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传说


 
[日期:2017-10-12]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镜子里的郝美看起来真的好美,精制而立体的五官,婴儿般细致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尽管如此完美,郝美还是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了,才“啪”的合上了手里的化妆镜。她把化妆镜放进了包里,又看了看手表。

  “该死的,还不来。”郝美喃喃自语。

  “小美!”玉林边招手,边从远处跑了过来。

  郝美看着玉林,脸上写满了埋怨。

  “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玉林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着粗气。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哼。”郝美不屑地看了玉林一眼。

  “好啦,别生气啦,快走。”玉林直起腰来,拉住郝美的手。

  “现在知道着急啦?早干嘛啦!”郝美甩开玉林的手,转过头去。

  “哎呀,别闹啦,我的小姑奶奶。”玉林双手扶着郝美的肩膀把她转了回来。

  “那你说,怎么补偿我。郝美撅起嘴巴。

  漂亮女人生气的样子都会是道靓丽的风景线,很多男人就吃这一套,玉林就吃。

  “随便,你说什么都行。”

  “那……我要LV的化妆镜。”

  “你不是有化妆镜了吗?”

  “小气样!你不买,有的是人愿意送!”

  “好,好,LV就LV!”

  “这还差不多!走!”郝美笑了笑,挽着玉林的胳膊,两人走向远方。

  下午的时候,两人到达了青岛,因为是旅游旺季,旅馆基本都订满了,最后在靠海的一个小街里,终于找到了一个对外出租的私人别墅,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代了,但至少靠海,里面收拾的也很干净,重要的是价格便宜,于是两人便决定租了下来。交了订金,房东太太把两人领往卧室。

  木质结构的楼梯在三人的脚下“嘎吱……嘎吱……”的响着。

  “这里的东西你们可以随便使用,是……”房东太太停顿了一下,同时也收住了脚步。

  郝美和玉林也跟着停了下来,看着房东太太。

  “看见那面镜子了吗?”房东太太指了指客厅一角一个很大落地镜,镜子大约高2米,宽70公分,用一块布盖着。

  “那是面镜子吗?”玉林看着镜子问。

  “嗯,这里一切东西你们都可以随便使用,除了那面镜子,千万别照。知道了吗?”房东太太微笑着说,虽然是微笑,但语气听起来很严肃。

  “这镜子怎么了?”玉林问。

  “反正别用就对了。”房东太太说完继续上楼,一点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玉林和郝美对看了一下,跟着房东太太继续上楼。

  客房里被收拾的很干净,床很大,上面铺着白色丝绒薄被,看上去就会觉得睡起来一定很舒服,离床不远的地方就是窗口,窗口正对着海,海风轻轻吹着,调皮地把淡蓝色窗帘掀动着,一切感觉就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诗意。

  “早点休息。”房东太太微笑着说。

  “嗯,谢谢您。”玉林微笑着道谢。

  房东太太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顺手带上门。

  郝美迫不及待地跑到窗前,大海一片寂静,星星点点的渔火在海面上闪烁着,感觉象是整个夜空倒影在海面上一样。这样的美景如同干醇的美酒一样令人自醉……

  “啪嗒”房间的灯被关掉了。

  “喜欢吗?亲爱的。”玉林来到窗口,从背后怀抱住郝美,在爱人耳边轻轻地说。

  “嗯……”郝美闭着眼睛,嘴角微微上翘,看的出她的确很满意。

  这样的美景,如果再配合上一个深情的吻,这将会成为求婚最好的前奏。想到这里,玉林温柔地把郝美转到自己面前,就在这时候,门外的走廊传来了脚步声……

  “啪嗒……啪嗒……”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在他们房门口停了下来。

  “你……你听到什么没?”郝美颤抖着问。

  “嘘……”玉林示意郝美安静,边看向房间的门。

  “这……这里除了我们和房东太太……还……还会有……”想到这里,郝美连把话说完的勇气都没有了。

  “也许还有别人。”玉林边安慰爱人,边安慰自己。

  “嘎……”门被打开了。

  一张脸,一张蓝色的脸!

