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小舞织魂当铺


 
[日期:2015-08-2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街上的店铺都门庭若市,唯独一家店面几乎没什么人,那些店面都是卖一些吃的,穿的,或者是用的,但是这家店面里做的生意和别人的都不一样,因为它是一家当铺,不过不收任何的值钱的东西,这里典当的东西,一旦典当,再也赎不回来了,而这家当铺的老板是一位美丽妖娆的女子,她叫小舞,没人知道她的来历,身世背景,然而小舞是只修行千年的狐狸,她身边的两个女孩虽说是小舞的助理,却是小舞的结拜姐妹,一个是玉石修炼八百年成人的小玉,和一个修炼七百年的天狗精小月。

  小舞看着门外人来人往的好热闹,她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当铺会开不下去,反而悠闲的坐在店里喝着茶,等待着每位有需要的顾客的到来。

  这时进来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女人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进来,这个男人开口了:“你好,我叫田中佐男,这位是我太太,她叫树麻里子,我们听说你这里可以让我太太变好,所以我带着我太太过来试试,希望你能治好我的太太。”

  “哦,小玉,把我们的条件拿给田中先生看看。”小舞端着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茶说。

  “好的,小舞夫人。”小玉看着小舞说。

  田中佐男看着这张纸上的条件,看完之后,他推了推眼镜对小舞说:“呵呵,我不知道你们这里还要交换,我能在考虑考虑吗?”

  “可以,田中先生,看来你也不是很爱你的太太嘛!我说的对吗?”小舞阴沉的笑着说。

  “呃,这位夫人,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田中佐男尴尬的别过脸说。

  “是不关我的事,田中先生,交易一旦成功,概不退换,忆月,送客,我有点累了,咱们今天就早点休息吧。”小舞说完便起身向后院走去。

  “好的,小舞夫人,请吧,田中先生。”忆月看着田中佐男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田中佐男看了看远去的小舞,转身离开了当铺,小玉和忆月关好门,也向后院走去,来到了小舞的房间,看到小舞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刚要离开。

  “小玉,忆月,你们进来吧!咱们都好久没坐在一起聊天了。”小舞看着小玉和忆月说。

  “小舞姐,那个田中佐男不是什么好人,咱们不要帮他,我一看到他就觉得恶心,我现在觉得他的太太这个样子就是被他害的。”小玉说。

  “我也这么觉得,我想迟早有一天他太太会被他害死的。”忆月说。

  “嗯,我知道,小玉,忆月,你们俩暗中查一下这个田中佐男的底细,必要的时候,可以除掉他。”小舞说。

  “好,我们知道了。”小玉和忆月说完,便出门了,但是小玉和忆月查到的结果出乎小舞的预料,也听到了田中佐男和山下智久的对话,才真正了解到田中佐男的为人,也知道山下智久的阴险。

  “田中大佐,咱们的经费在不解决,很快就会军心动摇的了。”山下智久说。

  “嗯,我知道,看来我得从我太太的身上下手了,否则咱们的樱花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田中佐男说。

  “是的,大佐阁下。”山下智久的眼中露出一丝让人不容易察觉的阴狠。

  忆雪和小玉施法进入了山下智久和田中佐男的心中,看到了所有的经过,也知道他们即将对这片土地实施疯狂的行动,忆月和小玉从田中佐男和山下智久的身体里出来之后,回到了当铺。

  把她们看到和田中佐男对山下智久的对话都告诉了小舞,小舞一边听一边在思考着该怎么去对付这两个人,小舞在想,这个田中佐男一定会用他太太的命来作为交换条件的,这时外边的下人进来说:“三位夫人,昨天那个那个叫田中佐男的又来了,说他同意咱们的条件。”

  “好,我们知道了,你去告诉他,我们马上就到,你下去吧!”小玉说。

  “是的,小玉夫人。”这个下人说完后,到前厅去了。

  小舞,小玉和忆月来到了前厅,田中佐男早已在前厅小舞的桌子前坐好等候着了,小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田中佐男说:“小舞夫人,我回去想了一下,你开出的条件我同意,我愿意用我太太的灵魂去交换。”

