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无法触摸的爱 鬼故事


 
[日期:2015-08-2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爱情是每个人都羡慕的,却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

销售部和生产车间经常打交道,业务员刘可欣却很反感那个新上来的主任,就是那个叫郭誉的“臭小子”。

他们虽是同龄,却没有和和气气聊天的时候。每次公司开会,没等经理说完,这两人先打起了嘴仗。同事们都纳闷:老天为什么安排这对冤家认识?

最近有人说可欣交了个男朋友。大家这才觉察到,小辣椒突然变得和气了。有时候会主动挂免战牌,与郭誉套近乎。她说:“别这么小气!以前的事是我不对!咱们都是同事嘛!”

没想到郭誉点头后竟离开了,他有意无意地在回避着刘可欣。

这天刘可欣和两个女同事一起看婚纱,她说道:“我下个月就结婚了,你们谁做我的伴娘?”

女同事谢小婉故意捣乱说:“那看谁是伴郎了,如果是郭誉我就做你的伴娘。”

“你好这口?”刘可欣嗔恨地说,“你明知道我讨厌他,还想让他参加我的婚礼?”

谢小婉半开玩笑的说:“你不喜欢的还不让我惦记啊?再说他有什么不好?我看比你那个魏连城强上了百倍!”

刘可欣笑了:“哈哈!强百倍强百倍!多勤劳啊,每次公司业务忙不过来,他作为车间主任从不出来卸货。”

另一个随行的女同事方大姐听不下去了,说道:“可欣你冤枉他了!”

“我怎么冤枉他了?”

谢小婉说道:“你不知道,他的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你没看他在车间里都是指挥别人操作设备吗?”

可欣没想到是这么回事儿,可她还是不服软:“就算是这样,那他也不能抢走我们的客户啊。”

谢小婉一边给她梳头一边说:“你是后来公司的,你不清楚!有些客户都是冲着郭誉的名头来的。这些客户本来就是人家的, 你以为你刚来公司第一个月怎么拿的第一?”

“啊?”这些话让刘可欣感到很意外,没想到郭誉一直在帮自己。自己还不是好歹地跟人家吵吵闹闹。但是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那…那…那他不和我们吃饭又怎么解释?一个主任干什么这么牛气?”

谢小婉悄悄地说:“我告诉你个秘密!他是……”

“闭嘴小婉!”方大姐放下护肤品,急道,“你怎么答应我们的?嘴怎么这么快?”

“大姐我…好了不说了,可欣咱们试试婚纱吧!”

刘可欣没敢再继续问下去,因为她看到了方大姐严肃的脸。她想:等我的婚礼举办的时候,主动找郭誉道歉,给足他的面子。总可以了吧?其实也是啊,郭誉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我跟他斗过那么多次,但是他也只是嘴上和我吵。如果他是个小人,用主任的身份压制我,我一个新员工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而且郭誉为人很正派,不沾染肮脏的作风。现在找这样的人做老公都难啊!


嗨!可欣一拍大腿:“我都要结婚了,想这个干什么?神经病!”

谢小婉道:“我看你也是神经病!拍什么大腿啊?你想什么了?想什么了?”

方大姐的亲属是郭誉的邻居,所以她知道内情:郭誉有乙肝,虽然未发病,但乙肝让很多人反感。郭誉不愿意和别人共餐。而且方大姐还知道,郭誉早就被摘去了脾脏。

下午刘可欣接到了客户的电话,着急地回公司里拿文件。半路上碰到了郭誉,她愣了,一时不知怎样打招呼。

郭誉看到即将成为别人新娘的可欣也呆若木鸡。

接着可欣打破了僵局:“你还好吗?”

郭誉装出笑脸道:“哈!我怎么不好了?听说你要结婚了?”

可欣斯文地说:“是啊,下个月结婚。日子已经定下来了。”

郭誉也斯文地回答:“祝福你!不,是祝福你们!”

“谢谢!”

