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前世玉


 
[日期:2018-04-14]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前世里的他,乃是得势的宁亲王最得宠的妃子所诞下的麟儿,衔着金玉出生的他一落地便被御封为玉亲王,长安街上鞭声连连。

  世袭诸候中,他将一生荣耀无比。

  他的身份光鲜照人,却经常便装外逃出游,也许天意如此,他偏偏看上了那处僻外的淡然小屋,秀才吴期远家道中落,极欲考取功名,便寻此僻幽之处埋头苦读,以期能在即将到来的时日里考取功名,博得一侧的美人而归。一旁的她任劳任怨地默默陪伴在侧,如一朵脱俗亭立的莲花。

  他一眼便认出了那尚书之女颜如玉,享誉京城的才女,品貌俱佳,先前便要选入宫中的,颜尚书先曾以其女已有婚配之由拒之。

  她向他施礼,贤名昭着的他令她倾慕已久,对于她的才识,太平间的闹事件,他历来赏识,她便也不失时机地向他推荐秀才之贤能,希望他提携。

  他似乎心有领悟,原来老尚书要求吴期远金榜题名之时再谈及婚事,而之前以亲事为由拒入宫闱,看来纯属是推诿之词。

  他看着她,太平间的闹鬼事件,心下另有了一番打算,他会令她满意的,在偌大的长安城里,只要他愿意,还有什么,他是不能做到的。

  很快地,太平间的闹鬼事件,他便将事情安排妥当了。当秀才首当其冲地顺利出了考场,兴致冲冲地奔向她时,却发现她已然投身进了玉亲王府。

  玉亲王是赏识他之才的,此番考试其实无非是走一趟过场,名字是早已入册的了,他无非是受她之托,也愿意忠她之事的。

  颜如玉自认为终有一天,她还可以从他的府内出来,再与吴期远续缘,可是吴期远却很快被委任到偏远地带,就连见面的机会恐怕今后也不再有了。

  她呢,却突然得到了玉亲王的宠爱,可她还要不住地想,有一天,她便有机会逃离这儿。然而事实往往出乎意料,她又很快为玉亲王诞下了龙儿,母凭子贵,她的身份地位比起那无所出的正福晋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更始料不及的是,那福晋不久便死了,于是那颜如玉的身份地位便在玉亲王府里是尊贵无度,无人能及的。

  可是她还要心念吴期远,于是便不顾一切地奔赴那偏远之界,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见到心中之爱人时,玉亲王的白绫已横放在了她眼前。

  触目惊心的情景于此刻残存在了她的最后一丝尚存的心念之中……

  凄冷的荒草滩外,太平间的闹鬼事件,玉亲王亲赐她一方玉,不管怎样,她都是他玉亲王的得宠妃子,他早已为她打造好了的这块玉便是最好的身份证明,或许当若千年之后的人们掘起这块方玉时,便会对她多了那么一份敬仰。

  可她不要这份时刻陪伴在旁的沉重,这块足可以买下大半个京城的玉,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想回到吴期远的身边,然而她的无力挣扎与无尽哀号,太平间的闹鬼事件,却最终化为风中的一缕清风,消散在天际间。

  她的魂灵渐渐飘远了,她开始恨,恨极了也不愿喝下那碗孟婆汤,她不要忘记期远,今世无法白首,但愿能与他来世续缘。

  她立下的誓言深深地折磨着她,所谓阴阳相隔,她同样只能选择默默守护,一如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发呆出神的吴期远。其实他被派往这僻远之界,根本不能有所作为,太平间的闹鬼事件,回京城是遥遥无期之事,更别提是见上如玉一面了。

  他很快便颓废了,年轻的他很快便变成了一糟老头的模样,他时常迷糊,太平间的闹鬼事件,自言自语,只有在迷糊之间,他才能算是与她的真正会面,于是他乐此不疲 ,在世人的眼里,他疯掉了,朝庭中人才济济,更无人去管及那个疯癫的无名小卒了,后来人便不知其所踪了。

  玉亲王依旧风光,天生的富贵命,光芒如刺,其实他的心里有着一处最柔嫩的地方,那里依然珍藏着颜如玉的影子,于是在这今世里,他便如是对她说了,可是颜如玉却嗤之以鼻了。

  颜如玉是不屑的,在今世里,玉亲王已经不是声名荣赫的贵王爷了,只是一名下等的马夫,而吴期远的挚诚终于让上天给他穿上了金色的戎装,也许前世的他太过于感叹自己的软弱无力,太平间的闹鬼事件,今世的他已是威名远播的大将军了。

  只有相同的一点,便是三个人依然如前世一般喜游于山光水色之间。

  吴期远搂着心爱之妻颜如玉驰骋于山林之间,四周洋溢着欢声笑语,此生,他和她终于相伴相守了,不会再有任何羁绊。 1/212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