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幽灵牙医


 
[日期:2017-10-08]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我最近路走的一点儿也不顺利,先是驾照考了几次都没过,补考交钱不算,还化费了我大量宝贵的时间,然后这两天牙齿又痛的要死,虽然牙痛不是病,但痛起来还真要命。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越痛我偏不去看,只是自己胡乱去药店买了几片强效止痛药。刚刚牙痛好了一点,好朋友小鱼就一个电话打过来,叫我陪她去附近的庙宇求本年的爱情,事业签,我心想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信这个。
 
  但是朋友关系铁,我别无他法,就只好委屈自己陪她去拉。
 
  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座小庙宇,大庙懒的跑了,实在是太远了。
 
  庙里主持,求签,解签就那么一个老和尚,看起来年纪蛮大了,眼睛咪咪的,白花花的胡子一大把,这样的胡子在现代这个社会还真难见。
 
  还有,小鱼运气实在好,抽到的乃是一只上上签,那和尚说她事事顺心,爱情不要强求,安心等待就可,至于事业也无须多心。说完了就闭口不语。
 
  我心想这还不是废话,说了等于白说,这样的话我也会说。
 
  小鱼谢了香火钱后,我拉着她就要走,我可实在不愿意再待在这,乘着牙痛此刻安稳了点,我得拉着她好好去大餐一顿。
 
  就在我们转身就要离去的时候,老和尚忽然又开口了:“这位女施主,请留步,老衲有几句话对你说。”老和尚说话的时候对着我。
 
  我感到很奇怪,我又没求签没欠你香火钱,你还真好笑,叫我干什么?这样想着,但是脚步却停止不动。
 
  老和尚说了这么一句奇怪的话;“这位女施主,你面堂暗黑,煞气很重,最近一段时间如果没什么事就不要外出,预防祸由口生!”
 
  还真是好笑,我没惹他,他居然说我最近不安平。我还只听说过病从口入,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祸由口生。
 
  我没有理睬他,转身拉着小鱼就走了,我只听到后面老和尚在叹息……
 
  几天都不曾这样开怀的吃东西了,告别了小鱼我就直接回了家,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地上有一叠纸张,拾起来一看,原来是这两天的报纸,随手放在茶几上,然后我就打开电视机,转来转去就是没有自己感兴趣的屏道,我有些郁闷,把遥控器一甩,这个时候,忽然报纸上一则消息吸引了我的眼球。
 
  “各位市民请注意,本市这段时间天接连有数十人失踪,数日后发现均以死亡,据警方透露,死者无一不伤痕累累,个个似失血过多而死亡,具体原因不祥,如能提供线索者请电话与X警官联系。”后面的我就没看下去了,想必也是记者自由发挥脑细胞的空间。
 
  还真奇怪,报纸刚一放手,这要死的牙痛又来了,我赶紧去把剩下的止痛药一口气全部吃下去。奇怪的是这次这药好象失灵了,牙齿痛的倒是越来越厉害,不会是牙痛对那药片已经产生过敏了吧!:)
 
  牙痛一阵比一阵剧烈,眼泪居然自动的大把大把的流下来,不行了,我真的是忍受不住了,这样痛下去,我真的承受不下去了,想必牙痛过的朋友也知道那种滋味吧,痛疼用的上排山倒海这个词了。
 
  拿起小包,我夺门而出,直奔附近的牙科诊所而去。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这话一点也没错,我也顾不上什么黑诊所还是正规门诊了,见到一家挂有牙科招牌的门面就跑了进去。
 
  “医生,医生,我牙痛的厉害!”
 
  我大声的叫了几声,可就是没有人应答,怎么回事?
 
  门开着却没人在里面,我已经痛的不行了,可该死的医生却还没见到,没法了,只得换诊所,我前脚刚踏出去,就有声音从后面叫住了我“小姐,不好意思,我来了,刚才在里面做试验,没听到!”
 
  我回头一看,一个长的十分帅气的青年医生边说边从口边取下口罩。
 
  我捂着半边脸对他说:“医生,我牙痛,痛,哎呀,吃了去痛片都无效!“
 
  那男子嘴巴微微的张开道:“你可以叫我雷医生,你躺在这里,我给你仔细的检查一下,看是冲牙还是火牙!”
 
  我依雷医生的话躺在了一张类似床的长椅上,椅子旁边摆满了医疗器具。一躺下去,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念头出现在脑袋里,我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有些害怕有些恐惊,我抬头看了看外面,平日里热热闹闹的街道上此时一个人也没有,我再望望里面,也就我们两个人。
 
  雷医生和蔼的弯下腰来,他示意我张开嘴巴,然后从旁边拿起一个板轴把我舌头压下去,他把头望里面瞧了瞧,然后又用镊子夹了一个小棉球往里面塞,一股酒精的味道顿时冲满我嘴唇。
 
  我闻到了一阵福尔马林的味道,诊所里有这味道很正常,但是让我奇怪的是这味道里居然还有一点血腥味,似有似无,仔细的一闻又没了。
 
  检查了一番,年轻的雷医生说我里面长了颗虫牙,必须拔掉,要不会经常发炎,对于我这样好吃的人来说,长蛀牙一点也不觉的奇怪。
 
  我说那就拔掉吧,
 
  雷医生笑着说:“牙齿已经完全的坏死了,连累到周围的牙肉,引起神经发炎,所以才会这么痛。你先在上面躺一下,我去准备一下手术台!”
 
