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大坝里的水鬼


 
[日期:2017-12-04]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从小我就怕水,特别是那种深蓝色的水,每当看到哪种颜色的水,我的脑子里总会YY出里面有什么样的怪物。于是我就是个不会游泳的孩子了,虽然家乡有着两条河途径,可我因为天生的恐惧,愣是从来没下河洗过澡。
 
  我的小伙伴,都是那种夏天很爱去钓鱼游泳的人,虽说我恐惧,可每当他们去的时候,我心里也会出现一些不甘心的想法。我还记得那年是我初三的时候,我终于是忍不住和小伙伴们逃课跑去钓鱼。
 
  我们去的地方不是河里,而是在大坝,因为河很多,所以我们这大坝也多,我看着面前的这大坝,从外面的堤坝来看,这起码有一百米深,谁知道这里面有着什么东西,光是看着我就感觉我的脚有些发抖了。
 
  据说这里钓起来过一百多斤重的大鱼,听他们形容的貌似那鱼的体型比我都还要大。我坐在水坝边反正是一点都不敢靠近,特别是那黑绿色的水,不知道得有多深,这么深,有这么大,就算里面藏着几只哥斯拉也没问题。
 
  我一直站在岸边,他们在水里玩儿着,他们也知道我不会游泳,也没叫我下水,毕竟到时候救我的话那就麻烦了。这时候李飞递给了我一根鱼竿,说我不会游泳就坐在旁边钓鱼,不能在这闲着发神啊。
 
  我拿着鱼竿,学着他们的样子放上了鱼饵,然后把鱼饵和鱼钩一起扔进了水里。在我印象中钓鱼都是很枯燥的,没半天是上不来一条鱼的,然而我却是没想到我鱼钩刚扔下去,我就感觉到有拉拽的感觉了,难道上鱼了?
 
  我赶紧用力一拉,可是那东西似乎有点大,鱼竿都被拉成了曲型,还在不断的向下走着。我旁边的李飞见状也发现了我钓起了大鱼,赶紧跑过来帮我一起拉,我们两个的力气加起来还是有点大的,但是还是没把那鱼拉上来。
 
  不过鱼竿却是有些要折断的意思了,见到这样子我赶紧吼道“快点放手。”我似乎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就在此时,鱼竿突然断掉了,断掉的那结直接被瞬间拖进了水里。这东西太大了。
 
  “你们快上来。”李飞对着下面的人大吼着,那些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李飞的样子,马上下意识的就往这岸边游。不一会他们就上岸了。我和李飞走过去询问他们有没有什么事情。
 
  他们还是一脸的疑惑,不过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他们身上出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些伤痕,我指着其中一个的伤痕问他“你在水里撞到过什么东西吗?”他疑惑的摇了摇头,我又说“那你身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不只是他,其它几个人身上也是满是淤青,看那样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击打过一样。就在这时,李飞突然吼了起来“杜凯呢?杜凯怎么不见了?”听到他的声音我赶紧四处张望着,然而却是没有看到杜凯的身影。
 
  “他刚才下水了。”小东在旁边哝哝的说,一听这话我们紧张了起来,我们可是逃学出来的,要是小凯出了事情,这责任可全部都在我们的身上。就在这时,水坝里飘起来了一个东西,看那形状像是一个人。
 
  他们几个赶紧的跳下了水游过去把那东西给打捞了起来,这东西,他就是小凯。此时的小凯已经被泡的全身肿胀了,浑身被水草包裹着,那样子就像是在水里泡了好几天,我吓得躲到了一边去。
 
  有人已经跑去叫人了,我站在一边看着小凯,这时一个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那就是水草里隐藏的半根鱼竿,鱼竿上面还有着鱼线,这不就是我刚才的鱼竿么?我仔细想了想,难道我刚才钓到的东西是小凯?
 
  可是为什么他在水里被我掉到了还一直往下游,那力气我们两个人都拉不过他。不对,我看到了小凯的脚,脚踝处有着一个伤痕,那伤痕像是被捏出来的一样,整个脚踝已经变成了紫色。
 
  接下来有几个大人跑了过来把尸体给带走了,我们也被送回了家,当天来了好几拨人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我都只能回答不知道,到了最后我都不会说话了,我的心中也满是小凯已经死去的苍凉感。
 
  我妈知道我受了惊吓,在下午的时候就不允许任何人来找我了,我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表情有一些呆滞,我的脑子里全是今天的场景,我到了,那时候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在和我们拉拽着小凯的尸体,那淤青到底是怎么回事?
 
  晚上,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妈和我爸坐在床边,他们明白了我受到了惊吓,想让我睡着再出去。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越睡越清醒,到后来脑子变得有些晕,然后我的全身开始不断的出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