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诡秘高校2


 
[日期:2015-08-2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小引

  吴锦超、林明哲和王毅杨遭遇恶鬼江俊鑫,在恶战中中,刚成鬼的江俊鑫竟可以使出道行极深的老妖的魄侵人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而吴锦超使出最强魔咒之后,为什么江俊鑫还会在林明哲背后咧开嘴笑呢?

  正文

  我和吴锦超奔向王毅杨,见到王毅杨奄奄一息,吴锦超念出咒语,王毅杨忽然精神起来,吴锦超自豪地说:“这可是我学会的第二厉害的治疗法。哈哈,治疗这种三魂七魄的,我最拿手了!”

  原来吴锦超也喜欢臭美!

  这时,吴锦超眉头一皱,说:“我搞不懂的是江俊鑫这只鬼,为什么他可以使出道行极深的老妖的‘魄侵人体’呢?”

  忽然,“呼”的一声,我们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又瘦又高,吴锦超看了,慌忙鞠躬道:“师傅!”这个中年人竟然是吴锦超的师傅?

  我小声问吴锦超:“你不是说这片区域你最厉害吗?”吴锦超慌忙小声回答:“装逼一下不行啊?”

  真是醉了,趁他师傅不在装逼,这个斩妖士的气质全没了!

  吴锦超赶紧笑道:“这是我师傅,吴达鑫。这片区域最强大的斩妖士。”吴达鑫显然有些警惕,对吴锦超说:“你确定你把那只怨气非常之重的鬼给灭掉了?”吴锦超听了,赶紧说:“这不是明摆着么?我可是用了你教给我的最厉害的咒语!”

  “怎么还有一丝阴气不散?”吴达鑫皱着眉头问,忽然,他又说:“没了。”舒展开皱着的眉毛,说:“不愧是我的大徒弟。还是很有实力的。”吴锦超笑着说:“那是。”

  王毅杨见他们聊得那么欢,忙问道:“那个…那个江俊鑫死了?”吴锦超故做生气样:“废话,我是谁啊?我可是吴锦超!”说完,念了一大串咒语,那些倒地不起的学生都自己飞到寝室去了。我、王毅杨和吴锦超也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休息。由于刚刚的场面太过震撼,搞得我好久都没睡着。

  我看见江俊鑫恶狠狠地对我说:“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哈哈哈哈哈…”说完便阴笑起来。我浑身打颤,看见他趴在王毅杨的背上,我非常惊恐地看着王毅杨,王毅杨却问我:“阿哲,怎么了?”我哆哆嗦嗦地说:“你背上…江俊鑫…啊!!”他看着自己的背,嘴角显露出得意的笑容:“现在就可以把你给生吞了,好激动…”说完张开血盘大口,我顿时问道一股腥臭的味道。他活生生地把我吞下了!!!

  啊!原来只是个梦!吓死我了!由于不想再看见那种场面,我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们去上课,听到好多学生在议论:“昨天我做梦梦到好多鬼,我还梦到你们了!有一只鬼,还把我开膛破肚,好恶心!”

  还好他们以为那是梦,不然恐怕没有学生敢在这所学校读了。这时,狂风大作,天猛地黑下来,下起了倾盆大雨,不少学生开始谈起:“哎,又下雨了,忘记带雨伞了…”可是我却感到一阵寒意。

  吴锦超慌忙跑来:“不好,阴气出奇的重!难道昨天真的没有吧江俊鑫干掉?不可能啊…”忽然,其他的学生和保安仿佛被定住了,不能动弹。

  这时,四周传来一阵声音:“哈哈哈哈,想要把我干掉,想的太美好了!真以为那种咒语可以治我为死地?天真!”

  吴锦超瑟瑟发抖,我忽然想起来吴锦超昨天说的:“只有道行极深的老妖可以使出魄侵人体……”

  这时,又传来江俊鑫的声音:“疑惑我为什么可以魄侵人体吗?哈哈哈哈,我在被撞飞的那一瞬间,一只看起来很厉害的鬼想要吃我的魂魄,但是他太天真,反而被我吃了!哈哈哈哈,我一路寻找那些孤魂野鬼,把他们的道行统统吃掉!世间除了神仙,再没什么可以封印或者杀死我了!”