  “哦,那请田中先生在交易书上签字吧!交易成功之后就会立即生效。”小舞说完,示意小玉将交易书放在了田中佐男的面前。

  田中佐男将交易书拿起之后,仔细的又看了一遍,在签字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交易生效了,不一会,田中佐男家里的下人就来告诉田中佐男,他的太太去世的消息。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田中佐男对他的下人说。

  田中佐男示意下人在门外等候,对小舞说自己家中有事,先告辞了,小舞点点头,看到田中佐男出门走掉以后,示意小玉和忆月去田中佐男的家中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小舞则在家中思考着,他们是否会有下一步计划?小玉和忆月一直在田中佐男的家中潜伏到了晚上,果然那个山下智久来到了田中佐男的家中,小玉和忆月在门外听着山下智久和田中佐男的对话,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他们樱花计划要开始实施了,因为从田中佐男的太太手里得到大笔的资金,可以去买他们所需要的材料了。

  “阁下,你办的事,是否已经成功了?樱花计划是否可以进行了?”山下智久说。

  “是的,樱花计划的资金问题已经解决了,只要买到所有的材料,我们可以随时进行樱花计划。”田中佐男微笑着说。

  “是吗?那咱们干一杯吧!预祝咱们的计划成功。”

  “是的,预祝我们的计划成功。”

  只是两人没感觉到危险正在慢慢的靠近自己,他们不知道的是中国是个地大物博的国家,有着很多很多未知的事情,也很多神奇的事情。

  小舞让小玉和忆月分别去监视田中佐男和山下智久,自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想着田中佐男的太太如果恨死了他,或许自己可以利用这点去收拾田中佐男,而山下智久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弱点,不知道该怎么收拾他。

  天天渐渐的黑了,小玉和忆月都还没回来,小舞在客厅里一边等着她们回来,一边想着该如何去对付山下智久,就在这时小玉通过感应告诉她,就在她要回来的时候,突然忆月出现了,告诉她山下智久正往田中佐男的家里赶,估计要出什么事,希望小舞能过去一趟。

  小舞换了一套衣服后,瞬间到了田中佐男家中小玉和忆月所在的位置,山下智久和田中佐男在争吵着什么,小玉想说什么,小舞示意她别说话,仔细听他们说什么。

  “田中,今天你知道我来找你做什么?”山下智久醉醺醺的说。

  “山下君,你喝醉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好吗?有事我们明天在说吧!”田中佐男说。

  “我不回去,你知道吗?树麻里子是我最爱的女人,可是你却抢走了她,让我永远的失去了她,还把她折磨成这样,最后让她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是你害死她的,是你害死她的,是你。”山下智久说。

  “山下君,树麻里子是我妻子,我怎么会害死她呢?况且我那么的爱她,你这是诬陷,诬陷。”田中佐男拍着桌子说。

  “我诬陷你?我有理由诬陷你吗?如果不是你威胁里子的家人,你能娶到她吗?”山下智久吼着说。

  “我又没有威胁她的家人,是我的私事,和你无关。”田中佐男刚一回头,山下智久就抄起一个瓷器,把田中佐男给砸晕了,额头开始出血了,这时的山下智久看到田中佐男额头出血时清醒了,他吓得赶紧回到自己的家中。

  小舞三人看到山下智久走后,小舞示意忆月跟着山下智久,自己和小玉走到屋里一看,田中佐男倒在地上,额头上还流着血,小玉对小舞说:“小舞姐,就这么让他死掉,岂不是很可惜吗?”

