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三味聊斋凶影


 
[日期:2017-07-05]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浪漫的夏,夜色让人着迷,星光舞动,流云伴月,漫步在空旷的林间,真是令人无比的陶醉。

  以上,是文学作品对夜色的描述。

  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在偏远的山村,夜,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老家叫引路村,在沙丰镇这一块是出了名的了,凡是死人都会请我老家那边的先生去做法事,都说道行很高,我自幼就在城里生活,和老家那边不是很熟悉,但最近外公身体有些不好,妈妈嘱咐我常去看他老人家,我就干脆在那边住一个星期。

  村里人知道我的身份,对我倒是很热情,没两天,我就都叫得上号了,值得一提的是外公家隔壁有个叫王林的小伙子,这小子完全就是个自来熟,在家没事就叫我去喝酒,一来二去,倒是像多年好友一般。

  在这里,除了晚上外公叫我别乱出去走动以外,一切都稀松平常,但第五天的时候,对门街李婆婆去世了。大家都知道,不大的村子里,有什么事都是全村动员的,所以,李婆婆去世我也在帮忙,虽然只是搬点东西什么的。

  当晚,灵堂就布置好了,亲人们在堂前跪着哭得撕心裂肺,先生们则带着小辈做法事、作揖、跪拜。

  我看得稀奇,倒是一直坐在不远的桌边吃瓜子。

  就在这个时候,王林坐到了我旁边,嘴里带着种嘲讽的笑意。

  我微微一愣,不觉问道:“怎么了?”

  王林轻声说:“哼,这些个现在哭哭滴滴好像死了亲娘,李婆在世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那边跟着跪拜的是二媳妇,一天只管一顿饭,这边跪着的是大媳妇,动不动就骂李婆,也不给饭吃,两个儿子都没出息,不提也罢。”

  我有些无言,因为很少接触这些事,我以为这种恶毒媳妇只在网络上存在,没想到还有真事。

  王林又道:“呵呵,她们以为大作法事就可以抹去自己的罪孽,那两个没出息的废物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不是我王林吹牛,那两个家伙连都没见过。”

  我心里一奇,不觉问道:“什么意思?”

  王林看着灵堂,道:“那两兄弟也跟着村里的师傅学了一点东西,你看灵堂上面挂的黑布,一般挂一块就可以了,但他们却挂了两块,因为黑纱可以压制死人的怨念,还有,你看跪拜的垫子,他们这样摆正好压住灵位,先生做的法叫五龙驱鬼法,若是往常,这一手布置确实可以让婆婆的怨念化为乌有。”

  我暗自心惊,鬼神之说我一般是不信的,但王林并不是吹牛的人,而且说得头头是道,不由继续追问:“今天有什么特殊的?”

  王林看着灵堂道:“这灵堂面朝西北,那边是村里的吉穴,是河水流入的方向,但今晚明月高悬,河水被染上一股阴气,吉穴已然转阴,到凌晨就会转为凶穴,到时候看他们怎么挡。”

  我不由往月亮看去,清冷的月光似乎刺入了我的眼睛,王林说得太玄,我一时也无法相信。

  他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不信任,直接道:“我知道你不信我,说实话,我现在说这个就是寻常先生都不会信,但这确实是真的,我家世代都要学这些,只不过家训有言,一般都不会抛头露脸去给人家做法事。”

  我问道:“那你们家是做什么的?”

  他耸耸肩,道:“有恶鬼作祟的时候,出手调和一下,就这样。”

  “那今天怎么办?”我抓住了关键点问了过去。

  他无奈地笑了笑,道:“虽然我很讨厌这两个女人,但是,总不能看着生人被死人拖去?”

  我也一笑:“怪不得你会在这里,平常这个点早睡觉去了。”

  嘴里虽然这样说,但我心中还是不怎么相信的,真的有鬼?

  一个多小时之后,先生们吃宵夜去了,围观的人也回家睡觉去了,只稀稀两两剩下几个。

  这时候,王林叫上我来到灵堂前面。

  灵堂由灵台、棺材、黑纱布组成,灵台在最外面,挂着李婆婆的肖像,一张红纸由木板立起,红纸上写着奠词,再上面就是黑纱,黑纱上面由一张张方形红纸写着沉悼姚婆李桂梅之灵九个字,灵台旁边放有香树,灵台前面的桌子上则放着一些食品与三支酒杯,还有两只白色蜡烛。 1/212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