  我们三个听到,瑟瑟发抖。这时,吴达鑫出现了,他冷静地问道:“手链呢?”由于我和王毅杨昨天太害怕,一直忘记拿下手链,于是到现在还在我们的手腕上。

  我忙说:“在…在…在这呢!”吴达鑫一笑:“有带就好。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江俊鑫一声惨叫,声音就没了。

  “我还不能杀死他,但是我想,他的话中有一丝错误。”吴达鑫若有所思地说。

  吴锦超忙问:“什么错误?”被江俊鑫吓成那样,他自认为丢了很大面子,于是想要将功补过,努力学习。

  “哼哼,晚点你们就知道了。”吴达鑫狞笑道,“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他了!跟我走!”

  吴锦超问道:“师傅去哪儿?”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听过。

  吴达鑫狠道:“问那么多干嘛?”

  我们一路狂奔,发现街上所有人都被定住了,王毅杨路过一家杂货店,竟然跑进去偷了包辣条吃。吴锦超看了,轻蔑地说:“不要脸,偷小卖部辣条。”王毅杨边跑边说:“现在不吃,以后估计吃不了了!”

  跑了很久,筋疲力尽。我们到了一间破破烂烂的屋子。我问道:“这是??”吴达鑫说:“这是江俊鑫家。他家很穷,父母千凑万凑才凑来了学费,交了之后去报名出了车祸。但是学校不给退钱,于是怨气很重,要杀光全校的人。特别是校长和老师。”

  吴锦超皱起眉头,很疑惑地说:“那您带我们来他家干嘛?况且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吴达鑫轻蔑地说:“哼,亏你还是我大徒弟,符咒透视你不懂?你二师弟蔡艺杰都懂,你还有没有在听啊?我在考虑把你换成二徒弟,把蔡艺杰换成大徒弟,人家比你认真多了。”

  吴锦超听了,忙说:“不要,不要啊!我以后一定认真学习!”王毅杨和我都很困惑,王毅杨吃着辣条说:“符咒透视是什么东西?”吴锦超抢着说:“只要你写下透视者的姓名,为何而死,年龄,如果不知道也可以写几岁到几岁之间,只要写了这三样在‘透视符’上,在有太阳的地方烧掉,就可以了解他在想什么,想做什么。”说完看了看吴达鑫。

  吴达鑫不屑一顾。我忙问道:“那出了我们几个,别人都被定住了,找他父母干嘛?”

  吴达鑫拿出一根烟,点燃,抽着说:“江俊鑫是个大孝子,即使死了之后也不变,他定谁也不能定他父母啊!我们可以找他父母帮忙,让江俊鑫回心转意啊!”

  吴锦超沉思道:“我怎么没想到……”

  我插嘴道:“哼,你个半吊子斩妖士!差点害我们都送命!”吴锦超回嘴道:“要不是我昨天晚上救你,你现在还能站在这?”

  王毅杨见我们两个吵起来,忙说:“哎呀,都这种时候了,还是听听这位大师怎么做吧。”说完指了指吴达鑫。

  说的也对,不跟这个半吊子斩妖士吵了。吴达鑫带着我们敲了敲屋子那扇破破烂烂的们。

  “谁呀?”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门这时开了出现了一位很苍老的人,竟然分辨不出是男是女!吴达鑫淡定地问:“请问你是江俊鑫的母亲吗?”

  一听到江俊鑫,那位老人啜泣起来,她说:“没错,我是江俊鑫的妈妈。你们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的儿子江俊鑫报名时出了车祸,我们很遗憾。毕竟他是一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但是他出了车祸后,想要报复。他要把全校的学生老师都杀了。特别是校长,他不退给你们学费,害你们负担又重了。我是斩妖士,来这里希望您能够帮忙。对您的孩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然以他现在的道行,我是无能为力了。”

  听完,老人急忙要关门,吴达鑫赶紧按住门,问道:“您这是怎么了?”老人慌慌张张地向屋内大喊:“老头子,外面有个精神病!”

