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敲窗户的无头女尸:有诡


 
[日期:2016-06-23]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我出生在一个工人的家庭,可能也是有点家里的原因吧,大学学习的专业是机械设计。大学毕业后,通过招聘会,我在一个国有大型军工企业找到了工作。工作的内容和我的专业关联还是很大的,就是设计各种量具。
 
虽然离家有点儿远,坐火车要四五个小时,但是现在的大学生一毕业就能找到份工作实在是很不容易。
 
我的父母对我找的这份工作也很满意,毕竟是国企,稳定,待遇也还算过得去,所以也很支持我,让我尽管去,不用担心他们。
 
于是,我便收拾好了行囊来到了这片陌生的土地。
 
我工作的这个企业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主要生产飞机、直升机、动力三角翼。
 
整个工厂占地面积极大,工厂外围则基本都是家属区及生活服务区域。
 
公司的人很多,据说大概有两万多人,再加上家属以及包括商场、医院、学校和周边的不少专门做些外包工作的工厂和企业,整个片区大约能有十几万人,几乎和一个城镇不相上下了。
 
刚到公司报道的时候,公司给我安排了宿舍。
 
大学四年里,我都是住宿舍的,所以也没什么不习惯的,但是同一宿舍的几个人都是烟,每天熏得我头晕眼花的。
 
住了几天,感觉有些坚持不下去了,便决定在外面租房,虽然钱会花的比较多,但是至少不会每天都活在二手烟的世界里,而且私密空间也能够有保障。
 
于是我便留意起家属区附近的租房信息。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合适的房子。
 
房子在一楼,一室户,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家具都是全的,冰箱淋浴洗衣机都有,水电煤气也都没什么问题,价格也在我承受的范围之内,于是当天便交了定金,第二天就搬了进去。
 
自己住一间房还是很舒服的,时间长了我还发现住在这里的另一个好处……
 
住在我旁边的邻居是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
 
和我一样,她们也是今年大学毕业来这里工作的,其中一个还是我的校友。
 
我不禁暗叹,在学校的时候怎么就没见过这个女生,要是那时候见了,肯定不顾一切追求,现在说不定都领证了。
 
这两个女孩和我不是一个部门,她们在财务部上班。
 
因为都是同龄人,再加上校友的关系,一来二去的,我和这两个女孩子混得也有些熟了,便常常一起出去吃东西,或者去唱歌什么的。
 
公司的工作是很忙的,常常要晚上加班,我倒还好,如果不愿意在公司里加班,也不想要加班费的话,可以把设计资料什么的复制到优盘里拿回家,利用自己的电脑在家里继续工作。
 
那两个女孩子就比较惨了,她们在财务部门上班,一到月末,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加班。
 
更悲催的是,财务资料基本都是保密的,是绝对不允许复制出去的,所以她们必须在办公室加班。
 
到了年末,她们就更忙了,加班到凌晨一两点钟都是常事儿。
 
对了,我还忘了介绍这两个女孩的名字。
 
一个女孩叫叶盈盈,满族,辽宁人。据她说的,她祖上本姓叶赫那拉,祖上是在正黄旗中,后来改了叶姓。她就是我的那个美女校友。
 
另一个女孩叫林玲,汉族,吉林长春人,和我算是半个老乡,哈尔滨商业大学毕业。
 
要说这两个女孩子,都是长发披肩,面容俏丽,长得还有些相像。
 
不知道的人初见她们两人,常常会以为她们有亲戚关系。
 
不过这两个人性格不太一样,叶盈盈的性格比较内敛,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林玲就比较女汉子一些,说话很直,能把人噎死,而且酒量也很好,反正我是喝不过她。
 
这两个女孩子开始的时候也是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里,但是因为常常加班,每次回来晚了都要喊打更的大妈开门,还要不断给大妈道歉说好话,两人都觉得很不舒服,于是便一起出来租房住。
 
我们租的房子是公司老式的家属楼,每个单元有六层,每层有四户。
 
这四户中,中间的两户是两室一厅的房间,旁边两间是一室户。
 
我租的是一室户的,她们两人租的是两室一厅的。
 
一室户朝北,房间里面有些阴冷,两室一厅的房子则是朝南。
 
我的卧室窗户旁边就是进入楼道的单元门,所以这两个女生常常半夜加班回来,也不知道是没带钥匙还是故意捉弄我或者是怕楼道里面黑,每次都是敲打我的卧室窗户,让我帮忙开单元的大铁门。
 
