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山间鬼事


 
[日期:2017-10-05]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明朝年间,同乡的两人进京赶考,一名唤王甫,另一人唤做张一。途经一山,见天色已晚,下山路还很遥远,只得在山上过夜,寻找大半夜却发现山中只有一户人家,此时天以黑的不见五指,放眼山上望去,黑压压一片,只有一家门口亮着个晃来晃去的破灯笼,无奈只能在这家借宿。两人来到这家门前,张一为人胆大心细,仔细瞧这远门下,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大门上贴的不是门神秦琼敬德,而是狐大仙,张一看着这个破旧的灯笼,明明无风,这灯笼却一直晃来晃去,张一对王甫说出了自己顾虑。     王甫没有那么多心思,嘴里说着,这大半夜的总不能睡在野地里把?说着就去敲了大门。半刻间,听到院内传来了拐杖敲地声响,声音越来越近,听着可能已经到了门口,过了半晌又没有了声响,两人在门外,等了半天也没人说话,都到门口了还不给开门?张一王甫二人隔着大门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王甫先开口了,“在下二人途径此地,天色已晚,想借宿一夜,还望行个方便,他日高中,必当回报”。说完听到大门吱一声开了条缝,王甫见门开了就要进去,被张一拉住,张一道,要不你我二人还是彻夜赶路,我看此地有些蹊跷。张一的爷爷曾是为皇帝修建陵墓的工匠,对于地理风水之事略有研究,他知此地有些问题,他这半瓶子知识,无法确定是怎么回事。王甫甩开张一的手,要走你走,我是要在此休息了,张一无耐,心想二人平时没有干过什么亏心事,自然也不怕妖魔怪近身,只得提高警惕随着王甫进了院子。     这院子一进门,就是一个大的石刻玄关,玄关上刻满了看不懂的符像,二人在玄关的后面看见立着的土地像,可这土地像是狐狸头人身,表情说个不出来的难看,二人向四周环视,除了他俩就是院子里的三面房,哪有开门之人?张一想着,门是谁开的呢?刚才不是听到有人拄着拐杖走过来了?王甫带着头走在前面,张一警惕的看着周围,王甫走到正房门前,推开房门见到屋内没人,回头对张一说,这个房子难道没有人,张一点亮桌子上的油灯,桌子正上方的画像被油灯照亮,二人看向这个画像,不是别的,正是刚才狐狸头人身的土地像,这个难道不是土地?谁会把土地供在家里的。     二人四处打量着,突然一声,“你们是干什么的?”把两人着实瞎了一跳,在屋子的靠墙阴暗处,坐着一个老太。二人走了过去,双手作揖向老太说明来意,赶路经过天色已晚想借宿一夜,他们聊天中发现老太是瞎眼的,王甫见老太看不见立马放下了作揖的双手,自由起来,张一一直看着这个老太,心想着荒山野岭,就这么一户人家,还是个瞎眼的老太,她究竟是干什么,一想到这些不得不让张一的心里感到有些奇怪。老太说,“我虽然眼瞎,耳朵明着呢,你们最好别动什么东西”,王甫不信,一个瞎子还有这么神?他当着老太拿起桌子上的火折子装到张一兜里,张一都没发觉,老太厉声开口,“我说了,最好别动什么东西”,说着王甫立马从张一兜里拿出了火折子放回原处。这个老太到底是个什么人,这个问题在张一心里,越来越疑惑,这老太肯定有问题,他想起爷爷和他讲过的话,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遇人非鬼即神,这老太会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敢想下去。     老太把他俩带到隔壁的屋子安顿,给他们两拿了吃的,并嘱咐,晚上早点睡觉,半夜听到啥动静就更没听见一样,早上起来离去就行,不用告她。张一作揖送老太离去,王甫躺在炕上笑道,“能有啥动静,难不成老太私会情人?”张一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还没走远呢,寄人篱下留点口德。王甫从兜里拿出了刚才的火折子,趁老太不注意又摸了回来,这老太也不过如此吗,给你这个,我可用不着这,他把火折子装进张一的兜中。张一看着王甫说,这个地方实在诡异,那老太估计不是善茬,你我二人还是小心为上,明日早早离去,前半夜你先睡,我盯着,后半夜我睡。话还没说完,王甫已经睡着了,张一摇头,此人并不可靠,张一在门窗的位置各放了杯子,这样有人进来时会碰倒杯子发出声音提醒,张一又在门口散了一行白灰,防止有什么东西进来,做完这些张一也是困意袭来,便靠在床边睡了过去。     