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德古拉惊情四百年滴血的宝珠


 
[日期:2017-08-12]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陈州知县柳一春得一宝珠,夜来发光。一般夜来发光的宝珠多称夜明珠,长于千年老鳖盖内。千年鳖已属珍奇,再得其盖内之珠,可谓稀世珍宝了。

  据献珠人说,初得珠者是一位打鱼人。陈州四面环水,打鱼人就住在湖水东边的一个小村里。一日午后,打鱼人去湖里捉鱼,突见一鳖正在湖滩上晒盖。老鳖喜阳,多好在无人的沙滩上晒盖。那鳖如笸箩大小,盖色发乌。打鱼人先是一惊,压根儿没想到那是一只大老鳖,等看出是鳖,当即就悟出是遇上了老鳖精。他开初有些怕,后来一想既然遇上了就是缘分。于是就小心上前,悄然从后袭击。也可能是那鳖气数将尽,待发觉有人袭击时慌忙朝水里爬行,不料为时已晚。也是那打鱼人急中生智,一个飞身,跃上鳖盖,举刀砍向老鳖前爪。人急心狠,只几个瞬间,打鱼人就砍掉了鳖精的四爪,捉住了老鳖。

  开初,打鱼人并不晓得鳖身上有什么宝贝,只把那鳖盖当床,让小孩儿睡在里边。不想一天夜里,那打鱼人出来小解,发现室内有一线光柱。追根细察,才发现是从那老鳖盖上的骨眼中发出的。打鱼人急忙拿出锤子和凿子,小心凿碎了鳖甲,一颗夜明珠滚落在鳖床里。顿时,蓬荜生辉。

  柳知县是从一个富豪手中得到这颗宝珠的。那富豪的独生儿子犯下死罪,为救儿子把这颗夜明珠送给了柳一春。富豪先到衙内给知县讲了上面那个渔夫得珠的故事,然后便掏出夜明珠送给了柳知县。柳知县虽然说不准渔夫得珠的故事是真是假,但手中的夜明珠可是千真万确的,柳一春对宝珠爱不释手,最后就想起了一个救富豪儿子性命的好计。

  富豪的儿子犯下的是杀人罪,证据确凿,毫无可疑之处。柳一春为得宝珠决定救下富豪的独生子,想了想便对富豪说:“你如果能用钱买一个假凶手,让他自己投案并说是他杀了人,我就可以改为错判,放走你儿子!”于是富豪花钱找了一个很穷的汉子,叫他去县衙投案。柳一春三下五除二,先放了富豪的儿子,接着就杀了那穷汉子,算是换了这颗宝珠。

  柳一春得到宝珠的第六天,就亲自把宝珠送给了道台大人。柳一春很恭敬地给道台大人讲了那个渔夫得珠的故事,然后呈上了那颗夜明珠。道台大人像是十分喜爱,连连地说:“好珠,好珠!”接着就对柳一春说:“汝州知府年逾花甲,你心中要有接任的准备!”柳一春高兴万分,回到陈州还激动不已。不想半夜时分,一蒙面大盗突然闯进卧室,一把将他提起来,恶狠狠地向他要那颗宝珠!柳知县望着闪闪刀光,浑身颤抖,结结巴巴地说:“壮士……我把宝珠送给道台大人了……”壮士一听,怒火万丈,一把撕了面罩,对知县说:“你看看我是谁?”

  柳知县抬头一看,目瞪口呆。原来蒙面人竟是那富豪的儿子!

  “你知道我杀的那人是谁吗?”富豪的儿子说,“他就是宝珠的主人渔夫!”富豪的儿子说着就放了知县,坐下来,说:“我一生最爱搜寻奇物,得知渔夫有夜明珠,我掏高价买,可他就是不卖!万般无奈,我才把他杀了,今天,我仍要掏高价买回珠子,求你卖给我!因我为它已死过一回,得到它的心情更迫切!”

  柳一春着急地说:“我真把它送给道台大人了呀!”

  “我会信吗?”富豪的儿子冷笑一声,说,“那么金贵的珍宝,你怎肯轻易送人?”

  “这就是你不懂了!”柳一春辩道,“你爱收藏,可以把奇物珍宝视为生命!而我爱当官,再好的宝物在我眼中都不如乌纱帽!”

  “那你今晚只有死路一条!”富豪的儿子恶狠狠地说。

  “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出来,你千万别再犯法了!”柳一春说,“不就是一颗宝珠吗,我先欠你的,过一阵子还你就是了!”

  “过一阵子你去哪儿弄?”富豪的儿子不解地问。

  “我告诉你,乌纱帽才真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物!等我当了知府或道台,什么奇珍异宝皆能帮你弄到!”

  富豪的儿子疑惑地望了柳一春一眼。

  “你别不信,我不就把宝珠送与道台大人了吗?”柳一春说,“你若再不信,我可以打欠条!”

  富豪的儿子又疑惑地望了柳一春一眼,然后拿出纸墨,让柳一春打欠条。

  柳一春为保活命,当即就给富豪的儿子打了欠条。

  富豪的儿子看着字条,说:“如果真能如此,你跑官缺钱时说一声!”

  不久,柳一春果真当了知府。柳一春当知府之后,连着给富豪的儿子弄了几件珍奇之物。那时候富豪已死,富豪儿子一人当家,给了柳一春很多经费,要他活动升迁。几年以后,柳一春竟当了京官。富豪的儿子高兴万分,正期待得到更多的宝物,不想一天深夜,突然被抓进大牢,说是对他旧案重审。富豪的儿子知道自己上了柳一春的当,就向新任知县揭发柳一春。新任陈州知县笑了笑,接着就讲了“渔夫得珠”的故事。讲完,对富豪儿子说:“这就是恩师柳大人给我讲的!他说,你也知道!”

  富豪的儿子望了望新任知县,颓丧地笑了笑,说:“柳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渔夫得珠的故事是我父亲给他讲的!我父亲就是那渔夫。这些年来,他白天卖珠,我夜里再把宝珠夺回来。这样反反复复,我们终于成了富豪。那次失手进监,就是因为抢夺不成失手杀了买珠人。怕牵连父亲,才对柳一春说了假话……”

  新知县像是知道富豪的儿子还要说什么,急忙挥了一下手,富豪的儿子就被刽子手拉了出去。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