可欣觉得这种礼貌反而拉使得两人陌生了!也许是自己要结婚了,郭誉才这么礼貌。以前虽然吵吵闹闹的,但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勾心斗角。有时候,可欣反而留恋着那种喧嚣,她每天早上甚至期盼着见到郭誉,盼着和他能痛快地吵一架,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无奈,可欣觉得特别有趣。这种争执竟然成为自己生活不能缺少的习惯。

可欣刚走了几步,问道:“我要辞职了,晚上我请你吃饭!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同事嘛!”她还没有邀请郭誉参加婚礼,因为她突然不知道怎样邀请!

郭誉开始不同意:“我晚上还有事情,以后吧…算了,要不然我请你!”

刘可欣还是偷偷白了一眼:男人都一个德行,惦记所有的女人!

晚上,可欣给魏连城打电话说自己加班,然后偷偷地参加了只有两个人的饭局。

这是间小饭馆,但是可欣的心情很兴奋。她告诉自己:没什么,我要离开公司了嘛!当然舍不得公司的一切,他那么讨厌,我是有胸怀才约他的!

想着想着,郭誉竟然已经来了!

吃饭时郭誉只夹了一口菜,然后一直喝着啤酒。可欣问道:“你怎么不吃菜啊!”

郭誉找了借口:“不饿!”

我和他说什么呢?可欣叹息两人没共同语言:“轻轻的我走了,不带走一丝云彩!以后咱们就是想吵也没机会了。”

没想到的是郭誉张口挖苦说:“我很好奇,你上的到底是康桥还是鹊桥?”


“用你管!”可欣才意识到眼前的臭男人也喜欢诗,“你?你也看徐志摩的诗?”

郭誉笑道:“我更喜欢看政治类的图书,偶尔也看诗!其实我在大学是语文系的。”

“哈哈!你这个粗人还上过大学?哪所大学!”两个人详谈才知道都是一个学校的,而且是一届。

郭誉也很惊喜:“闹了半天咱们才是熟人!”

“嘻嘻”

……

刘可欣和郭誉本来只是同事的关系,没有机会聊天。今天她却知道了一些郭誉的过去。这个男人单亲家庭,父亲很有钱。郭誉从不愿意看父亲的面;他在毕业以前从没买过手机,毕业以后却自学了电脑编程。

郭誉也很奇怪,两人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很平常的话题竟然让两人哈哈大笑,本是自己古怪的想法竟然博得对方的赞同。

不知不觉地过了一个小时,两人不舍地分开了。

第二天,刘可欣竟然辞职了。据说是魏连城的要求。

虽然不再见面,可欣一直忍不住去找理由打电话给郭誉,两个人在电话里闲谈。有时说最近播放的电影,有时关心对方的生活,有时竟讨论文学方面的话题,有时又说天气。

刘可欣问自己:我为什么给他打电话?我应该给我未来的丈夫打电话?这个关系不正常,我应该和他断绝来往。这样下了决心却仍忍不住给郭誉打电话!

那边郭誉也受到了方大姐的批评。 郭誉开始反省自己:“我不能再这样!即便她没有男朋友,我也不该和她联系!我不适合她!”

方大姐突然惊道:“你的鼻子怎么又流血了?”

……

如果那个人让你心动,那么你会觉得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听说郭誉陪厂长出国了。刘可欣不清楚,其实郭誉没出国,他在为可欣买礼物。

为了挑礼物他走了十几个小时,直到夜晚在家礼品店里找到了水晶做的转运球,他想买下来送给可欣和魏连城。由于身上的钱没带够,他赶紧去银行取钱。等郭誉出来后走的是一条小路,紧随而来的歹徒扎了郭誉一刀。郭誉死死地握住钱包,歹徒又扎了好几刀。这时有一群人路过,歹徒实在拿不走钱包便迅速离开。

郭誉如果当时去医院是不会死的。但他想买那个水晶球,他忍着疼痛用外套包住伤口去买了礼品。


方大姐看着郭誉把转运球送到自己的手上,人却随后倒在了地上。郭誉叮嘱方大姐:“我不…行了,别…别告诉…可欣…我买的!求你!”

