨玉环,仔细蹲下身来勘验。但见死者头发散乱,是一个年过五十的妇女,胸口和肋间被刺三刀,血流遍地。察看四周,除了三步外扔着一个篮子外,并没有发现别的东西。翻开篮子,发现里边有一把锋利的镰刀和一条绳索。
    地保过来见礼道:“大人,早上小人正在家中酣睡,忽听街上传来豆腐匠老狗‘杀人了’的叫喊声,小人顺声音走到外边一看,声音是从城隍庙传来的,近前一看,村妇张氏被害街头。于是,小人便让老狗看护现场,自己就近跑到死者义子董万琦家,让他前去报案。”
    李龙石唤过豆腐匠老狗。老狗三十岁上下,瘦小单薄,面对李龙石的问询,有些拘谨。李龙石道:“这位兄弟,你可将今早所见细细讲与本官。人命大于天,本官定要缉出真凶,为死者讨个公道。”
    老狗见李龙石没有一点官架,便放宽心,将早上所见娓娓道来。
    早上,老狗像往常一样早早挑着担子出来叫卖豆腐。奇怪,今天早上,尽管他出来喊了两条街,并没有几个人买他的豆腐。
    这时,老狗忽然听到城隍庙前传来“我的妈呀”的一声呼喊,那声音在黎明前显得格外清晰。
    是谁在呼喊?老狗挑着担子来到城隍庙前。此时,天色已经露出鱼白肚。远远地,老狗发现庙前的空地上躺着一个女人。老狗放下豆腐挑子近前一看,不由大惊失色。
    这个女人老狗认识,是前街常买他豆腐的张氏。但见张氏浑身血污,地上淌着一摊血。老狗吓得不得了,就冲着附近的地保家喊:“杀人了,杀人了!”地保闻声,披着衣服就跑了出来,见状,吩咐他看护现场,然后让张氏义子董万琦去衙门报案了。
    从董万琦和地保等人的嘴里,李龙石了解到,张氏年轻守寡,含莘茹苦将两个儿子养大成人。大儿子朱传文不学无术,整日跟着一些无赖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无所不为,虽然年过三十,却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小儿子朱传武倒是精明强干,两年前死在了疯马之下。现在,张氏只和大儿子和小儿媳妇杨玉环生活在一起。

    李龙石不解,母亲被害,张氏的长子朱传文因何没有出现?现场留下一只篮子,因为有地保看护现场,所以,李龙石尚能清楚看见潮湿的地面隐约可见几个印着血迹的脚印,根据脚印的方向,杀人者是向城隍庙后的一条小巷内跑去的。
    “你们谁知道这个篮子是谁的?”李龙石问询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都说不知道。这时,董万琦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道:“大人,这个篮子我见过,是庙后街上的土溜儿的。”
    “土溜儿是何人?”李龙石问道。
    董万琦道:“回大人,土溜儿就是庙后街上郑发财家的二小子。现在屯子里王家大院当小伙计。”
    听到董万琦的介绍,李龙石就吩咐他前面带路去土溜家。一路上,李龙石发现,果有点点血迹,一直到一户破烂的院落前不见了。李龙石吩咐衙役唤门,过了好长一阵子,才见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打开院门。那妇人见门前了这么多衙门中人,吓得当时就变了脸色。董万琦介绍说,这是土溜儿的母亲王氏。
    “官爷,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7”王氏惊慌失措。
    李龙石道:“前街张氏被杀,现场发现令郎土溜儿的菜篮子和镰刀一把,所以,特来贵宅调查取证。”
    王氏道:“官爷,您是怀疑我们家土溜儿杀人了?”
    跟随李龙石一起来的捕头石迁道:“是不是你儿子杀人,我们不能妄下断言。请问,你儿子现在何处?”
    “他在屋子里躺着呢l”王氏满面无奈。
    众人来到屋子里,床上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那少年一见衙门中人间进,吓得面如土色,浑身抖如筛糠。无论李龙石怎样问话,土溜儿目光呆滞,就是不说话。
    “大人请看,这是什么?”石迂指着床下的一个木盆。
    李龙石一看,木盆内竟然泡着一身衣服,盆内的水鲜红色,一看,便是血迹。
    “王氏,盆内发现血衣,你又作何解释?”李龙石目光如电地看着王氏。
    王氏说,一大早,土溜儿就给王家的马割晨草去了。土溜在王家当伙计,负责给主人喂他最喜爱的大青马。那马有个习惯,爱吃带露水的青草,所以,每天清晨,土溜儿就拎着篮子去割带露水的青草。今天一早,土溜儿走出去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就喘着气跑回来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儿子竟然浑身是血,一进屋就趴到床上,只说了句“娘,吓死我了”,就缩到床上哆嗦起来。任凭她怎么问,土溜儿就是不吭一声。王氏见儿子浑身是血,就把他的衣服和鞋扒了下来,刚刚放在盆里浸泡,就听到了敲门声。
    “我儿自小胆儿小,他怎么可能会杀人呢?更何况我家和朱家并无仇怨,还望大人明断。”王氏拭泪道。
    “你儿子杀不杀人,只有他自己知道。土溜儿,告诉本官,这身血衣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李龙石和颜悦色看着依旧发抖的土溜儿。
    无论李龙石怎么问询,土溜儿依旧一言不发。李龙石微微一笑,吩咐衙役将土溜儿带走。这时,街上的人都传开了,土溜儿杀人了。
    果然,在一家当铺内发现了首饰的当单存根。当单的日期恰好是在张氏被杀的第三天,当主朱传文。
    从土溜儿家出来,李龙石吩咐几个乔装改扮的衙役混在人群中,一有消息便回来禀报。

    免费订阅精彩,微信号:guidayecom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