  “当然,我怎么可能便宜他呢?得让他死去的妻子慢慢的折磨他,让他这样死掉就太可惜了。”小舞笑着说完后,抬手治好了田中佐男额头上的伤,治好他的伤后,小舞和小玉离开了田中佐男的家中。

  回到当铺里小舞和小玉坐在前厅里,等着忆月回来,商量接下来的事,不一会小玉听到门外的呼救声,还伴有轻轻的敲门声:“小舞姐,小玉,救我,救我。”

  小舞和小玉跑到门外一看,忆月受伤躺在地上,小舞和小玉赶紧把忆月扶进屋后,小玉把门关好,小舞看着即将变回原形的忆月,运功将自己的内丹逼出体外,给忆月疗伤,一个小时过去了,忆月的伤也好了,一点都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小舞姐,谢谢你将我的伤治好了。”忆月看着小舞说。

  “这说的是哪儿的话?你从开始修炼的时候就跟着我,我受伤的时候,你不也救过我吗?”小舞说。

  “忆月,你怎么会受伤呢?”小玉说。

  “小舞姐让我去跟踪山下智久,我跟踪他到了他家之后,不知道他的家里多了一个会捉妖的道士,不知道他跟山下智久说了什么?突然冲出来和我打了起来,结果被他手上的一个法器给伤了,所以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忆月说。

  “难道是他?不会啊,他应该死了才对啊!难道是他的后人。”小舞疑惑的说。

  “小舞姐,你难道知道是谁把忆月打伤的吗?”小玉说。

  “小玉,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受伤时的情景吗?”小舞说。

  “小舞姐,难道你说的是江翰墨,不对啊!他的法力比忆月高很多,以他的法力,忆月不会只是受伤而已,”小玉说。

  “小舞姐,我觉得他手上那个法器有点眼熟,好像在那里看到过。”忆月看着小舞说。

  “忆月,你能将那个法器画出来吗?”小舞说。

  “能,我现在就画给你。”忆月点点头说,便走到桌边拿着笔将那个法器画了出来。

  “还真是这个东西啊!难怪你会栽在那个道士模样的人手上了,幸好忆月有近千年的道行,而那个道士的道行浅,要是道行在高些,忆月直接就回不来了。”小舞看着小玉说。

  “小舞姐,这是什么东西,会那么厉害?”小玉说。

  “这叫三清铃,我都要忌惮它两分,看来咱们得把那个三清铃夺过来,否则咱们绝不是他们的对手,万一那个道士是个心术不正的人呢。”小舞说。

  “小舞姐,可是我看到那个东西,很害怕。”

  “嗯,我听你们这么说,我也蛮怕的。”小玉面露担忧的说。

  “不怕,有我在呢,我听师傅说过这个东西的运作方法,或许我能帮你们提升法力呢。”小舞笑着说。

  “真的吗?”小玉和忆月异口同声的说。

  “嗯,真的,不过这件事得我去,你们在家等我,这个东西你们对付不了,只有我能对付。”小舞说。

  “嗯,小舞姐,今晚你耗费了太多真气了,早点休息吧!”小玉说。

  “好。”说完,便各自回到屋里去休息了,小舞回到屋里之后,休息了一天之后,觉得好了很多了,刚穿好衣服,小玉来告诉他,山下智久来了。

  小舞来到前厅,看到山下智久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小舞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静待山下智久的开口,小玉端了一杯茶放在小舞的面前,这时山下智久开口说:“小舞夫人,我要和你们做交易。”

  “你了解我们的条件吗?”小舞说。

  “有所耳闻,我要田中佐男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山下智久恶狠狠的说。

  “可以,你拿什么来做交换呢?”小舞说。

  “拿我的灵魂作为交换,树麻里子死掉了,我没有活下去的理由,这一切都是田中佐男害的,我要他来给树麻里子陪葬。”山下智久说。

  “好吧,在协议上签字吧!一旦签字,协议即可生效。”小舞说。

  “好,小舞夫人,请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山下智久诚恳的看着小舞说。

  “可以,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小舞说。

  “我交出我的灵魂后,请帮我和树麻里子安葬在一起。”山下智久说。

  “可以,但不是现在,等到田中佐男得到他应有的报应后,我会按照你的嘱咐,将你和那位夫人葬在一起。”小舞说。

  “谢谢你,小舞夫人,我可以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或许对你们与帮助。”山下智久说完,在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小舞她们。

  小舞知道了所有的事后,山下智久拿着树麻里子的照片,看了许久,最后还是示意小舞,拿走自己的灵魂,小舞想,此刻的山下智久是幸福的。

  小舞将山下智久的尸身冰封在千年寒冰里,做完这些事后,回到了当铺里,小玉说:“小舞姐,你说这个山下智久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呢?”

