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二叉子看死尸


 
[日期:2017-10-27]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村里有个傻大胆,外号二叉子,一贯喜欢对人宣扬自己的胆子大。有一天,他又跟一群人在村头的榕树下诉说自己的大胆经历。这时,有一位村民就问:“你总是说自己胆子大,你讲的那些事情我们又不知道是真是假,不是在吹牛吧。”其余村民也跟着起哄“就是啊,肯定是在吹牛,不然就给我们证实一下。”“好,你们说怎么证实?”二叉子捋捋袖子,非常气愤的极力想证明自己。一位村民笑嘻嘻的搂住二叉子的肩膀,故作神秘的说:“听说咱们村的义庄里今天刚安置了一个无名无姓人的尸体,正在招守夜人,你既然胆子那么大,不如你去给那位老爷子去守夜吧。也让我们见识见识你的胆子究竟大不大?”“好,去就去,谁怕谁啊。”二叉子当即拍板决定去做一次守夜人。
 
  吃完晚饭,二叉子就早早的来到了村头的义庄里,他看了看早已破旧不堪的房子,又瞄了几眼放在房子中间的一块木板上的尸体,是干巴巴的一个老头,听说是逃难来的,看上去身上几乎是肉皮贴着骨头,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也是够可怜的。瘪瘪嘴,道:“还以为是多恐怖的尸体呢,也不过如此啊。大爷我今天就守你一晚,也让那群龟孙子瞧瞧爷的威风。”二叉子转了一圈只是发现了墙角处放着一些不知用来做什么的了玉米皮,抬脚便走过去,躺在了玉米皮上,打算休息一下,就这么凑合着度过今晚。
 
  没多久,二叉子就被一阵阵闷隆隆的声响给吵醒了,二叉子迷迷糊糊的爬起身来,揉吧揉吧眼睛,四处张望,哦,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天开始下雨了,小破屋外面雷声滚滚,雨哗哗的下着。二叉子站在破旧的木头门伸了伸懒腰,怒骂道:“贼老天,什么时候下雨不好,偏偏今晚。可把爷爷我给冻死了。”
 
  忽然从屋子里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难道是小偷?”二叉子顺手拿起立在门前的一个哭丧棒,从门缝里偷偷望去打算进屋里看个究竟。一阵噼里啪啦的雷声夹杂着闪电,让躲在门口的二叉子把屋里的状况看的个清楚,果然见到有一个背对着他的人,不知道趴在自己刚刚睡过的玉米皮在找什么东西。二叉子扔掉手中的哭丧棒,把袖子捋到胳膊肘处,悄悄的走进去,把门轻轻的关起来,还用一根粗木头把门顶起来。二叉子暗暗想道:看你个小贼,那么破旧的义庄都要偷,被爷爷抓到,饶不了你。刚想到这里,他自己不禁愣住了,对啊,破破旧旧的义庄什么东西都没有,别说偷了,就是白送也没有人要的啊。眼睛不经意间瞄到屋中间的那一块木板。木板!!!尸体呢??耳朵旁听到咔咔的骨头挤压时的声音,顺着声源望去,玉米皮那里的那个“人”正在缓缓的站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发出骨头错位时的咔咔声。二叉子吓得冷汗直流,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只见那人缓慢的转过头来,正是那具死尸,它浑浊的眼光看到二叉子嘴巴里发出急促的“嗬~嗬~”声,二叉子尖叫一声掉头就想往外跑,心中越是紧急,越是搬不开堵在门口的那个大粗木头,二叉子听着蹦蹦蹦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嗬嗬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禁冷汗直流。转头望去,发现那具死尸一脸狰狞的在向自己袭来。二叉子尖叫一声,也顾不得去搬弄那根顶在大门上的粗木头了,拔腿就跑。
 
  那具尸体,僵硬的蹦蹦蹦的追着二叉子,嘴里不停的发出嗬嗬嗬的诡异声响。二叉子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这间破屋子里有什么可以用来攻击或者藏身之处,身后这具死尸有对他穷追不舍,只能围着房子里唯一的财产—— 用来安置死尸的那个木头板子做的棺材床不停的绕圈子。那具死尸跟在二叉子后面也是在不停地绕啊绕。。。。。。
 
  随着一声公鸡的啼叫,那具死尸忽然没有了意识,直挺挺的向后倒了过去。二叉子气喘吁吁的低头闷跑,猛然看到脚下的那具死尸,一张狰狞的脸加上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充满了怨念的直视着他。二叉子来不及停下,尖叫一声,由于惯性摔倒在死尸的身上。随即又麻利的跳了起来,离死尸远远地。二叉子注视了半天也不见那具死尸有一点动静,胆子渐渐地大了起来,他慢慢靠近死尸,用手小心的戳了几下那具已经发僵的尸体,硬邦邦的,也不见有什么反应。二叉子见死尸真的没有了反应,迅速的跑到大门边上,粗暴的扯开粗木头,打开门就急不可耐的飞奔回了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