  “啊!”郝美吓的大叫一声,刚刚睁开眼睛又紧紧地闭上,象一只鹌鹑一样把头埋在玉林的怀里。

  “什……什么人!”玉林怒吼。一来为了壮胆,二来……还是为了壮胆。

  “啪嗒”灯被打开了。

  原来是房东太太,刚刚正在用蓝屏手机发短信。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只是想再提醒一下,楼下的镜子千万别用。”房东太太说。

  “哦……知道了”玉林舒了口气。

  “那……不打扰了,你们继续,呵呵。”房东太太捂着嘴偷笑,顺手带上了房门。

  玉林走了过去,把房门从里面锁了起来。

  “好了,这下不会有人打扰了,亲爱的。”玉林转身走了回来。

  “真讨厌!!!”郝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对于玉林来说。

  玉林走到郝美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了她。

  “别怕了,宝贝儿,不是有我在吗?”

  “我呸!你刚刚抖的比我还厉害。真不是个男人!”郝美推开玉林,把头转向另一边。

  “这是本能反应呀。”玉林跑到郝美的正面。

  “不说了,我去洗澡,你弄点吃的去。饿死了。”郝美了起来,去行李箱里拿换洗的衣服。

  “是,保证完成任务。”玉林有模有样的敬了个军礼,转身走出房间。

  这一夜,两人睡的很沉,很香。

  客厅里,盖着镜子的布被不知道哪来的风掀起了一角,镜子里隐约有一个模糊的人形……

  也许是睡的太舒服了,郝美和玉林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急急忙忙地赶去海边。

  海滩上到处都是来这里享受生活的人,有打沙滩排球的;有玩冲浪的;有一家三口在太阳伞下打牌的,等等等等,总是所有你能想象到的娱乐方式这里都包括了。

  “啊!”郝美大叫一声,紧抱着玉林。

  “怎么了?”

  “那……那里有个人头!”郝美把头埋在玉林的怀里,用手指向不远处。

  “嗯……哈哈哈哈!”玉林看过去,大笑起来。

  郝美疑惑地转过头,眯着眼睛看了那颗人头。

  该死的,原来是个人把自己埋在沙里。

  “真讨厌!”郝美大声的说。

  “小傻瓜,这很平常的呀。呵呵”玉林微笑着说。

  “哼!反正我不喜欢。”郝美一脸的不高兴。

  “亲爱的,我带你去个特别的地方。”玉林拉着郝美的手,神秘地说。

  “特别的地方?”郝美看着玉林。

  “嗯,去了你就知道了。”

  “你不是说你第一次来这里吗?”郝美撇开玉林的手,表情晴转多云。

  “是……是第一次来呀。”

  “那你怎么会知道有特别的地方?”郝美双手叉腰。

  “这个……”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以前带什么人来过!哼!带我来你以前约会别的女人的地方!”郝美生气的说,那道美丽的风景线又出现了,我说过,漂亮女人生气的样子都会是道靓丽的风景线。

  “不是,我是在网查到的。”玉林赶紧解释。

  “真的?”

  “嗯。”

  “那你刚才又不说?”

  “我不是还没来得及说吗?”

  “哼!我就相信你一次。小林子……”郝美一副慈喜附体的样子。

  “在!”玉林也被李莲英附体似的。

  “前面带路。”

  “喳!”玉林赶紧走了过来,搀着郝美的手。

  没走一会,玉林把郝美带到了一个很偏僻的海边,一眼看去,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郝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冷飕飕的。与此同时,玉林突然松开了手,着了魔似的一个人往海边走去。

  “玉林,你干嘛?”郝美说。

  玉林没有回答,继续向前走去,越来越接近大海。

  “玉林!我说话你听见没有!”郝美越来越觉得害怕,但她不敢移动脚步。

  玉林依然没有回答,继续走着。

  “玉林!再不回答我,我可气了呀!”郝美的声音一点都不象是在下命令,而是哀求。

  玉林停了一下,由直走变成了横走。但依然没有回答。

  “玉林……玉……”郝美几乎要哭了,就在这时候,他发现玉林突然坐跪了下来,背对着自己,肩膀不停的耸动着,看起来好象在挣扎……难道是被附身了?!