如果我当时正在工作倒也罢了,要是睡着了,被这两个人吵醒,还要穿上衣服鞋子去给他们开门就很郁闷了,不过看着两个美女嬉笑的样子,有火也没地方发,慢慢的反而好像形成了条件反射一样,一有人敲窗子便直接走出房间去开单元门。
 
时间就这么安静的流淌着,不知不觉,一年就过去了。
 
经过这一年的相处,我和叶盈盈也发展成了情侣关系,虽然还没有踏出那最后一部,但是每天也是只要有空就会黏在一起。
 
所以林玲常常向我抱怨,说我抢了叶盈盈,自己都没有人陪,好寂寞。
 
于是我和叶盈盈便鼓动她也去找个男朋友,省的整天看我们羡慕嫉妒恨。
 
我也把平时相处比较好的朋友介绍给林玲,但是她都看不上。
 
我和盈盈都问她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提出具体条件来,我们也好帮她物色。
 
可是这丫头却说,什么样的都行,只要感觉投缘就可以。
 
她这话一说出来,我和盈盈都感觉无所适从了。
 
投缘?什么算投缘?这是最难找的一种类型了,于是我们两人也就干脆不管她了,整天依旧腻在一起,由着她咬牙切齿去了。
 
虽然我占去了叶盈盈绝大多数的空闲时间,但是这两个女孩的关系没有一点儿疏远,好得还像亲姐妹似的。
 
叶盈盈也会没事儿陪着林玲逛街,晚上和我一起吃夜宵也都会叫上她。
 
那年的秋天,似乎特别的冷。
 
那时候没有到供暖时间,我这个房间还是朝北的,所以一到晚上,不插上电热毯简直就没办法入睡。
 
正好赶上月末,再加上公司要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所以他们财务部的事情特别的多,叶盈盈和林玲这两个丫头每天晚上都要凌晨两、三点钟才能回来。
 
她们加班晚本来和我没有关系,但是这两人一回来就敲我的窗户就和我有关系了。
 
有一天特别的冷,还好办公室里面的空调被打开了,我正忙活的热火朝天,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房东的电话。
 
原来房东的父母出事儿了。
 
两位老人和我住在同一栋楼的同一个单元,我也认识见面的时候也会打招呼。
 
我住在一楼,他们住在六楼,而且房间正好也和我的一样,也就是说,他们老两口的房间就在我房间的正上方,只不过中间隔了四层楼。
 
本来房东买一楼的这间房子就是想给父母住的,考虑到老人年纪大,上下楼不方便。
 
但是老人认为住六楼上下可以锻炼身体,所以一楼的房子才租给我了。
 
这老两口前段时间去海南旅游,前些天才乘飞机回来。
 
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老大爷出机场航站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就不敢动了。
 
房东第一时间就把老人送到了医院,经过检查据说是闪着腰了,于是直接就住院治疗了。
 
在医院治疗了几天,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老爷子能下床慢慢的走动了。
 
但是老爷子不想再住下去了,说医院不是好地方,没病住在这里也得生病,而且老伴每天都在医院伺候着,眼看着也越来越不好了。
 
老爷子是个驴脾气,房东拗不过他,便想让他回去修养,但是凭老爷子现在的状况,六楼是肯定上不去的,所以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能搬到六楼去一段时间,一楼让老爷子先住着,等老爷子好了再搬回来。房东还表示可以给我免一个月的房租。
 
我想想就答应了,倒不是因为减免房租,谁都有个不方便的时候,能帮就帮这是应该的。
 
于是我把情况和经理说明了,听是这么个事儿,经理便也没有多说什么,让我赶快回家收拾。
 
幸好东西不多,只是把枕头被褥还有笔记本电脑搬到了六楼,其他不重要的东西等以后再拿就行,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让老两口先住进来。
 
