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变化的女人:金环蛇


 
[日期:2017-03-27]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夏文重新换了一个房子,这房子是在城中村租下的,价格不贵,一个人一个月也就700来块钱。城中村的房子都是楼靠着楼的,房子与房子之间的距离十分的靠近,有些楼房的距离相隔仅仅就只有30厘米的距离。夏文的房间的窗户是对着一户人家的房门的,只要一拉开窗帘,轻而易举就能看到对方的房门。
 
夏文是宅男同时也是一个憋屈的小说家,经常会坐在电脑前办公,也几乎是不出门的,偶尔会出门晒晒太阳。夏文的办公桌是靠在窗户边上的,每当思路中断,夏文都会盯着一处地方,傻愣愣的发呆,这种状态,是他最好获取灵感的办法。
 
夏文窗户对着的那间房间是一个女孩子住的,那个女孩长得狠清纯,高高瘦瘦的,长发及腰,她很喜欢穿裙子,每次夏文见她出门都是穿着一身连衣裙,她偏爱浅色系的。夏文见她平日里穿的基本都是浅色的裙子,从来没有看到过其它的颜色,女孩长的很美。女孩出门的时间都是在早上的9点,这段时间夏文的窗帘是不会打开的,因为他害怕跟女孩直视。
 
从一开始的爱慕到后来的恐惧,这短短不过是1个月的时间。
 
夏文发觉在这个女孩的身上隐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从夏文最喜欢女孩的那头乌黑发亮的长发开始,他就觉得奇怪,这女孩的头发时长时短,随着时间的变化,反复无常的。而且慢慢的,夏文发觉她随时改变的不单单是头发,还有她的身材。时而高挑,时而小巧,而且她的脸孔看上去都随着身体的情况而还变。
 
“碰!”门撞在墙上的声音,夏文睁开惺忪的双眼。他看到自己窗户紧闭的窗帘亮着光,每个星期一到这个时间,夏文都能听到这一声响。是的,这声音是来自他窗户对面的那位女孩的。这次,夏文不再跟往常一样继续休息,此时的夏文被这一声音惊得一下子精神抖擞。
 
他起身下了床,来到了窗边,微微的撩开了窗帘。撩开的空隙并不大,但是已经足够夏文看清楚对面女孩的一举一动。有一个穿着白衬衣服的人员站在门口等待着什么似的,只见女孩的身影背对着夏文的位置,退出来动作有些困难,她手里似乎拖着什么东西。
 
那东西是用一个黑色的袋子包起来的,很大的一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里面会装着尸体呢!夏文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
 
夏文继续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对面楼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敢怠慢。白衣人员从女孩手上接过这包黑色的东西后,便拖着离开了。女孩站在走廊上一直注视着楼下的车辆开走,才放心的返回屋子里。在脚步跨进门槛的前一秒,女人的动作突然停滞不前了。女人猛地一回头,视线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夏文偷看的位置,把夏文惊出了一声冷汗。
 
夏文在女人看到自己的瞬间放下了被撩起的微微空隙,在次查看时,女人的屋门已经关上了。夏文的心跳加速,女人的刚刚突如其来的举动更是让夏文精神完全处于清醒状态,他一直坐在工作台前到天亮。再同一个时间夏文没有听到对面楼的房门响起,今天女人比较晚起床。已经是早上的十点多了,还没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
 
这时,有门缓缓被打开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异常奇香的香气,味道重到让人作呕,夏文确信,这味道是由女人的屋子里飘出来的。夏文一直坐在关闭的窗帘后,计算着女人离开的脚步,脚步声渐渐远去,也越来越小。夏文眼神鉴定的从椅子上站起,这些日子自己对女人的好奇已经达到了极限,他决定要前往闺房中,一探个究竟,虽然这样的行为很可耻,但是压抑自己心理的想法他觉得更可耻。
 
女人住的房间楼上是一间空房子,他们这一带的房子最高也是五层高。夏文跟女人住在同一层的。夏文房子跟女人住的房子的房东是同一个人,之前因为夏文所住的房子出现漏水的情况,在打算要换房子住的时候就询问过房东对面的楼房,不过被房东以人满为患为由拒绝了。
 
房东在说五楼的房间都是杂物室的,就更不可能会有人去楼上住了。房东住在女人所在的一层,二楼是一户年迈的老人家,行动不方便,三楼则是一个青年人,今天是礼拜一,上班时间,房东喜欢出去喝茶,所以夏文可以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人突然出现。
 
他很快的上了对面楼的四楼,整个楼梯间静悄悄的,只有夏文的脚步声。夏文两三下就把女人锁住的房门打开了,房间一打开,一阵刺鼻的气味钻入夏文的鼻腔,他捂住鼻子,房间不大,一目了然,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这时门口响起了一声声靠近的脚步声,夏文全身神经紧绷,那熟悉的声音仿佛在提醒夏文女人回来了。
 
不应该呀,现在才刚11点钟,女人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困惑归困惑。慌乱中,夏文躲进了衣柜里。衣柜门刚关上瞬间,房屋的门被打开了,是女人的身影。她巡视了屋里一圈,然后走到床边的修妆台前,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
 
袋子打开了,里面的东西看不清楚。
 
躲在衣柜里的夏文目不转睛的注视女人的一举一动。
 
突然,女人的动作好像在撕扯什么东西,然后从黑袋子里拿出了一块白白的东西往自己脸上贴,像是面膜,贴了好几回,看样子是贴不好了,撕了又贴,贴了又撕重复了好几回。
 
女人双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站起身来,伸手拿出放在柜子里的另一个黑袋子。
 
女人把手放在下巴的位置,用力一提,“咔嚓”的一声,头被拿下来了,女人把黑袋子的另一颗女人头从袋子里面拿出来,给自己的身体安上。
 
夏文害怕的闭上眼睛,希望睁开眼睛的时候,女人已经走了。
 
可是夏文已经没有机会离开了,他看到女人手捧着摘下的头部,他们之间就相隔一个衣柜的门,被摘下来的头部裂开血盆大口说:“嘿嘿,我看到你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