  郝美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出。突然,玉林的动作停止了。慢慢地转过头来……郝美吓的用手捂住了眼睛,她害怕玉林会变成被很恐怖的样子。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除了海浪的声音,没有其他任何能证明还有生命存在的声音。

  “亲爱的,怎么了?快过来呀!”熟悉的声音传到了郝美的耳朵里。那是玉林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听起来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

  “难道是鬼学玉林的声音在诱惑我?”郝美想。

  她悄悄的从指里看去。什么鬼,明明就是玉林,活生生的玉林,手里拿着个玻璃瓶子对着自己招手。

  “讨厌!讨厌!讨厌!”郝美大叫着跑过去。

  “啊?你说什么?”玉林拿下耳机。

  “该死的!难怪叫他都没反应,原来在听音乐!”郝美虽然生气,但至少这证明了刚刚的一切只是巧合。

  “来海边还带MP3,你有毛病呀!”郝美说。

  “你看,亲爱的。”玉林了起来,把玻璃瓶子放在郝美手里。

  郝美举起瓶子看了看,瓶子里是一艘很精致的小船,在小船的甲板上有一枚戒指,是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

  玉林把一只耳机放到郝美的耳朵里,以确保她在听音乐的同时也可以听见他求婚的誓言。

  “亲爱的,认识你这么久,我只骗过你一次。”

  “你骗过我?”郝美看起来又要发飚了。

  “安静的听我说,亲爱的。我的确是第一次来这里,是第二次。我之前来这里就是为了准备求婚的细节,我知道你喜欢大海,你说过希望有人在海边向你求婚。”

  “原来你……”郝美刚要说话。

  “嘘……”玉林做了安静的手势。单膝跪地,接着按下了MP3的播放键,MP3里播放起了《给你幸福》。

  “我,玉林,对天空,对大海,对沙滩,对你,我最爱的郝美发誓,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一切的一切,请让我给你幸福。请嫁给我。”

  蓝天,白云,大海,音乐,钻戒,爱人,誓言。当这一切在同一个时刻融合在一起的时候,通常的女人就算不激动的泪流满面,至少也会高兴的象小鹿一样欢呼跳跃。

  可惜,郝美不是普通的女人。

  “这个……我拿不出来。”郝美看着手里的瓶子。

  “你同意了?太好了!”呵呵,一点都不好,是玉林太单纯了。

  玉林打开瓶盖,把瓶子倾斜到一定的角度,戒指滑落了出来。

  玉林为郝美带上了戒指,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但郝美看起来没那么幸福,表情很平淡,只是换着角度看着带着钻戒的手。

  “看起来好小。”郝美说。

  “嗯,以后我会努力工作,给你换个大的。”

  “那就等有大的再说。走,我饿了。”郝美说完转身走开。

  玉林看着郝美的背影,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郝美没看见,看见的只有天空,大海,沙滩……

  夜晚的海面看起来和在别墅里看没什么区别。只是这里要比别墅热闹的多,欢乐的声音撒满了整个沙滩,让人觉得快乐的活着是最幸福的事。

  郝美和玉林坐在海看着夜空,玉林正在和郝美说关于未来的一切计划,几乎已经快说到了他们老了以后的生活。这时候,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带着一个洋妞从他们面前走过。那男人走过去没几步又退了回来。

  “郝美?!”男人说。

  “你是?……呀!是学长!”郝美了起来。

  “真是你呀!郝美!哈哈!现在比以前更漂亮了!我差点没认出来。”男人笑着说。

  “你好。”玉林也了起来,伸出手。

  “哦,你好。呵呵。”男人微笑着和玉林握手。

  “这位是我太太。”男人向郝美和玉林介绍身边的洋妞。

  “你们好。”洋妞微笑着挥了挥手。

  这个男人是郝美大学时的学长,曾经追求过郝美,但被拒绝了。毕业以后在家人的资助下去了国外学习建筑设计,后来经过努力拥有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并娶了当地一个富豪的女儿,这次来青是谈一个海滩度假村的投资计划。

  看着眼前这个事业有成的曾经的追求者,再看看玉林,郝美感觉到极度的不平衡,她一面吹嘘玉林如何的有才,一面时不时的示意玉林配合自己的谎言,她的每一个眼神都象针一样刺痛着玉林的自尊心。寒暄一阵后,学长带着洋老婆走开了,剩下郝美和玉林在那里。

