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灵异侦缉滑稽的鬼故事


 
[日期:2017-08-12]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文成在工地上包了个工程,活交工了。但是负责这个工程的老板却携带着工程款跑路了,文成找不到老板,自己又没钱给下边的工人发工资,工人每天都上文成家里讨债,文成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卖了,可星星点点根本不够,文成实在没有办法了,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文成打听到这个黑心老板在城里有个相好的,很有可能逃到了那里。

  















           
            于是,文成带上身上仅有的一点积蓄踏上了寻人之路,来到老板那个相好的住处,只见早已人去楼空。茫茫人海,文成站在城市街头,观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要想找到黑心老板那简直就和大海捞针一样,文成首先在城市租了处破旧的出租屋,先安顿下来再去找人。不过听邻旁的房客们私下议论,文成租的这个房子之前闹。文成才明白这房子为什么这么便宜了。

  夜晚时分,文成躺在出租屋里,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窥视着他,文成虽然不信鬼神,但面对外边的传言,文成的心里还是有点发毛。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一点了,文成也随着夜色慢慢入睡了。

  “叮铃铃…

  一阵手机铃响了起来,文成昏昏沉沉的拿起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电话号码不详。文成的手习惯性的按了接听键。“喂?哪位?”

  “你是文成把?听的出来我是谁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似乎那头还有一丝丝水滴声,文成心想是哪个熟人半夜整蛊自己的吧,于是开口说道:“别闹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啥呢?”

  文成刚说完,电话突然被对方挂断了。文成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第二天,文成又开始了寻人之路,文成的生活很惨,每日三餐馒头和咸菜,实在受不了的话也会稍微改善下伙食,吃顿热乎乎的面汤。虽然文成很努力的节约,但一连好几天过去了,身上的钱也剩下寥寥无几了。

  再这样下去文成可就要饿死了,必须尽快找到那个老板,文成坐在出租屋里,看着电视上演的天龙八部,突然,剧中的丐帮画面给了文成一个启发,要想在偌大个城市中寻找一个人,那得有人有力才行,光靠自己一个人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现在整个社会帮派几乎灭绝,唯独丐帮弟子还时常出现在街头。要是自己能加入丐帮依靠他们,找到那个人老板那可就指日可待了。

  文成再也坐不住了,怀里揣上几个馒头,就开始在附近车站观察起来。还真别说,火车站和热闹的街头都能发现乞丐的身影,尤其是火车站乞丐甚多,看来这丐帮还挺兴盛呢。

  聪明的文成想到了一个妙计,不如把自己乔装打扮一番化妆成乞丐,不就天衣无缝的混入丐帮这个团队了吗。于回到是文成出租屋里,把身上的大衣在泥巴地里来回搓,拿着一把剪刀把大衣剪得浑身是洞,又故意把头发弄的脏兮兮的,对着镜子一照还真别说,活脱脱像个要饭的。

  文成手里端着个破碗,刚开始文成在火车站有些不适应,毕竟第一次做乞丐,面对人群投来异样的眼光,文成总感觉浑身不自在,不过为了尽快找到那个黑心老板,文成只能硬着头皮模仿其他乞丐的乞讨模样。

  “行行好吧,给点吃的吧好几天没吃饭了”

  文成有端着个破碗钻在人群里来回乞讨。好心人们也都纷纷递来零钱给文成,旁边有几个乞讨者见这边的文成生意兴隆,时不时的投来嫉妒的目光。很快就太阳落山了。做了一天乞丐的文成一屁股坐在马路边沿上,把乞讨来的钱拿在手上数着。一张…两张…这一天下来挣来的钱还真不少。虽然不比以前上班挣得多,但面对即将流落街头的自己,文成已经知足了。

  正当文成正打算把钱塞进衣裳里时,突然从路对面来了一拨一身破烂衣衫的乞讨者,一帮人围住文成就是一顿乱打,其中有个带头的秃头咧嘴一笑,嘴里有颗明晃晃的金牙十分耀眼,文成抬头一看,连忙问道:你为什么打人?”只见秃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对文成比划道:“你小子懂不懂规矩,来这首先得拜大哥!你小子没经我的同意就敢开张,看你是活腻了,告诉你小子,在这里我的资格最大。”

  文成这才明白什么叫行有行规,感情要饭的也有大哥,不过文成转念一想难道这个秃头就是丐帮长老?文成赶紧捂着腰站起来,抱拳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长老,还请放小弟一马”

  秃头一听,心想这小子武侠片看多了吧,不过,满肚子坏心眼的秃头来了个顺水推舟。对文成说道:“既然你也是同道中人,规矩我就不多说了吧?手中的钱拿出一半来孝顺本长老,另一半孝顺给帮里的弟子们。”

 文成一听这话可急眼了,连忙问道:“钱都给你们了,我怎么吃饭?”只见秃头仰天哈哈大笑:“别着急,只收你一个月的钱,一月之后挣来的只要交一半剩下都是你的。”