他怕自己的死给可欣带来晦气。他要她的婚礼热闹的举行,没有一丝不好的回忆。就算这回忆是自己也不行。

……

刘可欣马上就要进入婚姻的殿堂,她穿着婚纱却不感到兴奋。她坐在椅子上,没有再看魏连城。

可欣的手里是她最爱看的小说《巴黎圣母院》,只有这本书才能让她遗忘最近的小插曲,她仿佛告诉自己:他和这本书一样,就是我的过去而已。

魏连城牵着她的手打趣道:“巴黎圣母院?是圣经一类的书吧?别再看这些幼稚的儿童读物了!嫁给我以后,我会让你住上最豪华的别墅!你将是最幸福的阔太太!”

可欣很惊讶,既惊讶魏连城怎么没看过名著?更奇怪的是这类庸俗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难道他不了解,我选择他是为了爱,不是为了他所谓的地位吗?

可欣发现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新郎官!她感悟道:我真正陌生的人不是郭誉,而是我的准丈夫。

魏连城也不是呆子,他看出了刘可欣的眼神中的遗憾,冷冷地说:“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马上是我的太太了,不要用这么愚昧的眼神看我!”

婚礼马上就要举行,刘可欣不想再吵:“好了,一会儿婚礼就开始了。我还要换衣服,你先出去!”

魏连城也要去看宾客,却在临走时不高兴地说:“装清纯!我们又不是没睡过觉!”

“你!”刘可欣几乎要哭出来,却欲哭无泪。

她更恨郭誉也欺负自己,不愿意出席自己的婚礼而选择出国,这也许是两人最后见面的机会啊!她多想再看郭誉一眼真。刘可欣不知道这个“臭男人”没有出国。

婚礼的进行是“顺利”的,也是无聊的。

刘可欣在婚后经常见不到魏连城的人影,时间久了她也不在乎了。她捧着那本徐志摩的诗集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得实在厌烦了,就给以前的同事们打电话。可是同事们也只是和她寒暄几句。

有一天,她给郭誉打了电话,郭誉的手机却关机了。她发了条信息:我是可欣,你还好吗?

她一直没有等到过回信。

魏连城的桃色新闻经常传到刘可欣的耳朵里,以前她当作耳边风,后来是自欺欺人地忘记。结婚一年后,她却亲眼看到了丈夫包里的女人丝袜。这是那个第三者的挑衅!


魏连城干脆把话挑明:“我可以养活你,但你不能干涉我在外面的应酬!”

“你这个流氓!找了第三者你还有理了?不行咱们离婚!”

“离婚?”魏连城“啪”打了可欣一巴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事儿?我和你们公司上层有接触,你借你们董事长上的位,我不知道吗?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咱们今天把话挑明,想离婚拿钱来,我不能白养活你一家老少!”

本以为他会质问自己和郭誉之间的暧昧,没想到他侮辱自己和董事长不干净。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欣是冤枉的,她和丈夫厮打起来,却被丈夫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魏连城觉得异常刺激,他兽性大发,见到浑身伤痕的妻子竟很亢奋。索性扒光了可欣的衣服,淫笑着享受她的身体……

刘可欣已经彻底屈服于丈夫的淫威,更盼望丈夫晚上永远别回来。她一杯杯地喝下啤酒,麻醉自己的痛苦。

几瓶啤酒下肚,她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我当初如果悔婚该多好?我是个傻蛋!哈…郭誉…你笑话我的选择吗?”

可欣的眼前忽然出现郭誉的影子,一眨眼又消失了。这是幻觉!

可欣感到失望,又喝起了啤酒,一杯下肚,她又看见了郭誉,可是又随即消失了。可欣对着镜子说:“魏连城!郭誉!你们都一样,都是臭男人!都是为了我这身贱肉,只有啤酒对我好!它能安慰我!哈哈!哈哈!可欣,你和我干杯!”

可欣又喝了一杯啤酒,然后手指着镜子。那镜子里竟然没有自己的影子,是郭誉的笑容。

难道我喝酒就能见到他?去你的,我看你这个臭男人干什么,我只想喝酒!