  “你真是没用!哼!”郝美脱下钻戒砸向玉林,转身跑开。

  “郝美!郝美!”玉林一边叫着,一边赶紧寻找戒指,那可是他省吃俭用3个月才买来的。

  郝美一口气跑回了别墅,此刻的别墅,除了郝美,一个人也没有,房东太太晚上是不住在这里的。

  郝美打开客厅的灯,灯光比较昏暗,看样子灯泡一直都没更换过。她发现盖着镜子的布好象被谁掀动过,她走了过去。

  镜子对于美女的诱惑就象美女对于男人的诱惑一样,都是那么无法抵挡。郝美用力一拉,布被彻底掀开,摊落到地上。

  这是一面古色古香的穿衣镜,镜子的表面起来很干净,整个镜子被一圈银质镜框包裹着,上面有蝙蝠,祥云,如意等等吉祥图案。

  “这镜子真美。”郝美抚摩着镜框。

  接着,她后退了几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觉得自己貌若天仙,越看越觉得自己身材娇好,越看越觉得自己委屈,为什么会跟着这么一个没出息的男人在一起?只是因为他老实吗?老实有个屁用!老实又不能当饭吃!

  突然,平静如湖水的镜面象是被谁投了个小石块一样荡漾起一圈波纹……

  郝美揉了揉眼睛,是她眼花了吗?不,不是,镜面的确发生了异样,波纹一圈圈的晕开,又产生,镜子里的郝美也跟着扭曲起来,渐渐地,郝美消失了,镜子里出现一个穿红衣服,披散着长发的女人。那女人起初低着头,渐渐的,她的头开始慢慢抬起,郝美完全被吓呆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在原地,失去了移动的能力……

  突然,镜子里的女人猛地抬头,黑色长发飘散开,露出了苍白的脸,白色的眼珠占据了整个眼眶,瞳孔却是黑色的。就象人在底片里的样子。女人张开嘴,嘴巴里发出“呃……”的声音,嘴里满是黄色的参差不齐的牙齿,**却红的异常鲜艳,还有些类似唾液的透明液体从嘴角流出……女人从镜子里伸出手,那手和脸一样的苍白,枯如干枝,黑色的指甲差不多有5公分长,手穿过了镜子,一把掐住了郝美的脖子就在这时候,别墅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红衣女人消失了,郝美晕了过去……

  “不要!不要!”郝美一下猛的坐了起来,她发现自己在床上,玉林就坐在床边,握着自己的手。

  “是不是做噩梦了?”玉林用手摸了摸郝美的额头。

  “客厅的镜子……”

  “镜子?镜子怎么了?”

  “里面有个红衣服的女鬼。”

  “傻丫头,你一定是做噩梦了。”

  “没有!刚刚明明……”

  “刚刚?你一直在睡觉呀。”

  “我一直在睡觉?”

  “嗯,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了。”

  “难道是梦?可太真实了……”

  “别傻了,那只是梦,来,喝点牛奶继续睡。”玉林把牛奶递给郝美。

  郝美一口气把牛奶喝完,躺了下去。

  “林,你别走。”郝美拉着玉林的手。

  “嗯,睡。晚安。”玉林整理了下郝美的头发,郝美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郝美发现玉林不在身边。

  “玉林!”郝美叫着。房间什么声音都没有,连回音都没有。

  郝美走下床,发现桌上有张纸条:

  亲爱的:

  公司有点急事要我回去一下,我处理完就回来,预计明天下午就可以到你的身边。本来想直接和你说,可怎么都叫你都不醒,我只好……。我和房东太太说过了,今天她会来陪你的。冰箱里有我做好的沙拉和三明治。乖乖的等我回来。

  吻你,爱你的林。

  “太过份了!”郝美把纸条撕的粉碎丢进垃圾筒。

  洗漱完毕,吃了点东西,郝美拎着收拾好的行李转身走出房间。

  在客厅,郝美遇见了刚进门的房东太太。

  “你这是?”房东太太看起来有些吃惊的样子。

  “我要先回去了。”

  “回去?你不等你未婚夫了?”

  “未婚夫?哼,他才不是。”郝美冷笑着说,她笑这个男人什么事都到处说,比女人还女人。

  “呵呵,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你最好还是等他回来的好。”房东太太微笑着说。

  “为什么?说好陪我来度假,却因为工作把我一个人丢下,太过份了!鬼才要等他!”

  “你也该理解她呀,他努力工作还不是为了让你过好日子吗?”