  真奇怪,拔个牙还要准备什么手术台。
 
  我躺在上面,一动也不动,还在回想这位年轻医生的面容笑貌,他长的实在是太帅气了,对于爱情,我不是不渴望,实在是我们没有遇到过能让自己心仪的男孩,追我的人不少,可没有一个我看的上眼的。但是雷医生就不同,虽然我和他才一个碰面,对他我就已经心动了,实在想不到这个城市里还有这样有个性的男人。我甜甜的想起他的样子,他的笑容,还有刚才他的专注。
 
  我还在幻想着,雷医生已经在里面叫我了;“这位小姐,好了,你进来吧1‘
 
  我只好从椅子上爬了起来,这才使得我有机会好好的打量这个诊所,从里到外整洁干净,器具摆放的整齐,其他的东西看起来一点也不絮乱,连诊所的大门玻璃都搽的很透明,墙上挂着雷医生的资格证书和卫生许可证。做这样男人的老婆真幸福,虽然都说医生有些变态,但是我也愿意。
 
  雷医生已经在里面催促了,我匆忙应了声来了就顾不上再看了,我走了进去,
 
  在门后的角落,这个时候有一些暗红的液体渗了出来……
 
  雷医生手一挥叫我躺到手术台上去,说是手术台其实就是一张床改编过来的,上面加了好些东西,其中有一些类似箍的铁条,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我躺在上面,雷医生用手把我的嘴板开,然后拿起一次性注射器告诉我说打点麻药,这样就不会痛了,很快的。
 
  随着药水的注入,果然,整个口腔都麻了,没有了痛的感觉,雷医生告诉我说为了不影响以后牙齿的再植,他说要用刀把我发炎的牙肉切开,与牙齿剥离,这个不同于一般的拔牙,那样很粗暴的,通强就是打点麻醉药然后就要夹子把牙齿生生的拔出来,那样做对周围的牙根有影响,所以他不打算那样做。如果我害怕可以把眼睛闭上。我本来不想的,但是一想起那锋利的刀子在自己的嘴唇里进进出出的,就很害怕,索性把眼闭上,我感觉到雷医生拿起镊子先是在我牙齿的周围试探了几下,然后就告诉我要开始了,虽然打了麻醉药,但是我还是痛了,刀子割在肉上不痛是不可能的,但是奇怪的是我想睁开眼睛却不行,很想睡觉,慢慢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任凭雷医生在那里动来动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最后是被痛醒的,痛痛实在是太剧烈了,我终于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紧紧地箍在手术台上,雷医生拿着刀子还在那动来动去的,他见我眼睛睁开了就说你醒拉,怎么这么快呢!说完他就非常的笑了。但是我看到了一件我不敢相信的事情,雷医生的眼睛此时居然是通红的,居然有一丝丝的口水从他的嘴边滴下来,这不是开始我认识的那个雷医生啊,天啦1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我要逃离这个地方,这个人是怎么拉!
 
  可是我已经被箍的死死的,任凭我怎么动我始终爬不起来,唯一可以动的就只有嘴巴了,我看的很清楚,崃医生在那里冷笑:“哼,又是一个来送死的,我今晚本来不打算再吃了,但是你既然送上了我也就不客气了!’
 
  什么,他居然要吃我,我两眼一翻,又要昏过去,但是还没等我昏过去,雷医生就已经把他的手向我伸了过来,我看见,那一双手,那一双手居然是白色的,上面却长满了绿色的毛,指甲好长好长,他把手塞入我的嘴巴里,随手抓起一颗牙齿就是那么用力的一拔,顿时就血淋淋的被拔了下来,这个时候麻醉效果早已消失,我痛的很,血液顺着我的嘴边慢慢的渗下来。
 
  雷医生猥琐的冲我一笑,我居然又看到他口腔里面除了有四颗尖利的门牙外,其余均是空空的,一股恶臭的气味从里面传了出来,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哦!
 
  头发没有,两只眼睛在那里流着一些黄黄的液体,嘴里也有亮晶晶的液体滴出,两只长满绿毛的手在那里挥舞着,我想叫喊,可是我再怎么用劲,却怎么也叫不出来,我明白了,我的喉咙已经被他用药水给毁坏了。
 
  天,救救我,我不想这样就死去,死的不明不白,不干不净。
 
  它挥舞着手里的手术刀对着我的脸就是那么几刀,然后就有几条长长的血迹顿时显现出来,我感觉到了一阵又一阵钻心的痛。
 
  这一次,它把手术刀换成了一把尺子,然后又是粗暴的用手把我上衣一下子撕掉,我使劲的去喊,可是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一点声音从我喉咙里发出来。后悔了绝望了,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病急乱投医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我也终于明白那庙里老和尚所说的祸由口生了!
 
  它用那把尺子从我的腰部这边量到那边,然后再从我的脖根处量到我的耻骨部,在二条线交界处,它直接用指甲插了进去……
 
  呜呜
 
  我直接痛昏了过去,……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的情况和以前还是一样,我感到很累,很累,象是熬了一个通宵或者是做了苦力差。我听到有滴滴滴的声音不断的传来,但是我却看不到是哪里发出的。
 
  床下有个很大的脸盆,我两条大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各被插上了一根导管,一滴一滴新鲜血液正从这里流出,滴进脸盆中,象打点滴一样缓慢。
 
  我越来越累,眼睛也老自己和上去,我和内部明白它为什么还不杀了我,要我死还不如让我直接点。撑了许久,终于不行了,我的爱情,我的亲人,什么都因为我眼睛的合上而离去。
 
  ……
 
  它望着这一具尸体,想了想,然后拿起刀子直接把胸膛破开,拿出还在跳动的心脏,然后用力的张开嘴巴,用力的塞了进去,新鲜的就是好食,特别是血已经渗入到里面的,听伙伴门说味道是最鲜的,现在看来他们说的和内部错,什么时候得去和他们交流一下经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