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黄河古道中的奇异怪事


 
[日期:2016-03-3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以前发生的事情,有些,就连现在的科学也解释不清楚的,神秘又诡异。在黄河古道中就发生过怪事。

  白石头,河南郑州人,他和父亲都是黄河水利委员会的河工。
河兵是一个奇特的兵种,康熙三十七年,中国才始设河兵。清朝的河兵军装上都印着一个“河”字,他们待遇很好,但是却很少有人愿意去。这是因为河兵要和黄河里的邪乎物件打交道。
 
  黄河是中国最能折腾的一条大河,也是中国邪乎事件最多的一条长河。
 
  在上世纪50年代初,黄河改道,河工扒开了干涸的黄河古道后,发现了一截锈迹斑斑的铁管,铁管初时只有胳膊粗细,越往下越粗,往下挖了七八米,那铁管有水缸粗细,周身白亮,就像用砂纸打磨过一般,河工们不敢再挖。等专家第二天来了后,却发现那原本干涸的河床一夜水满,浑浊的黄河水中再也找不到那截铁管了。
 
  上世纪60年代,河工清理黄河古道时在淤泥下发现了一个十几米高的铜钟,钟口用铁汁给封住了,打开一看,铜钟里密密麻麻全是骷髅头,骷髅头里盘着各种黄澄澄的小蛇,怎么也不肯出来。专家考察了一番,想不通这口大钟是干什么用的,还有蛇怎么能在封闭的大钟里存活那么多年,最后只能将大钟原样沉在了河底。此后,连续七天深夜里,家家户户都听到了铜钟敲响的声音。
 
  也许就是因为黄河的古怪,老白家每代只准一个做河兵,也必须有一人做河兵。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在360行中,有挖掘金子挎金门一行,这也是一门手艺,也有门派,并且随着代代相传,逐渐发展成了“河、山、渊、云”四脉,分别负责专门找水金、寻山金、探洞金、找天金。我们白家就是“找水金”一脉,吃的是黄河中的河金,每一代当然就要有人去守护黄洞,这样后人在黄河古道采金时才不会遭遇天灾人祸。
 
  上世纪60年代后期,我父亲因身体原因提早退休,我理所当然地接了父亲的班,进入黄委会。
 
  现在的黄委会挨着省政府,又在市中心,尽得地利风流,可当年那地方却偏得很。在当时,那里几乎是一片乱坟岗子,而且几十米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大天坑。这天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怀疑是陨石坑,反正天坑附近几十米内寸草不生,土色呈砖色,像是被猛火煅烧过一样。坑内有一个泉眼,往外汩汩地冒着泉水,还是寒泉,泉水冰冷刺骨。据说,黄委会的风水就被这天坑给破坏了,所以每年都会死人。
 
  刚搬到这里没多久,有人半夜爬起来小便,第二天发现人溺死在天坑里。接着又有一个东北领导,他比较胖,胖子怕热,在三伏天里贪凉快,晚上就卷了凉席去古槐树下睡觉,第二天大家一看,整个人都冰冷了,死了都有几个小时了。大家开始以为这都是意外,可后来陆陆续续又有人横死。事情就传开了,有的说这里风水不好,也有的说我们是犯了冲,这地下藏着太岁,太岁头上动土没有安生的。还有人说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常听见那天坑中传来女人的哭声。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从南方劳改农场秘密接来一个当时被当成牛蛇神打倒的神棍老头儿,让他帮着改改风水。那老头儿细细查看周遭后拈着胡子说,这里挨着黄河口,犯了河煞,让我们找一个山东人坐镇这里,才能压得住河怪。
 
  我们忙组织人手用了整整20辆卡车的生石灰填满了天坑,待那热气散了,又铺了一层两米厚的黄河淤泥,并在淤泥上栽了一小排桃树,树下砌一个水泥池子,养了两尾金翅金鳞的黄河大红鲤鱼。然后黄委会紧急从山东借调赶来一个领导,让他从泰山请来一块大石头,石头上方方正正写着五个大字:“泰山石敢当。”那块石头摆在鱼池前面,五个字正对着黄河古道。这叫“藏风避水双鱼开道”,只要能挡过煞气冲天的头靶,以后就相安无事了。
 
  我们发现这个风水局确实管用,最初的几天都平安无事,那女人的哭声没了,两条红鲤鱼在水中悠闲又自在。但是没想到,在正好第七天晚上,又出事了。
 
  那天半夜三更突然下起了大暴雨,第二天清晨,天坑里就发现又死人了。这次死的是一个女人,是投河而死。投的河,就是原本被我们用生石灰和水泥死死封住的那个天坑。也许是因为大雨冲坏了水泥层,也许是有人故意破坏,反正原本被堵得结结实实的天坑全部被冲开了,借着雨水形成了一条长河。更恐怖的是,那女人身穿一件鲜红色的长袍,身上竟然绑着那块从山东千里迢迢请来的泰山石……
 
  后来有一年盛夏,一个去雍和宫朝拜的独眼喇嘛途经这里,突然像发觉什么似的,神色紧张地让我们带他来到天坑前。之后,他将自己持戒多年的念珠抛入了天坑中,又双手合十祈福后,便一言不发地匆匆离去了。从那以后这天坑的冷泉就断了,后来被我们当成垃圾坑给填平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