  “哼!我看他就是工作狂。”

  “小姑娘,我是过来人,相信我,他是个值得嫁的好男人。”

  “算了,我一个人拿行李也够累的,就多等他一天。”郝美转身上楼。

  “这就对了,我来帮你。”房东太太走过去,帮郝美拎行李。

  好美在房间待了一会,实在是太闷了,她决定去海边散心,她换上体恤和热裤走出了别墅。街道上,海风阵阵吹来,调皮的拨弄了郝美的头发,郝美的头发被掀起,原先被头发遮挡住的后脖子上(背部以上的脖子部分)赫然显露出几道指甲划过的印子……

  可惜,郝美看不见……

  郝美赶紧冲了过去,别墅的门果然开着。

  “玉林!你给我出来!”郝美在客厅大叫。

  “嘎吱……嘎吱……”木质的楼梯再次响起,有人走了下来。

  郝美盯着楼梯,下来的一定是玉林!郝美是这么认为的。

  “玉林?你的未婚夫?他还没回来呢。”走下来的是房东太太,手里端着牛奶。

  郝美完全不理会房东太太,奔跑着上了楼。没一会,拎着行李走了下来。

  “你又要走?”房东太太问。

  “不关你的事!”郝美边说边走向门口,无论房东太太说什么,她决定一概不在相信。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房东太太问。

  “哼!黑心的老太婆!”话说出口郝美又后悔了,她觉得这样有可能击怒这个女人。

  其实房东太太也就40多岁的样子,只是因为郝美已经把她做为了情敌,所以才称呼她为老太婆。

  “黑心?”房东太太拉住了郝美。“你把话说清楚。”

  “你……”本来郝美想揭穿房东太太和玉林的诡计,可这样说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她临时改口:“你这明明是凶宅还租给我们!哼!”

  “哈哈哈哈!”房东太太松开了手,大笑起来。她这一笑,郝美反而楞住了。

  “又是那个红衣女鬼的传说是?唉……现在的人真够空虚的,没事就爱编这样的传说。”房东太太笑着摇了摇头。

  “传说?”

  “当然呀。你不会以为我就是传说中的房东太太?你觉得我有本事勾引男人吗?呵呵。我是有老公的。这别墅是我儿子买给我们的,我们两住觉得太空了,所以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喏,就是对面那个小区。”房东太太说完指了指门外不远处的小区。

  “也是哦,不然她天天晚上住哪里呢?”郝美觉得房东太太说的好象是真的。

  “那为什么租的这么便宜?”郝美问。

  “方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又不缺钱,只是觉得房子总空着容易招贼,于是就决定出租了。”

  “那关于那镜子……”

  “那镜子是我老公前几年在古玩市场买回来的,的确是有些古怪,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后来老伴用布盖上,叮嘱不让用,我就没再碰过。不过,自从那以后,这里没出现过任何异样的情况。”

  “那这镜子的确有古怪了?”

  “没事的,只要别照就不会有事的,我保证。这里对外出租了好几年,从来没出过事。”

  “那红衣女鬼的传说……”

  “不知道是那个缺德鬼编的传说。下辈子让他做哑巴!”

  郝美听完这些,一下没了主意,房东太太的话听起来句句都有道理。

  “这样,你要不相信我,我就带你去附近朋友的旅馆住一夜,明天等你未婚夫回来再决定去还是留怎么样?”房东太太好象看出了郝美的心事。

  “这……”房东太太的热情反而令郝美不知所措。

  “不了,我还是住这里。”郝美又走了回去。

  没什么还奇怪的,我说过,她是个被娇惯了的女人,做事没任何的主张和逻辑。

  “我看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嗯,那牛奶……”郝美看着房东太太手里的牛奶,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要喝吗?我帮你再冲一杯。”

  “原来不是给我喝的。”郝美心里松了口气。“哦,不用的,我只是觉得这牛奶看起来好白。”呵呵,没有别这个更糟糕的托词了。

  “嗯,这是纯牛奶,我习惯睡前喝一杯的。”房东太太说完喝了口牛奶。

  “您早点去休息。晚安。”

  “嗯。晚安”房东太太说完,转身走开,关了灯,带上了房门。

  也许真的是折腾累了,郝美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郝美被一阵怪声音吵醒,那声音来自客厅,好象是镜子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好象是谁正在用指甲划着玻璃……

