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衣柜里的人


 
[日期:2015-08-2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可知道房间除你之外,衣柜里还住着一个人吗?”

  最近几日,林斌脑海总是浮现这么一句话。他也因此被扰得精神不宁,整夜难眠。

  现在是早晨七点,林斌带着惺忪的熊猫眼坐在床边。拿出手机,明知没收到任何短信,可还是带着一丝习惯性的期待将它打开。

  一如既往,上面只有两条自己几日前发送的信息,收件箱依然空空如也。

  “小琪,我很担心你,请快点回来吧,不管你我之间有什么矛盾,让我们一起解决它。”

  小琪全名叫曾琪,是林斌的女友。两人交往了大半年,感情虽达不到山盟海誓,但也称得上如胶似漆。

  而就在一个月前,林斌突然发现曾琪有了外遇!

  那日林斌提前下班,早早赶到曾琪的公司,准备和她一起回家。等到曾琪从大门走出,林斌正要冲上前,准备从背后一把抱住女友,给她个惊喜的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如闪电一般出现,稳稳停在曾琪面前。

  正当林斌还未反应过来,曾琪已经将头伸进车窗,与车内那人飞速来了几个热吻。

  热吻之后,从车内递出一个价值不菲的提包,林斌永远也忘不了,曾琪接到提包的时候,那笑意盎然,幸福至极的表情,这是相处一年以来,林斌从未见过的。

  直到曾琪上了劳斯莱斯,绝尘而去,一股股异样的感受,愤恨,羞耻,自卑……瞬间涌遍林斌心头。作为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林斌只觉得自己在那辆劳斯莱斯面前简直一点尊严都没有。

  回到家后,林斌饭也没吃,一连灌了十多瓶啤酒。提分手,他做不到,因为他还是深爱着曾琪的,还无法想象失去她之后的日子。

  可要装作一切都没发生,林斌更是无法办到。

  自此以后,林斌便活在自惭形愧之中,整日消沉,上班无精打采、对曾琪也是放任不管的态度。

  明显感受到来自林斌的冷漠,曾琪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曾琪的公司六点钟下班,可至少要等到晚上十点才见她归家。两人关系逐渐冰冷,甚至到了一言不发的地步。就连偶尔必要的联系,也是以短信方式。

  十天前,林斌下班归家的时候突然收到一副曾琪的短信息,“你知道房间除你之外,衣柜里还住着一个人吗!”

  林斌当时只觉得莫名其妙,左思右想一翻之后,只当作是曾琪发错了人。

  毕竟两人将近一个月的短信内容无不是以“回来吃饭吗”“电费交了吗”……之类为主,再没任何一句多余的话。

  想到这,林斌当即将信息删除,不再多想。

  可自此之后,曾琪便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出现过,给她发的短信也石沉大海。

  一开始林斌当曾琪只是不想再见他。直到过了一个星期后,林斌才发觉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曾琪的衣物,首饰全部静静躺在原地,如果她真的要离去,又怎么会什么都不带走?难道她对自己已经如此厌恶吗?

  趁着国庆假期,林斌决定去拜访一趟曾琪的父母。

  曾琪家庭条件要优胜于林斌,地地道道的上海人,父母领着退休金闲居在家。

  林斌从小被父母遗弃,在一对好心人的帮助下读完了大学,几经波折,终被知名企业兴航公司聘入,虽然现在工作稳定,可生活在这大城市依然感到举步维艰、

  怀着忐忑的心情,林斌按响了曾琪家的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头发半白,面容祥和的中年人,这人就是曾琪的父亲。

  “伯父好!”

  “是小林啊,快进屋来,你再不过来啊,我和老伴就要去找你了!”

  林斌一阵愕然,仔细打量着曾琪父亲,不由发现这个一向温和慈祥的老人,此时的双眼满是疲惫,脸色布满浓重的阴郁。进到屋内,曾琪母亲并没有平常对待客人的热情,只是有气无力的说了声“小林来了,坐吧。”

  经过一番寒暄,林斌终于开始了正题,当他问道曾琪是否回过家的时候,两位老人脸色更显焦虑。沉默了一段时间,曾琪父亲叹了口气:“这么看来,曾琪这几天也没去找你?”

