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安居乐业如果爱可以超越生死之后事


 
[日期:2017-08-12]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夜侵袭着停尸间,空气里到处是福尔马林的味道,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恶臭,不知道是药的作用还是恶臭的熏陶,停尸间里面居然没有会飞的活物,到处是死一般的沉寂,偶尔会听见几声心跳的声音,那是晚上来停尸间值班的人,来也是路过,只是在外面看一下里面的动静,毕竟在他的信念里面,停尸间的尸体是不会诈尸的。

  晚上值班的老赵,按照往常的习惯,拿着用了几年额老手电筒来巡视停尸间,刚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了几下,灯泡就灭了,“你这杀人的手电筒,偏偏这个时候没电”老赵一边啐骂着一边拧下手电的后盖,取出里面满身牙印的电池,在上面又狠狠地咬了几口,拧上,灯泡挣扎了几下,又被黑暗湮灭了。没有手电筒,老赵只能接着外面微弱的光亮看着里面的情况,等到眼光扫到张生的身上的时候,微弱的光亮吸引到了老赵的眼光,硬撑着胆量进了停尸间,来到张生的袋子旁边,颤抖着的双手拉开了张生的尸体的袋子,看着张生胸前发着光亮的玉石欣喜不已。看了看四周除了黑呀呀的一片也没有其他什么光景,拿出身上钥匙挂着的剪指刀把张生脖子上挂额线剪断,将玉石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又轻轻的将袋子封上,跟见了一样的从停尸间跑回了自己的值班室内。小心翼翼的将玉石从口袋里面取出来,认真的观摩者。

  陈然在去找张生的路上,心能感觉得到有点隐隐的作痛,更有点后悔自己接起电话时的语气是不是有点太粗鲁,或许张生打电话是给自己道歉,亦或者是着急的寻找自己,亦或是…………几千种可能性在陈然的脑海里面不停的展现着,虽然吵架,但是彼此的感情都是从风雨里面走了过来,想想这些年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陈然现在回想着在一起的欢欢喜喜,眼睛上滚下几滴泪滴,拿出手机看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满心的以为是张生打给自己的,点开的时候却发现是同一个陌生的号码,陈然顾不得是谁给自己的打的,只是气愤张生居然没有给自己打个电话,摁上张生的号码,“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更加激起了陈然的怒火,这把怒火吓得出租车司机没有敢看陈然的眼色,刚刚流泪的眼睛现在居然可以变得这么狰狞。

  也许命运就喜欢这么的安排,陈然经过张生出事的路口,因为交通拥挤便让出租车改了道,陈然与张生的距离300米,爱的距离就是这么的远,张生的魂魄也看到了陈然,却因为玉石的压迫,到不了陈然的跟前。

  陈然来到张生住的地方,却没有看到张生的车,“这个混蛋”陈然气愤的掏出家门的钥匙,却不小心让放在手提包里面的纸割破了皮,血顺着指头流到了张生给陈然买的戒指上,瞬间没了,陈然并没有在意,赶紧从包里面拿出来了点卫生纸,包了包自己受伤的指头。

  交警由于没有找到张生的手机,车里面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信息,回到局里从系统里面把张生的信息调了出来,找到了陈然的联系方式,陈然还正在忙着开门的时候,突然接到110来的电话,手一抖把刚开开的锁带着钥匙一起掉到了地上,等到交警说张生死于车祸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张生的尸体上的玉石被取走了,魂魄从尸体上爬了起来,张生看着自己的身体,又躺了回去,再起来的时候还只是自己的魂魄起来了,自己的肉体无情的把自己抛弃了,张生傻傻的看着尸体,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张生,快走,张生,快走”。“你是谁?”张生看见在黑暗里面着一位褴褛的妇人,“你先不要管我是谁,赶紧走,不然一会他们来了,你就走不了了,你是不是还有一个人需要见。”妇人一下子说中了张生的心事,张生这才记起来陈然还在等着自己呢,得赶紧去找她,张生赶紧跑了起来,“小伙子,千万记住你的玉石”“你到底是谁…………”还没等张生说完,妇人便不见了踪影。

  张生的魂魄没有肉体的束缚,超越了地球的引力在空气中飘了起来,现在的张生并不适应自己的形态,只能笨拙的跟游泳一样向前挣扎着,到了门口想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手臂居然可以穿透门板,张生欣喜的划过门口,寻找着陈然的踪迹。

  陈然在昏倒之后慢慢的苏醒过来,意识也慢慢的回复,顾不得头晕倒的时候碰到门壁上的疼痛,赶紧拨通交警的电话,问道张生现在在什么地方,知道什么地方之后跑到路中央截住一辆拉沙的汽车,苦求着司机把自己送到放张生的停尸的地方,交警在联系到陈然之后也一起派了一位警员来到停尸间处理张生交通事故的事情,陈然精神恍惚的来到停尸间的门口,交警领着陈然来到了张生的尸体旁边,看着密封的袋子,陈然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交警慢慢的拉开拉链,慢慢的熟悉的发型,熟悉的脸庞,呈现在陈然的面前,陈然哇的一声哭倒在地,交警赶紧搀扶着晕倒的陈然,离开停尸间,让值班的老赵赶紧把拉链拉上,老赵看着张生的家属来还心惊胆战的害怕他们发现张生脖子上的玉石的事情,看见哭晕的陈然心里面更多是愧疚,用手摸了摸口袋里面的玉石,掏到口袋中间的时候又一次摁进了口袋里面,心里面琢磨着:反正人也死了,他也不会要了,再说车祸谁又会在意脖子上的玉石呢。安慰了自己一下便假装没事般的离开了停尸间。

  陈燃眼睛睁开的时候已经在警察的招待室里面了,慢慢的眼神清晰的看着对面坐着一位中年的男人,面容憔悴,双手抱着头,坐在有些老旧的铁长条凳子上,旁边还有一位老妇人,用感觉适合这个时代的衣服不停地擦着红肿的眼睛,让人怀疑是不是因为衣服的不干净引起的眼睛发炎,再继续往旁边看,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混乱的资料,一个交警正在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手机,时而不断响起QQ信息的声音。 1/512345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