  “难道是那女鬼要出来了?不!不可能!红衣女鬼只是传说!那不是真的!……可是,那天自己的确看到了!到底是真的还是传说?那天的到底是噩梦还是……?何丽和房东太太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真该死,就因为房东太太几句话就改变了主意,我真没用,我应该走的,现在怎么办?万一红衣女鬼是真的存在的,那一会是不是会上来找我……”郝美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这几天所有的事,总之,她是绝不可能去客厅看个究竟的,就这样,想着想着,她又再次睡着了……

  当郝美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玉林就坐在自己的身边。

  “玉林!”郝美一下坐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

  “你醒啦。”玉林微笑着看着郝美。

  “现在几点了?”

  “10点半。”玉林看了看表回答。

  “你不是要下午才回来吗?”

  “事情提前结束了,我就赶紧回来了,对不起,亲爱的,让你等了。”玉林吻了下郝美的额头。

  郝美看着玉林,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公主,起来吃早餐。”玉林拉着郝美的手。

  郝美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洗漱完毕来带餐桌前。桌子上放着她最爱吃的沙拉和三明治。也许是昨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今天的早餐感觉格外的好吃。

  就在郝美吃东西的时候,她发现在门口的地上放着个精致的盒子。

  “那是什么?”郝美指了指盒子。

  “你发现啦。猜猜看。”玉林走到门口,把盒子拿过来放在桌上

  “我不猜,我要你说,快说!”

  “你自己拆开看看就知道了。”玉林看起来一副神秘的样子。

  郝美擦了擦手把盒子拿过来,拆开,盒子里安静地躺着一个LV的化妆镜。

  “啊!LV的!太漂亮了。”郝美拿起化妆镜仔细端详。

  看了一会,她突然楞住,抬头看着玉林。

  “原来你不是去加班,是去专门给我买这个的?”

  “嗯,我说过,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一切的一切。”

  郝美的心突然感觉热热了,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似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一直和这个没出息的男人的在一起。也许房东太太说的对,这个男人的确是个值得嫁的男人。他并不富有,并不英俊,但他的心是真实的,他的爱是真实,他是真实的。他的确是个好男人。

  “怎么了?是不是款式不对?”

  “不,不。”郝美赶紧摇头,她决定从在起好好爱这个男人,不再任性,不再给他看脸色。

  “哦,那就好,你先收拾,我去找房东太太退房。”玉林了起来。

  “退房?”

  “对呀,早上回来的时候房东太太都和我说了。既然你觉得住的不舒服,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好了。”

  “这么说,你也觉得那镜子里有鬼?”

  “鬼?哈哈哈。小傻瓜,那只是个传说。我看呀,是房东太太舍不得让我们用她那个古董镜子。那么精致的镜子,换了我也不舍不得让外人用的。”

  “你怎么知道很精致?”

  “哦……我是听房东太太说的。了,不说了,我下去啦。”玉林说完转身准备下楼。

  “玉林。”郝美叫住了玉林。

  “嗯?”

  “没……没什么。谢谢。”

  “小傻瓜。”玉林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嘴角上扬笑了笑,那是幸福的笑容的吗?我不确定。

  其实刚刚郝美的想说的是“我爱你”,不过女人的矜持告诉她,这句话不该由她来说,特别是一个漂亮女人。

  郝美打看化妆镜,看着镜子里的脸,郝美觉得经过这几天的折腾,皮肤变的没那么好了,眼睛四周也隐约能看出些黑眼圈……就在她看着的时候,突然,化妆镜的镜面出现了波纹,和那夜的情况一模一样,接下来,那个红衣女人又出现了,慢慢地抬起头,伸手,手穿过镜子掐住了郝美的脖子,一切几乎都和那夜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玉林没有及时出现……

  下午的时候,别墅外停了好几辆警车。房间里,有个女人被杀了,脖子上有被人掐过的痕迹,五官扭曲,表情狰狞,仿佛死前看到什么恐怖的景象,没错,这个女人就是郝美,但现在一点都不美了。警察封锁了的现场,房东太太和玉林做为嫌疑人被带走了,采集科的人则负责采集指纹,毛发等证据。在搜集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那面镜子,掀开布,那镜子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只是镜子的一角缺了一块……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