  正在林斌莫名其妙时,曾琪父亲接着说道:“曾琪半个月前回来的,当时是坐着一辆很豪华的跑车。她跟我们介绍说,那开跑车的小伙子是她公司的普通朋友。”

  “豪华跑车……是劳斯莱斯吗?”

  “诶我们这些老家伙哪认识什么品牌什么车,反正那车看起来很高级。那小伙子在我们这里家里转了转,然后喝了杯茶就走了。

  我们问曾琪怎么回家来了,她说和你感情出了点问题,想要在家静养几天。我们当时也没在意。可是……”

  “可是什么?”林斌急切问道。

  “十天前,曾琪在外面玩到半夜才归家,一回来倒在沙发上就睡。我和老伴把她叫醒,催她到房里的床上去睡。

  我们看她迷迷糊糊,担心她是不是在外面遇上了什么事,所以一直不太放心。

  大概在十多分钟之后,她房间里突然传来‘砰!’的一声!我们吓了一跳,赶紧跑去敲她房门,可是不管怎么喊,怎么问,里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一急,就拿凳子把房门给砸了开来,这一进去,我俩那是更加傻眼了,你猜怎么着?”

  林斌正听得入神,不知该怎么回答。

  “房间里竟然空无一人!”曾琪父亲声音变得颤抖“里面的所有家具,所有物品都摆的好好的,我和老伴当时吓得魂都没了,心想这孩子不会是跳楼去了吧。走到窗前一看,

  楼下地面什么都没有,当时总算稍稍松了口气。可这更是奇怪了啊,你说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就凭空消失了呢?“

  林斌额头渗出一滴滴冷汗,良久的沉默,曾琪母亲迟疑了一会,缓缓说道:“小林啊,你听说过‘衣柜游魂’的故事吗?”

  “衣柜游魂?”

  “据说这衣柜是所有家具中,能收集人气最多的地方。你每穿一件衣服,上面就会粘上你的气,那么多衣服堆积在一起,这气多了,就会凝聚成一个东西,时间一久啊,它也会有自己的意识了,可它只能待在衣柜里面,出不来,为什么啊?

  因为它没有身体,它只是气。而且只是某一个人的气,所以想要出来,它得占据那一个人的身体才行。

  可每个人的身体都有自己的灵魂在控制,所以一般情况下,它是无法占据人的身体的。

  除非……那个人的灵魂已经腐朽了,腐朽到不能给肉体提供必须的精气。

  那么这时,那团气就会在一个最适合的时间,变成你灵魂的样子,强行钻进你的身体,再把你原来的灵魂吃掉……”

  老人讲完,干笑两声摇摇头说:“看都这时候了,我还在瞎侃些什么东西!”

  林斌也干笑两声,脑海中却还在回味刚才那段怪论。

  等到镇定下来,安慰了两老一番后,便来到曾琪房间,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曾琪家住三楼,按说不论是楼层之间还是墙壁之内,都不可能存在密室,可林斌还是仔仔细细逐一检查。在毫无线索之后,林斌脑海中突然浮现曾琪发来的最后一封短信。

  “你知道房间除你之外,衣柜里还住着一个人吗!”

  林斌将目光转向正面对着门口的衣柜。自从曾琪失踪后,卧室的窗户一直被窗帘遮掩着,屋中已有许久不见阳光,本就漆黑古朴的衣柜,此时更添一股诡暗。

  虽然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可林斌一看到那衣柜,心里却止不住发毛。轻轻走上去,发抖的手掌触碰上衣柜那干燥的木板……轻轻拉开一条缝隙,

  里面黑的似乎深不见底,一股寒气从脚底直上心头,林斌感到自己正在打开的,不是一个衣柜,而是一副棺材!

  再拉开一点缝隙,林斌壮着胆子,将眼睛凑了上去,

  衣柜仍然漆黑一片,而在林斌的正前方,突然出现一双布满血丝,充满惊恐的双眼,

  那双眼睛死死盯着林斌,似要将他吸进黑暗。

  “啊!”…………

  当林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病床上。床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年轻人名叫林帆,是林斌几个月前认识的好友。也是林斌所在公司的董事长继承人。

  “哟,你终于醒来了。”林帆拍了拍林斌的肩膀,笑着道:“看看你没出息的,被一面镜子给吓晕了两天,这要传出去,岂不是被公司同事笑掉大牙。”

  “镜子?你是说我当时看到的,只是一面镜子?”