可欣一杯一杯地喝,她疯了似的灌醉自己,终于她看到郭誉不再消失,而是坐在旁边深情地望着自己。可欣问:“你怎么不说话啊?”

郭誉静静地坐着,微笑地说道:“你少点喝酒!对身体不好。”

醉醺醺的可欣说道:“你怎么才来看我?”

他就那样默默地看着她:“你结婚了,我不能再接近你!”

可欣突然哇地吐了一地,她没有收拾,而是就那样地趴着。许久又坐了起来:“你为什么没有参加我的婚礼!我多希望那个新郎是你!”

那个人没有说话。

可欣又埋怨:“你这个人挺好,比我丈夫要老实多了。可是太清高了,吃饭总是自己出去,不肯和我们一起!”

郭誉忽然消失了。

第二天,可欣酒醒后后悔自己的愚蠢。她还自我解嘲:“不就是喝多了,做了个梦?”


丈夫一天一天的没有回来,可欣一天一天地享受着啤酒带来的安慰,酒醉后一遍一遍地幻想着郭誉。直到几天后魏连城穿得整齐,不仅回来还带来了“惊喜”—离婚协议书。

原来魏连城深受女老板的欣赏,女老板有一次单独告诉他:“我多希望结识单身的生活,我真盼望能有你这样的男人呵护我!可惜你结婚了,我是没机会了!”

魏连城是情场老手,看着大自己二十多岁的女老板,他听出了弦外之音。说道:“别提我的婚姻,那个女人作风不正!我都想离婚了!”

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

刘可欣麻木了,旋即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名。

她离婚后酗酒更严重,她不知道自己是为了幻想着郭誉,还是只为了喝醉。

有一天,方大姐把郭誉死亡的消息告诉了可欣。 可欣低下了头,又喝了几杯啤酒。方大姐一把夺过酒瓶,可欣疯狂地抢。

方大姐把酒瓶摔在了地上,一把抱住可欣,安慰说:“大姐知道你难受,想哭就哭出来吧!”

“大姐!他怎么死了?怎么死了?”

可欣喝酒喝得太凶,脑子里的幻想越来越严重。有个晚上竟然幻想房子消失,自己去了一个幻境:

她见到了小时候的自行车,然后骑上去游玩。走到一座桥下,有个长相奇丑的人拦住她说:“别往前走了!这不是你应该过的地方!”

刘可欣立即下车,只见桥上好像有个小吃摊位,一个老奶奶支了口锅。那锅里熬着美味的汤。再看老奶奶雪白的头发,脸蛋却好像是孩子般年轻。

有个人来买汤喝,那不是郭誉嘛?可欣喊道:“郭誉!是我!我是可欣!”

郭誉装作没看见,接过了老奶奶手里的汤。

老奶奶说道:“喝了这碗汤你就忘记了一切,你舍得桥下那个女孩儿吗?”

郭誉坚定地说:“我永生永世都不想见到她!”

说完郭誉喝下了汤,然后跳下河水里。

刘可欣非常失望郭誉的话,她气愤地说:“我也要忘记你,我也要喝下这碗汤!”

那老奶奶说:“我孟婆的汤不是给活人喝的,你回去吧!”


刘可欣被吓醒了,她呆呆地地擦着额头的冷汗。然后痴呆似地望着镜子,她又一杯杯地喝着啤酒。可是她再看不到郭誉的幻象。

连连把自己灌醉了好几天,却再没有郭誉的幻象。

可欣打开那本徐志摩诗集,写下了一行小字……

谢小婉有时间没看到可欣了,她来到可欣的家,发现门没锁。谢小婉仿佛预感到了什么,立刻冲进屋子,只见阳台晒衣服的铁管子上吊着一个人,是刘可欣。她的舌头虽然伸出很长,眼睛瞪得老大,那表情却是诡异的笑容。

谢晓婉又看到徐志摩诗集,只见扉页上写着遗言:我不能再失去你!

谢小婉抱住可欣的尸体,失声道:“你们两个都是傻子!傻子啊!”

(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