  于是文成和秃头达成了协议,就这样过了几天,文成跟秃头也混成了熟人,见时机成熟,文成便把找人的事情告诉了秃头和这帮由乞讨者组成的弟兄们,虽然找人的力量增加了许多,但是连续几年过去了,那个黑心的老板任然没找到。

  文成时常独自一人在天桥下喝闷酒,感叹自己有些对不起家人和跟随自己打工的工人,不过命运如此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今晚,文成喝的有些多,晕晕乎乎的往回走,突然,一声声惨叫声让醉醺醺的文成立刻清醒了,文成顺着声音往前一看,原来路对面又是秃头带着弟兄们在殴打新来的乞讨者,文成有些无奈的向人群走去。

  “臭小子规矩也不懂”

  秃头对蜷缩在地上那个乞丐一顿脚踢。文成走上前去弱弱的打了声招呼:“虎哥,又在教新人规矩呢。”这时的秃头停止了殴打,对着地上的乞丐吐了口吐沫星子,跟文成说道:“这新来的小子太不懂规矩了,死活不肯交帮费,我得给他好好上上课!”

  说罢秃头又一把揪起地上的乞丐。只见这个头发蓬乱身上散发着恶臭的乞丐,像个小鸡崽似得,瞬间被秃头揪了起来。微弱的月光打在这个乞丐的脸上,文成突然两眼一直,盯着这个新来的乞丐,怎么瞅着有点面熟?文成上前再仔细一看,丫丫的,这不就是协款潜逃的黑心老板赵大鹏吗?”

  就在这一刻,文成积累多年的火终于要爆发了,一把揪住赵大鹏,但文成挥起来的拳头却又放下了,要按照文成平常的性格非得把赵大鹏五马分尸,但面对眼前弱不禁风成了一名乞丐的赵大鹏,文成有点不忍动手打他。

  赵大鹏也一眼就认出来了文成,扑通一声跪在文成面前,痛哭道:“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跟随我的那些乡亲们啊!你打死我吧,我没有脸面再面对你和乡亲们了。”

  文成看着眼前邋里邋遢的赵大鹏,很难想象道这就是以前开宝马穿西装的大老板啊!

  不管怎么样,好歹相识一场,文成把赵大鹏带进了自己出租屋里,给赵大鹏做了点面条。坐在身旁的赵大鹏看起来很饥饿,但并没有动筷子。

  “文成,你应该相信我的为人,我不可能做那种贪赃枉法的事情”

  文成看着眼前的赵大鹏,似乎又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处不寻常的空洞。翻白的眼睛,居然没有黑色眼球!文成心头一震,身体向后倾斜了一下。看到赵大鹏的后背露出一根根白骨。

  突然,室内的灯灭了,刚才还明亮的屋内漆黑一片,在狭小的空间内,赵大鹏对着文成张牙舞爪的说道:“我死的好惨啊!你还要追着我讨债。”就在这时候,一个圆形物体飞了过来,赵大鹏本能的接住了这个东西。

  不经意间,室内的灯光又恢复了正常,赵大鹏惊讶的看到自己手上捧着一个人头,看着熟悉的面孔,这不就是文成吗?怎么会…

  赵大鹏本想装鬼来吓唬吓唬文成,好让他放弃那笔工程款,没想到自己却搞出了命案,正当赵大鹏刚要丢下头颅就溜的时候,发现这颗头颅似乎粘住了他的双手,座椅上的文成只剩下一具没有头的具体,赵大鹏见这颗头颅怎么也甩不掉,吓得尿了裤子。

  月高之夜,这颗头颅张嘴说话了:“你害的我好苦。在几年前你拿着工程款跑路,工人们拿不到血汗钱,就找我麻烦。有天夜里我被杀死在家中。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把工程款交给那些工人们,否则我会要你的命!”

  此时的赵大鹏早已经被吓傻了,座椅上的文成悄悄的把脑袋从衣服里钻了出来,看着抹着胶水的假模型头颅紧紧的粘在赵大鹏的手上,赵大鹏被吓得屁股尿流的样子,文成得意起来。

  此时,已经凌晨2点左右,一只猫叫声在窗户边上响起,看着被吓晕的赵大鹏,文成想趁着他还没醒的时候收拾东西撤走,免得穿帮。就在文成收拾好行李准备开门走的时候。一个白影飘了过来。

  “你不知道这个房间闹鬼吗”

  文成一听,连忙停住脚步问道:“你谁?”

  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女人,披头散发的飘到了文成跟前,文成看不到这个女人的脸,因为女人的头发很长已经把脸给遮住了。文成见状,连忙从一旁抄起个棍子向女人砸去。

  第二天,文成和赵大鹏的尸体被发现在出租屋里,警方给出结论,两人心脏呈黑色,死于心脏病。

  至于两人为何心脏病发作,应该只有那个出租屋的房东明白,他的太太就死于这间屋内,死因“心脏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