  “当然!准确的说你是被自己的样子给吓昏了。”林帆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

  林斌长输了一口气,看来是最近太过颓废,每日精神紧绷,形象邋遢的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是你把我送医院来的?”林斌问林帆。

  “是两个老人送你来医院的,然后用你手机打了我的号码。”

  “医药费等我领到工资就给你……”

  “哎先别谈这个。”林帆不以为意挥了挥手,“现在我只是好奇,你找你女朋友怎么找到衣柜里去了?难道你觉得她消失这么多天,是都躲在衣柜里吗?”

  林帆语气带着笑意,可表情却是严肃无比。

  林斌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好了好了,看你这还不清醒的样子,我也不再问了。”

  林帆转身向外走去,“好好休息,等痊愈了就来公司报道吧。”

  当天晚上,林斌就办了退院手续。昏昏沉沉来到家门前,这个曾经带给他幸福甜蜜的温暖住所,一想到恋人已去,今后只剩一个人在这独自生活,林斌的心感到一阵阵绞痛。

  半夜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睡了一小时,只感到头脑越发昏沉,为了减轻痛苦,林斌只能半躺着身子,呆呆望着天花板。

  这时,“砰!”“砰!”暗处,隐隐约约传来敲打声。

  林斌神情一紧,“难道有人敲门?”

  敲打声在继续,且在慢慢由弱变强,直到能清晰辨认它的方位。

  “这不是敲门声!”林斌听清楚后,扭过颤抖的身子,视线正对着声音发出来的方位!

  那声音来自衣柜!

  ”是谁!“林斌壮着胆子大声问去。

  声音稍作停顿,接下来回应的是更猛烈的敲击,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衣柜破门而出。

  林斌恐惧地蜷缩着身子,将头深埋在被窝里,就这样颤抖着熬到了天亮。

  第二天,林斌没有去公司报道,他知道以现在的精神状况去了也什么都干不了。

  在街上闲逛一阵,左思右想后,还是决定找位心理医师来看看。

  正当他掏出手机,准备拨号时,一辆豪华的跑车驶过眼前,停在不远处的高档餐厅。

  林斌清晰的记得,不远处这辆劳斯莱斯,与那天接曾琪的,竟然是同一辆!

  车门开启,从中走出一男二女,男的左拥右抱,脸上笑意徜徉,和两个漂亮女子一起步入了餐厅。

  虽然隔得较远,但林斌却是看的一清二楚,那男子,也就是豪车的主人,竟然是自己的好朋友林帆!

  林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盯着劳斯莱斯打量了好一会,心里千方百计说服自己这与那天看到的并不是同一辆车。可无论内心怎么翻腾,林斌的情绪还是不受控制的降到了冰点,心中升起一股股寒意,“莫非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作为林斌极少数能谈得来的朋友,林帆一直给人的印象是谦和,友善,重义气,丝毫没有一丝大少爷的架子,在生活中也给予了林斌不少帮助。且林斌与曾琪好几次的矛盾都是找林帆帮忙出主意解决。林斌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女友和最好的朋友二人会背着自己暗地偷欢。

  正在不知所措之际,响起了手机铃声,是曾琪父亲打过来的,

  “喂,伯父。”林斌声音气若游丝。

  电话那头是一阵良久的沉默,随后一阵悲呛得哽咽声传来,“小琪……小琪她死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这一切变成事实的时候,林斌发现自己还是难以自控,

  手机啪的掉落在地,身子似瘫软一般靠在墙上,经过连续一个月的打击,林斌觉得再也无力站起,他现在想抱头痛哭,哭个歇斯底里,好将一切宣泄出来,可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为什么理由而哭,为曾琪?还是为自己?