  “真的,我将山下智久冰封的时候,进入他的内心之中,知道了山下智久,田中佐男和树麻里子的所有过往,山下智久原来和树麻里子是恋人,田中佐男用了些计策,威胁让树麻里子,如果树麻里子不能成为他的妻子,田中佐男将会把树麻里子全家都杀了。”小舞说。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见到田中佐男后,总是用一种怨恨又恶毒的眼神看着他。”小玉说。

  “小玉,你把忆月叫来,我有事和你们商量。”小舞说。

  “好,我这就去。”小玉说完后,便转身向忆月的房间走去,不一会她们的来到了小舞的房间里坐下。

  “小玉,忆月,你们来了啊!”小舞说。

  “嗯,小舞姐,我听小玉说,你有事要和我们说,是吗?”忆月说。

  “是啊,上次将山下智久冰封的时候,我将田中佐男的太太树麻里子的魂魄召唤回来,恢复她的意识,知道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事,也知道树麻里子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她叫孟倩涵,而山下智久其实也是中国人,田中佐男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甜言蜜语的将她骗到手后,暗中在菜中下药,这种药慢慢的会使人渐渐的变成痴呆,生前想为自己报仇,可什么都做不了,我告诉他,我能帮她,但现在首要的是我想找个刚死的尸身,将孟倩涵的魂魄逼到这具尸体里,教她如何修炼,为自己报仇。”小舞说。

  “嗯,这样真的好吗?小舞姐。”小玉说。

  “小玉,小舞姐做事一向都很稳重,我想这事小舞姐有她的道理。”忆月说。

  “嗯,小玉,难道你不相信我了吗?”小舞说。

  “没有,小舞姐,你知道我一直都很相信你的,我怎么不会相信你呢?”小玉说。

  “嗯,我知道,逗你呢,对了,小玉,明天你和忆月去城外看看有没有刚死的女人,最好要很漂亮的那种。”小舞说。

  “好,我知道了。”小玉和忆月一口同声的说。

  “嗯,你们回去早点休息吧。”小舞对小玉和忆月说。

  小玉和忆月点点头,都回到自己房间里休息了,第二天小玉和忆月很早便出门了,分头寻找刚死的女人,这时小玉发现不远处有一个送葬的,一打听是一个小县城大户人家的女儿,刚满20就暴毙了,小玉也询问了她的模样,那些人说这个姑娘很漂亮,可以说是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姑娘,只是可惜这么早就死了。

  小玉觉得这个女孩各个条件都蛮不错的,趁着下葬的时候,小玉施法将一个稻草人变的尸身,和棺材里的真的尸身掉包了,掉包成功后,小玉通过心灵感应通知忆月回到当铺。

  回到当铺后,忆月已经在当铺里,和小舞一起等着小玉,小玉进门后,忆月在门口挂上了歇业的牌子,来到后堂里,小玉施法将尸体放着床上,小舞看着这具女尸,确实挺漂亮的。

  “小舞姐,这具女尸怎么样?”小玉说。

  “不错,确实挺漂亮的。”小舞说。

  “小舞姐,现在可以把孟倩涵的魂魄逼到这具尸体里了吗?”忆月说。

  “现在还不行,如果被阳光照射到,她的魂魄就会魂飞魄散的,今晚午夜时,我在施法将她的魂魄逼到这具尸体里,而且我还没告诉她这件事,如果她不愿意,她的魂魄也不能附在这具尸体上的。”小舞说。

  “嗯,我知道了,小舞姐,是不是今晚告诉她呢?”小玉说。

  “嗯,是的,小玉,忆月,今晚你们俩得帮我护法,在我施法将魂魄逼进尸体里的过程中,千万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后果不堪设想。”小舞对小玉和忆月说。

  “好,我知道。”忆月和小玉说。

  “呆会我的去找那个臭道士拿两样东西,到时候在帮助她修炼的过程中,提升你们俩的法力修为,我还得去一趟凤尾山。”小舞说。

  “嗯,谢谢小舞姐。”小玉和忆月笑着说。

  “都是好姐妹,客气什么,好了,你们护好这个尸身.我去把三清铃抢过来,我找到紫金护魂丹后,在魂魄逼入尸身后,将紫金护魂丹给她服下以后,运作三清铃让他更好的适应这句尸体。”小舞说。