  真是醉了,她竟然以为我们是神经病!吴达鑫忙说:“不,我不是神经病,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屋子里走出来个老爷子,他听了吴达鑫的话,对江俊鑫的妈妈说:“就看看吧。”

  吴达鑫后退两步,竟然凭空拔出一把剑!老爷子都看呆了。这时,吴达鑫拿出一张符咒,贴在剑上面,念叨了一些咒语,喊道:“出!”这时,剑里冒出来一阵白雾,当白雾散去时,一个没有脚的人,哦,不,是魂魄,对江俊鑫的父母说道:“老人你们好。我是剑灵,我的主人说的都是真的!您的儿子现在估计还在学校里面祸害苍生呢!希望出手帮帮忙!”

  老爷子听了,忙跪下,说:“神仙啊!”吴达鑫忙搀扶老人,说:“不,我只是个斩妖士!真的希望你们能够帮帮忙!”

  “那好吧,如果我的儿子真的化成恶鬼了,我不会不管的!”老爷子说。

  吴达鑫一听,忙说:“好的。您的儿子现在就在学校。我们一起过去。”老爷子听了,忽然要进门。我还以为他反悔了,赶紧拦住他,说:“您不是说您要去吗?”

  老爷子听了,说:“我只是拿个拐杖…”

  这脸丢大了…拿完之后。吴达鑫念了道咒语,周围忽然出现了白雾,我正在诧异之时,白雾忽然散去,我们便出现在了操场上。

  吴达鑫不屑一顾。我忙问道:“那出了我们几个,别人都被定住了,找他父母干嘛?”

  吴达鑫拿出一根烟,点燃,抽着说:“江俊鑫是个大孝子,即使死了之后也不变,他定谁也不能定他父母啊!我们可以找他父母帮忙,让江俊鑫回心转意啊!”

  吴锦超沉思道:“我怎么没想到……”

  我插嘴道:“哼,你个半吊子斩妖士!差点害我们都送命!”吴锦超回嘴道:“要不是我昨天晚上救你,你现在还能站在这?”

  王毅杨见我们两个吵起来,忙说:“哎呀,都这种时候了,还是听听这位大师怎么做吧。”说完指了指吴达鑫。

  说的也对,不跟这个半吊子斩妖士吵了。吴达鑫带着我们敲了敲屋子那扇破破烂烂的们。

  “谁呀?”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门这时开了出现了一位很苍老的人,竟然分辨不出是男是女!吴达鑫淡定地问:“请问你是江俊鑫的母亲吗?”

  一听到江俊鑫,那位老人啜泣起来,她说:“没错,我是江俊鑫的妈妈。你们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的儿子江俊鑫报名时出了车祸,我们很遗憾。毕竟他是一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但是他出了车祸后,想要报复。他要把全校的学生老师都杀了。特别是校长,他不退给你们学费,害你们负担又重了。我是斩妖士,来这里希望您能够帮忙。对您的孩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然以他现在的道行,我是无能为力了。”

  听完,老人急忙要关门,吴达鑫赶紧按住门,问道:“您这是怎么了?”老人慌慌张张地向屋内大喊:“老头子,外面有个精神病!”

  真是醉了,她竟然以为我们是神经病!吴达鑫忙说:“不,我不是神经病,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屋子里走出来个老爷子,他听了吴达鑫的话,对江俊鑫的妈妈说:“就看看吧。”

  吴达鑫后退两步,竟然凭空拔出一把剑!老爷子都看呆了。这时,吴达鑫拿出一张符咒,贴在剑上面,念叨了一些咒语,喊道:“出!”这时,剑里冒出来一阵白雾,当白雾散去时,一个没有脚的人,哦,不,是魂魄,对江俊鑫的父母说道:“老人你们好。我是剑灵,我的主人说的都是真的!您的儿子现在估计还在学校里面祸害苍生呢!希望出手帮帮忙!”

  老爷子听了,忙跪下,说:“神仙啊!”吴达鑫忙搀扶老人,说:“不,我只是个斩妖士!真的希望你们能够帮帮忙!”

  “那好吧,如果我的儿子真的化成恶鬼了,我不会不管的!”老爷子说。

  吴达鑫一听,忙说:“好的。您的儿子现在就在学校。我们一起过去。”老爷子听了,忽然要进门。我还以为他反悔了,赶紧拦住他,说:“您不是说您要去吗?”

  老爷子听了,说:“我只是拿个拐杖…”

  这脸丢大了…拿完之后。吴达鑫念了道咒语,周围忽然出现了白雾,我正在诧异之时,白雾忽然散去,我们便出现在了操场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