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中国第一大鬼网讲事之租个鬼屋开派对


 
[日期:2017-09-16]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你真的确定要租下这里?”眼前顶着半个地中海的中年男子不可思议的重复着这个问题,被问人被问了不下百次,依旧是坚定的回答道“是的”男子背着一个包包,朝着厕所,仓库间,房间纷纷巡视一遍后,毫不犹豫的把租金递给中年男子。
拿着租金的中间男子正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令中年男子吃惊的莫过于租客的淡定从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用黑色字体清清楚楚写着的招租启示:“本房出租,二房一厅。”下面忠告写道:“房子存在一一点点缺陷,胆子大的房客如有意,欢迎致电咨询。”
告示才刚贴出去半个小时就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还担心自己跟房客说明了房子的问题后,租出去的概率肯定会很低,却没想到听到后的租客王正飞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让他带着自己去房子看一看,这个反应是中年男子意想不到的。
接下来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房东走后,王正飞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边,放下自己的背包,里头好像放了不少东西,沉甸甸的。都是一个个的小瓶子,大约有50来个,
都被整齐的摆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场面略为壮观,知道的人一看到这样的场景一般会联想到骨灰瓶,事实如此,没错,着东西就是骨灰瓶。
你问我为什么王正飞会有这么多的骨灰瓶?那就得从一次惊险的野外生存游戏开始讲起了,差点把命都给搭上了。
天灰蒙蒙的,王正飞全身武装,拿着朋友发过来的地址到达野外,现场看起来不像是玩野外生存的游戏,一座座坟墓上放着红色的丝巾让他感觉更像是一种仪式。
他拨通了朋友的电话,一直处于忙线状态。索性自己拿着相机拍起照来了,也没有想玩的心理。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阵白雾,越来越多,讲王正飞笼罩期间,伸手不见五指,王正飞不敢轻举妄动,怕一个不小心就再也回不到现实。
他曾听奶奶说过,如果遇上了白雾,不必惊慌,朝空中连吐三次口水就会没事的,可是他心肝脾肺都要被他吐出来了,现状都不见好转,反而身边好像有越来越多自己看不到的物体走过。
一阵音乐响起,顿时变得明亮,一个复古的大门出现在眼前,音乐声不断,门自动开启。王正飞看到门内犹如群魔乱舞,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涌动,自己竟然恍恍惚惚的走了进去,身后的大门“轰”的一下被关上消失不见。
看到来人的王飞正,众人全部齐刷刷的停下舞姿,中间自觉的让出一条道,道路的对面是王正飞再熟悉不过的朋友,陈浩翔。
他高高在上的坐在椅子上,左手拿着一个高脚杯,殷虹的酒液散发蛊惑的气息。他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皮肤白得可怕,嘴唇却红的滴血般。
在他的印象里,陈浩翔是一个很高贵冷的一个男子,在学校好多女生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他却一点也不做反应,仍然是衣服高贵冷的模样。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怕说给你听,我是,不过是借着这个人皮面具生存着。”陈浩翔小酌一口酒后继续道:“不过你不用怕,这个鬼节一过,我们就回阴间了,到时候,这个皮囊的主人自然会醒来。”
王正飞蹲在一边,鼓着腮子,心里也挺好奇自己面对这样的场面怎么顿时一点恐惧都没有了。他完全没有心思听他废话,直截了当:“你让我来这里不会只是想要我听你说这些的吧?”
“果然是聪明人,快人快语。”
听到这句话,王正飞心里更加郁闷了,这果断是在绑架他的智商。说难听的就是,连三岁小孩都能知道他话中有话。
“你也知道我们鬼都是使用冥币的,所以在这里想请你帮个忙。”
“你想怎么样?”王正飞双手摸住两个裤袋,快速倒退好几步,一本正经的问道。绑架他的智商就算了,难不成现在还要打劫他。
虽然自己算不上家财万贯,但第一反应他误以为对方要绑架自己。
“你想多了,只是想让你帮忙找个屋子,让我们好好聚一次派对,这次疯玩,我们就要去投胎了。”
看着满屋子的鬼魂看着自己幽怨的眼神,他如果回答不,会被掐么?
于是乎,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摸着空空如也的钱包,王正飞心里在滴血啊,这些钱他好不容易存下来打算购买模型的,没想到居然被鬼给勾引去了。
整个屋子内,群魔乱舞,现场叫真一个疯狂,低沉的低音炮。加上陈浩翔在现场引动这气氛,把场上的氛围推到最高点。
“谢谢你了,兄弟。怎么了,别沮丧着脸,开心点,算是为我们践行,一起来玩吧。”此时的陈浩翔没有当天的冷酷,身边还牵着一个白衣女鬼,那不就是中国版的贞子么?
可见王正飞,连一点心情都没有,正在为他死去的钱币祷告着。
“哎,算了算了,开心点,来,送你一个礼物。”这个盒子你开不了的,等我们走后,你不打开,它自然也会打开的。
望着他们继续疯狂的背影,王正飞疑惑的盯着手上的小盒子。不知会不会在里面安装了一个炸弹,把自己炸死一起随他们而去?举手就要往窗外扔后,停下,想一想,跟他无冤无仇,害自己的话也不需要等到现在吧。
王正飞,看着他们疯狂的舞姿,自己昏昏欲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整个屋子的十分干净,完全没有因为昨天的派对受到一丝损害,对哦,他们是鬼,有法术的吧。
王正飞扶着胀痛的脑袋瓜站起来,离自己不远处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是陈浩翔的。不过难道鬼离开人的身体,连衣服都一起带走?
赶紧扯下窗帘准备给赤裸全身的陈浩翔盖上,不料被脚下绊倒,硬生生的压在刚好醒来的陈浩翔身上。
两个人四目相对,一声吼叫震动天地:“啊。同性恋啊。”
“我……不……是……同……性……恋!!!”
放在桌上的盒子缓缓自己打开了,里面躺着一张中了一等奖的彩票。
在某处,陈浩翔微笑着道:“这样弥补他应该够了,我们走吧。”温柔牵起身旁的女人,消失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