  经过法医鉴定,曾琪是溺水而亡,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尸体已经在江上漂了五天了。其死亡时间,竟然离曾琪在家消失不到几个小时

  望着眼前这具散发着恶臭的浮肿死尸,林斌完全无法将她与那活泼秀丽的爱人:曾琪联系在一起,那些过往的曾经一一在脑海中浮现,甜蜜的,酸楚的……

  此时他不愿再多看一眼,冷淡的安慰了悲伤到不能自拔的曾琪父母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第二天,林斌早早来到公司,向林帆递交了一份辞职申请。林帆很平静的看了眼,“既然你已经决定了,等会我就叫财务部老张将本月薪水打你卡上。”

  林斌无精打采点点头,转身离开。

  “林斌!”林帆喊道,“对于曾琪的死,我也感到十分难过。”

  林斌冷笑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据我了解,貌似警察在曾琪卧室的柜子里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物质。”

  林斌停住身子,有意等着林帆说完,

  “是一种叫做‘祢魅’的气体,这种气体的主要化学成分是乙醚。‘祢魅’最大的危害,就是使人神志不清,产生幻觉。现被很多不法分子拿来使用。而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曾琪的衣柜里,……现在警察也还在调查中。”

  “谢谢,我知道了。”

  “据说你在打开那衣柜时,也吸入了一些‘祢魅’,我建议还是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我没事。”

  看着林斌寂寥,落寞的背影,林帆嘴角闪现出不易察觉的自得。

  当天下午林斌便被叫去警察局做了口录,据警察所说,曾琪之死确实与‘祢魅’这种气体有关,

  “你所在的兴航公司主要业务是生产化学药品。作为其中的老职工,你可曾听说,或参与过这类物质的研究?”

  警察凌厉的眼神使得林斌不敢直视:“没有。”

  “那你认识的人中,或死者认识的人中,有没有可能携带此类气体的人?”

  林斌沉思了一会,“也没有。”

  “你确定死者认识的人里也没有?”

  “我确定,曾琪的工作是会计,平日是接触不到这类人…………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林斌脑海中瞬间闪现出一个人:林帆

  “林帆……”一想到此,林斌瞬间清晰了起来,曾琪父亲说过,那日有一个开跑车的男子将曾琪送到家里,还被邀请进屋喝了杯茶,那男子在屋里转了一圈就走了。

  现在林斌已经知道了那男子肯定就是林帆。既然林帆去过曾琪家,那么……

  “你想到什么线索了吗?”警察问道。

  林斌被拉回现实,几乎要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然而等冷静下来之后,他发觉自己的身子在不停颤抖,他怕!若将真相道出,那么他将是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企业!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者,即使运气好,最后胜利了,兴航公司这座大船沉下去所掀起的水花也足够淋他一辈子。

  在警察期望的眼神之下,林斌摇了摇头。

  接着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就让林斌回家了。

  夜黑的使人窒息,林斌无力睡倒在床上。借着月亮黯淡的光芒,一动不动凝视着苍白的天花板。在这个城市,林斌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所以他决定明天离开。

  今夜注定无法入眠,林斌颓废的坐起身来,想要最后再看一眼曾琪的房间,

  房间多日没有打扫,虽然一切都堆放的整整齐齐,却像是陈腐的陪葬品,静悄悄躺在墓地。

  人已经逝去,而因为林斌的怯懦,凶手依旧在逍遥法外,

  “如果曾琪地下有知的话,肯定也会羞耻于曾经和我这个懦弱的人相伴吧。”

  想到此,一阵阵耻辱涌上心头,林斌表情痛苦跪倒在地,仿佛是在请求着宽恕,

  “砰!砰……”此时,黑夜里回荡起熟悉的敲打声。

  由弱变强,渐渐清晰,像一把锥子敲击着林斌的灵魂。林斌惊呼一声,吓的瘫倒在地。

  “砰砰砰……砰砰砰”敲击声不间断的传入耳膜,毫无节奏。

  林斌好不容易站起来,循着声音走去。果然没错,声音的源头,正是来自他房间的衣柜!

  衣柜随着激烈的敲击在不断抖动,似随时都会轰然炸裂!

  终于,在轰隆的一声过后,衣柜门从里面被撞了开来。没有了门的遮挡,只要站在正前方,就可将里面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曾琪……是你来了吗?”望着黑洞洞的柜门,林斌大脑在一瞬间掠过无数画面,

  “不是我杀的你……你是被林帆害死的……”明显感觉到衣柜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向外移动,

  林斌呼吸急促,腿脚颤抖着向后退着,他不知道自己将会看到什么,。

  啪的一声响,一个人形物体毫无征兆滚落在地板上!那物体形似骷髅,上半身被长发笼罩,身子似爬似蠕动,正在一步步逼近林斌。

  早已四肢无力的林斌,已经放弃了逃跑的念头,“曾琪……果然是你?”