  “好,我们知道了。”小玉和忆月说。

  小舞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当铺,不一会小舞到了凤尾山的清风观,而清风观的观主江翰墨似乎知道小舞要来似的,早已坐在大殿的门口等着小舞了,小舞来到大殿门口坐在了江翰墨的对面,这时江翰墨开口说:“好久不见,故人可还好。”

  “呵呵,很好,看着道长脸色红润,一定过的很好了。”小舞说。

  “恩,的确,不知道这次上山所谓何事。”江翰墨说。

  “小舞这次上山是为向道长借两样东西,不知道道长愿不愿意把这两样东西借给我?”小舞说。

  “什么东西?说来听听。”江翰墨说。

  “三清铃和紫金护魂丹,劳烦道长拿出来接我用用。”小舞轻描淡写的说。

  “什么?三清铃和紫金护魂丹是我青峰观的圣物,怎能外借?”江翰墨说。

  “这么说,道长是不愿意借了?”

  “不借。”江翰墨斩金截铁的说。

  “那道长可别怪我了,我只能明抢了。”说完小舞转身飞到烟雨阁,破开了结界,进到烟雨阁,拿到了三清铃和紫金护魂丹,转身看到江翰墨已经堵在门口了。

  “江翰墨,你最好别挡道,否则我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小舞冷冷的说。

  “我知道你道行比我高,但是我就算拼尽全力也不会让你离开这里。”江翰墨说。

  “那要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将我留在这里?”说完两人动起手来,小舞想在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趁江翰墨分心的那一刻,用一个假替身代替自己,而她则回到当铺,小舞回到当铺时,天已经有点擦黑了,小舞来到那具女尸的房间里,将孟倩涵的魂魄从符中放了出来。

  “倩涵姑娘,今晚我会将你的魂魄逼近这具刚死的尸体里,你的魂魄进去后,我会将紫金护魂丹给你服下,以后你要以一个全新的身份活着,不能以孟倩涵的身份活在这里了。”小舞说。

  “恩,我知道,为了报仇无论多困难,我都不怕。”孟倩涵说。

  “恩,还有服用紫金护魂丹要和三清铃同时运作,这个过程中会异常痛苦,你能坚持住吗?”小舞说。

  “可以,我一定会坚持住的,开始吧!”孟倩涵说。

  小舞点点头,对小玉和忆月说:“小玉,忆月,你俩来帮我,我需要你们帮我护法,千万不能让人打扰我施法。”

  “好。”小玉和忆月点点头说,小玉和忆月转身将女尸扶起靠墙坐好,她们盘着脚坐在女尸的两侧,小舞施法将孟倩涵的魂魄逼入女尸的体内后,将紫金护魂丹给她服下,运作三清铃,让孟倩涵的魂魄更好的适应这具女尸。

  就在这时,江翰墨闯到了院子里,忆月示意小玉和她出去看看,小玉点点头,下雨和忆月来到院子里,堵住了江翰墨,不让他去打扰小舞,忆月说:“江翰墨,你这汉奸,帮助日本人来找我们的麻烦,还不肯将三清铃和紫金护魂丹借来救人。”

  “哼,你们同为异类,不在山中好好的修炼,下山来祸害人间。”江翰墨说。

  “哼,你那只眼睛看到祸害人间了,我们是将他们波比抽筋了吗?”小玉说。

  “哼,现在不做,不代表以后就不会做,废话少说,受死吧。”江翰墨说。

  说完,三人就打了起来,就在这时小玉和忆月被江翰墨打倒在地上,就在江翰墨要动手解决小玉和忆月的时候,小舞出手把江翰墨打翻在地,来到小玉和忆月身边,将忆月和小玉扶起。

  “姓江的,我客客气气去跟你借三清铃,要一颗紫金护魂丹,你却帮着日本人来欺负中国人,看来你是很想做汉奸,姓江的只要你做汉奸,我们三姐妹会杀了你,不管多难。”小舞说。