拿完这些东西,我就给房东打了电话说了情况后,便回到公司接着上班。
 
只是我临时搬家这件事却忘了告诉叶盈盈和林玲这两个丫头。
 
结果当天晚上,两个女孩半夜加班回家,到了单元门直接就敲窗子,把老两口吓个半死。
 
第二天上午,叶盈盈还打来电话埋怨埋怨我,说幸好二老心脏坚强,万一真出点儿什么事就完了。
 
我也只能连声抱歉。
 
昨天晚上因为换了床,我睡的也不是很好,所以工作效率不高,再加上今天的工作本来就很多,眼看着下班时间就到了,还有不少事情没有处理。
 
我决定还是先回去睡一觉,养养精神再接着工作。
 
于是我把资料都拷贝到优盘里面,拿着优盘往回走。
 
路上,随便找了家小餐馆,吃了些东西,又去小超市买了些花生啤酒之类的,准备晚上工作饿了的时候吃。
 
到了家,却感觉没有什么睡意了,我便打开电脑,决定先工作一段时间在休息。
 
就这么一直工作到了晚上十点左右,肚子开始抗议了,我拿出啤酒花生,一边吃一边喝一边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没休息好的原因,才两罐啤酒,我的眼睛就开始发花了,反正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明天早上起床再弄就来的及。
 
于是我调好了闹钟,打开电热毯,钻进被窝呼呼大睡起来。
 
就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一阵敲窗子的声音惊醒了。
 
我迷迷糊糊的钻出被窝,披上衣服,用脚在地上寻找拖鞋,穿上之后跑到门厅打开了房门。
 
门外吹来一阵冷风,让我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我走出门外一看,傻眼了!
 
我现在是在六楼,难道我还下六楼去给她们开门不成?那不是要冻死我啊!
 
犹豫间,我总感觉到哪里不对……
 
这是六楼啊,刚刚有人敲窗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些,我感觉本来就寒冷的身体更像是坠入了冰窟一般,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我哆嗦着退回房间,把房门狠狠关上,然后打开所有的灯,再钻进温暖的被窝里才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
 
现在想想,可能是自己睡糊涂了,大六楼的怎么可能有人敲窗户的。
 
连连安慰自己肯定是做了噩梦了,过来好久才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上班,在一楼碰到的房东的父母。
 
房东的父亲说:“小伙子,能不能让你那两个朋友别再敲窗户了啊,昨天晚上差点儿没把我和老婆子吓死啊!”
 
我感觉很诧异,便问怎么回事。
 
老爷子说,昨天晚上两个女生又敲他的窗户,而且还说“帮我开开门”,那声音非常的诡异,老两口以为是两个女生在开玩笑,很生气,便撩开窗帘看,结果发现外面根本什么都没有。
 
房东的母亲接着说:“我们两个年纪都大了,经不住这么折腾啊!你告诉两个小姑娘,要是再这么吓唬人,我就去找她们领导了啊!”
 
我也感觉纳闷,虽说林玲比较爱搞怪,但是有叶盈盈在旁边,肯定不会任她乱来的,于是我先替两个人好一顿道歉,然后保证这事情绝对不会再次发生。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先跑着进办公室打卡,然后才拨打了盈盈的手机,关机,打林玲的电话也是关机。
 
我有些纳闷,怎么两个人都没充电啊,但也没想其他的,给她们发了条短信便继续工作了。
 
今天的工作又是很多,还是回家接着加班。
 
回家路上又给两个女孩打电话,还是没人接。
 
经过她们家门口的时候,敲门也没人应。
 
估计在单位忙的不可开交吧,我摇摇头往楼上走。
 
回家先是睡了三个小时,感觉状态还可以,就开始工作,这一下就忙到了凌晨两点。
 
我扭了扭酸痛的脖子,用力伸了个懒腰。
 
就在这时!我清清楚楚的听见有人正在敲我旁边的窗子!
 
我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从尾椎一下窜到头发梢!
 
别说扭头看窗帘,我连一动都动不了了。
 
“帮我开开门啊”
 
“快帮我开开门啊”……

“开开门啊!帮我开开门啊!”
 