  那物体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在月光下缓缓移动,阴冷的气息席卷整个房间,

  “不,幻觉,……一切都是幻觉!”林斌突然歇斯底里吼了起来,“我只是吸入了祢魅,这不是真的!曾琪你已经死了,这一切都是幻像!”

  那物体在逼近林斌身体之时,抬起被长发所遮掩的面孔,

  四目相对,当看到面孔的一刹那,林斌突然全身放松了下来,淌着冷汗的僵硬脸颊也变得逐渐缓和,“原来是这样……”

  林斌双眼已经黯淡无关,可却笑的异常释怀,“原来是这样!哈哈……”

  第二日,林斌被发现吊死在家中,据目击者称,他的表情非常平静,死的犹如老者一般安详。

  林斌死后两天,一座豪华别墅内。

  林帆站在父亲的书房中,拿起一张相片细细看着。

  那是一张陈旧的相片,相片里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其中少女手上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孩子。

  三人脸上徜徉着幸福的笑容。

  “多么幸福的三人啊……”林帆冷笑道:“可惜你们注定只能幸福在照片中。”

  说完将照片撕的粉碎,丢入垃圾桶。这时响起了电话铃声,是管家王伯打来的。

  “少爷,警方的鉴定结果结果已经出来了,他们将林斌的死,也是定义为吸入祢魅而产生幻觉导致自杀。”

  “既然林斌已死,那我目的算是已经达成,王伯,你去通知下科研部那几个人,让他们停止再研究祢魅这种物品。省得一不小心被警察抓住空子。”

  “好的,这个自然。只是少爷……老爷的病情已经越来越重了,你要不要去看……”

  “哼!老头子如果得知他一心想要寻找的私生子已经先他一步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挺得住。”

  “少爷,这个消息还是不要让老爷知道吧。”

  “这老头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在病入膏盲的时候,想派人去找回二十多年前被他遗弃的私生子。不过幸好天助我也,让我先一步碰到了他。

  第一眼看见林斌这小子的时候,就觉得他跟老头子年轻时很相似。

  一开始我也并不愿致他于死地,只想打击打击他,让他失去真爱,感到心灰意冷,然后离开这个城市。为了这个,我可在曾琪身上花了不少钱……

  谁知因为一时大意,竟然让曾琪也知道了林斌的身世。这贱人也真是恬不知耻,得知林斌将会继承一大笔财产,又想回到林斌的身边去。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痛下杀手,在她吸入了一定量的祢魅之后,请催眠师来将催眠,这样一来,她的死亡时间和死法,也全是由我控制。警察无论如何也不会怀疑到我。”

  正在林帆自鸣得意之时,王伯却是一阵良久的沉默,低沉着声音道:“少爷深谋远虑,不愧是兴航公司的唯一继承人。只是,这虽然看似天衣无缝,……”

  “有什么不对的吗?”

  “先不说祢魅是不是真有这么大功效,如果曾琪是因为被催眠而死。可林斌却并未被催眠……”

  “……”林帆微微皱眉,“本想找个机会给林斌也来一番催眠,可他却提前自我了断。

  这样倒也省了我不少麻烦。至于他自杀的原因,或是被弥魅所致,或是哀莫心死,这对我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

  “除此之外,曾琪死去的时间,与催眠师所定下的时间,也有较大的误差……”王伯说道。

  林帆已隐隐感觉到异样,可面上依然强壮镇定。

  “催眠师说,他定下的死亡时间为凌晨四点。可警察所鉴定的时间,却是凌晨两点!”

  “而且……”

  “而且什么?”林帆已经显得急迫。

  “这也是林斌的死亡时间!”

  “砰砰砰……”林帆清晰的听见隔壁,自己房间内传来的敲击声,

  这声音很是平常,就像一个远方老友的敲门拜访,声音逐渐由弱变强,失去间缓,似老友已急不可耐。

  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林帆手机掉落在地,正前方的挂钟,已是接近凌晨两点的时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