说起张一王甫二人,都是机缘巧合之下的缘分,张一的爷爷是为当年皇帝修陵墓的工匠,皇帝葬入陵墓后,为了不让陵墓秘密泄露,把修建陵墓的工匠全部封死在陵墓中,可自古修建陵墓的工匠都知道自己下场,他们修建时就已挖好逃生的密道,张一的爷爷同其他的工匠从密道逃出后,各自隐姓埋名,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当时共逃出了五人,他们发誓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五人朝五个方向离开了陵墓。张一的爷爷走的西北方向,一路来到了陕西甘肃一带,正值当时西北灾荒,一路饿死的不计其数,张一的爷爷饿了六天已经要一命呜呼了,感叹这天没让他死在墓里,出来还是要他死,苍天无眼呐。此番的呻吟让旁边的一个人听到了,这正是王甫的爷爷,王甫的爷爷听到刚才那话知道此人有些本事,便救下了他,后来王甫的爷爷跟随赈灾有功,灾荒结束后当了个小官,张一的爷爷就一直跟随着他。张一从小就听着爷爷和他说当年修建陵墓的往事,对于地理风水也略懂了一二,再后来爷爷去世,这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张一考取功名,于是寒窗苦读几年后和王甫进京赶考。而王甫是少爷出身,玩心较大,每天读书也只是应付差事,说是进京考试,倒不如说是陪张一来的,他和张一一起长大,自然也愿意陪同张一考试,又何况家里胁迫他,不得不和张一一起考试,王甫这一路可是走那玩那,张一则处处小心,谨慎为妙。     也不知睡了多久,张一在迷糊中隐约听到有什么动静,立马起身贴耳在门上听,好像是院子后头有声音,沙沙沙的,他也不敢有多大动静,毕竟深更半夜的,这沙沙的声音一直持续着,就像是什么东西被拖着摩擦在地上的,难道是人被拖着?张一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顾不得紧张,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他都得去瞧个究竟了,万一之老太在害人呢。张一打开房门顺着墙摸过去,到了老太的房间门口,探头望着里头,果不出所料,老太早已没了踪迹,张一心里一紧,起身赶快往传出声音的方向赶去。他找到院子后面的后门,声音就是从这出来的,还在拖着东西,那种沙沙沙的声音也逐渐清晰。张一打开了后门,后门的后面是一片荒土,荒土中随处可见一个个破旧倒塌的墓碑,张一一惊,这里莫不是乱葬岗?张一把身体伏到,以免被发现,在一个坟丘上,他探出头看,被眼前的景象吓蒙了。一个人大的狐狸两眼泛着绿光,嘴里叼着大块的金子,这金子有一个狐狸脑袋这么大,从坟里往外拖着,这声音正是金子摩擦在地上的声音。张一回头看到刚从后门出来王甫,示意王甫轻声,王甫摸到坟丘上,看见这狐狸含金两眼冒光的情境,张大了嘴就要喊出来,张一一把捂住他的嘴。wwW.Guidaye.coM     二人扭过身来,从长计议,这眼下发生的事情已经已经超乎二人所预见的了。张一听到声音去找老太,发现不在,在后门发现了这么个情况,王甫也是半夜发现同伴不见了人影,出来寻找,看到后门开着发现了张一,王甫说,这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快跑吧。张一想自己常年听爷爷说道,对这神鬼之事也是通晓一二,正好这次遇上,年轻气盛,一来想试试爷爷说的是不是真的,二来也好为民除害。张一道,现在想跑,怕是已经晚了,不如看看究竟要干什么,你我二人难道还会怕一个老太和几个狐狸?张一和王甫再次探出头去,继续观察着这狐狸的动静。     这狐狸估计是要成精了,都能模仿人的行为,它的前肢和人的胳膊一样,可以来回弯动,后肢竟然可以站起来,这狐狸抱着大块的金子,后肢走路运到坑边,然后又钻了回去,继续往出拖抱着金子,这么来回了有四五次。张一王甫还在郁闷这成精的狐狸到底是要干什么?两人走神间,狐狸又一次从坑里爬出,这回嘴了含着个绿色的发光珠子,这狐狸也不管那些金子只含着珠子跑了,看来这狐狸的目的是为了这个绿色的珠子。     等狐狸走了一会,他二人去到狐狸刚才那个地方,这一过去可下了一跳,这底下是个用金子筑起的金殿,这个口正好是小殿的屋顶,张一王甫二人这下目瞪口呆,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这里竟会有个金殿。二人也是见财起心,说这王甫便要下去看看,王甫张一二人一前一后都跳入了这金殿之中,脑中的危险全无,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二人进入殿中一片漆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什么工具都没带就下来了,二人在里面真的伸手不见五指,连谁在哪都闹不清。王甫出声说,“张一,你兜里的火折子摸摸看还在不?”,张一也想到可这碴,兜里果然摸出了火折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