这声音就这么一直从窗户外传来,让人肝胆俱裂。
 
我浑身都在不断的颤栗着,还在举着的双臂已经完全僵硬,想放都放不下来。
 
我骂自己为什么心脏承受能力这么好,如果直接昏过去不是就没事儿了。
 
时间长了,那声音还在不断的说着“帮我开开门”,也没有之前感觉那么恐怖了,我感觉自己终于能动了,便放下了已经完全麻痹的双臂,一下子窜到床上,把电热毯开到最大,然后蜷缩在床靠墙的角落里,用棉被紧紧的包着自己……
 
直到天亮,那声音才算消失,自始至终,我也没有一点掀开窗帘看的勇气。
 
直到天色大亮,能听到邻居们都已经开始做饭和上班了,我才飞快穿好衣服,打开大门,飞奔着跑到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我感觉才算好些,发生这事情不知道和什么人说,便打电话给两个女孩,但还是关机。
 
我心中开始担心起来,这两个女孩子两天都没有消息了,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我便在财务部门口等着。
 
终于有财务部的人来上班了,我便上前询问,这才知道,两个女孩昨天根本没有来上班。
 
听了这话,我心里一寒,赶快又赶到他们租住的地方敲门,还是没人回应。
 
我又绕到楼后面,通过窗户看她们家里的情况。
 
两个人房间都还是老样子,里面没有人。
 
这下我更着急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去敲其他邻居的门。
 
房东父母似乎是没在家,我又敲其他两家的门,幸好有一家有一个退休的老人给我开了门。
 
我连忙询问昨天晚上旁边的两个女孩子有没有回家,老人说不太清楚,只是今天早上住在我房间的那对老两口都被120送医院抢救了。
 
我心里又是一紧,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办公室,开始工作。
 
中午的时候,接到了房东打来的电话,听起来非常生气,让我现在就准备找地方搬走。如果他父母出了什么事儿,肯定和我没完。
 
我心里纳闷的很,可是正要开口询问,房东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对劲,快下班的时候,我给房东打了个电话,他的语气听起来好些了,之前是他不对,晚上找个地方一起吃点儿东西,有些事情要和我聊一聊。
 
我便和他随便找了个小馆子,点了四个菜和几瓶啤酒。
 
“小张啊,这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房东犹豫了半天才开口说道。118图库彩图
 
“怎么了?您父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和我说清楚好吗?”心里有太多让我不安的事情了,我希望哪怕先弄明白一件也好。
 
房东便和我说起了他才脱离危险不久的父亲。
 
据他父亲说,昨天晚上,老两口睡的正熟,又听见有人在敲窗户,还说着“帮我开开门”之类的话,两个老人被吵醒非常生气,以为又是昨天的两个姑娘在吓唬人,便一下子掀开窗帘准备骂人。
 
结果发现窗外还是没有人,两人再一低头,一下子看见窗户外面的窗台上,放着两颗披散着头发的人头!
 
两个人头的七窍都在往外冒着血,而且其中一个人头还在用额头不断的撞着窗户,另一个人口嘴角一边流血一边微笑着说道“帮我开开门啊!帮我开开门!”
 
两个老人看到这里,直接便昏了过去。
 
我几乎是浑身颤抖着离开了小饭店,房东的状态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恐怕盈盈和林玲真的出事了……
 
家是不敢回了,我直接来到派出所,那些诡异的事情我没敢说,只是说我的女朋友和另一个朋友失踪了……
 
虽然和盈盈交往了一段时间,但是我并不知道她老家的电话,只好把这些工作都拜托给警察……
 
租的那房子,无论是一楼还是六楼的,我也都不敢再回去,只好有打电话拜托房东把我的东西拿出来,劳烦他帮我送到宿舍。
 
于是我又搬回了宿舍。
 
再后来,被警察叫去问了好多次话,最终的调查结果我也知道了。
 
在工厂后面的树林里,有人发现了两具无头女尸,根据衣着的描述,我认定了那就是叶盈盈和林玲的尸体。
 
但是一切的调查似乎到此就再没有任何进展了。
 
两颗人头到后来也没有找到,凶手也没有抓到。
 
我曾经住过的那个房子没人敢去住,最后房东低价卖给了个不信邪的人。
 
六楼那个房间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对谁说过,所以房东的父母从医院出来之后就又搬回去住了。倒是也没听说再发生什么事情。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也离开了那里,其一是因为我不想在面对那些恐怖的回忆,也不想再想起枉死的盈盈和林玲,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中了彩票头奖,暂时不需要担心生活的问题,还是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