  “我从来没打算当什么汉奸,那个山下智久,只是为了让我帮他对付田中佐男而已,没想到她会在那里出现。”江翰墨指了指忆月说。

  “江翰墨,你来帮我们吧!那些日本人野心勃勃的,妄想对整个中国不利,你难道就不想做点什么吗?”小玉说。

  “你们让我在想想,想好了我会来找你们的。”江翰墨说完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看到江翰墨走掉以后,忆月对小舞说:“小舞姐,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放心,用不了多久,他会回来找我们的。”小舞微笑着说。

  忆月点点头,便没有在说话,果然过了没多久,江翰墨真的来找小舞她们了,表示愿意和她们一起去对付日本人。

  当江翰墨说加入小舞他们之后的几天,山田佐男再次来到了小舞的当铺中,小舞看着田中佐男,等待着田中佐男开口,田中佐男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的开口说:“小舞夫人,请问山下智久去哪里了?”

  “田中先生这句话很奇怪啊!山下先生自己有腿有脚,他要去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小舞微笑着说。

  “小舞夫人,你这是要比我动手啊!”田中佐男说。

  “是吗?田中先生,希望你能明白一点,我小舞从小就是吓大的,不怕你威胁,如果你的这点威胁就能吓到我的话,我这家店面的生意早就做不下去了,有什么招,你就尽管使出来吧,我要眨一下眼睛,我就不叫小舞。”小舞说。

  小舞刚说完,田中佐男便出招和小舞动起手来,田中佐男招招都直逼小舞的性命,小玉和忆月看到之后,出手帮忙,小舞对田中佐男说:“田中佐男,在这里会伤及无辜,你要跟打的话,到青峰山半山腰的空旷的空地来找我。”

  说完转身消失了,田中佐男跟了上去,田中佐男到达青峰山那片空旷地的时候,小舞早已在那里等候了,她一见到田中佐男便笑着说道:“你果然来了?你这只酒吞童子!”

  田中佐男大惊:“你···竟然可以看出我的真身!”

  “呵呵。”小舞轻蔑一笑道:“你知道我的师傅是谁吗?”

  “是谁?”他详装镇定之下其实早就已经不安了,恍惚之间,他像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舞渐渐的改变了自己的容貌,田中佐男震惊了:“难道你是···不可能···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不··你为什么会认识她?”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小舞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那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小舞还只是一只很小的狐狸,而她却在无意间结识了一个美丽的女子。

  女子的名字叫做苏妲己!

  那是一个残忍的女人,和纣王一样,残虐世间众生。

  终于,天怒人怨了。姜子牙连同阴错华——一直千年九尾狐妖,一同捣毁纣王的江山。

  就是那时候,小舞结识了阴错华,并且成为了她的弟子。

  阴错华成了苏妲己,极尽妖娆,迷惑纣王。最终成汤的江山就这样灭亡了。

  当时姜子牙许诺,只要可以毁掉纣王的江山,他就让阴错华位列仙班。

  却不想姜子牙是个卑鄙的小人,他食言了,追杀阴错华直到她逃亡日本。

  从那一刻起,阴错华不再相信男人,她发誓要毁掉世间所有的男人。她迷惑日本天皇,成为日本最厉害的妖姬——玉藻前。

  后来的一日,小舞无意在日本再度见到了她,那时候的她,已然是日本最厉害的妖怪了。

  可终究她还是老去了,妖怪的寿命也已经到了快入尽头了。

  那时候的小舞并不是厉害的角色,而她却把自己毕生修炼的内丹给了小舞。

  而在那一刻,小舞才知道,其实玉藻前不是寿命到了,而是受了重伤!

  而重伤玉藻前的,正是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觊觎玉藻前的功力,想要抢夺她的内丹,因而偷袭了她,玉藻前临死前告诉小舞,酒吞童子妄图统治世界,但是酒吞童子自己也受了重伤,一千年之内都没有办法恢复。

  而之后小舞因为玉藻前的临死记忆,记住了酒吞童子的话。玉藻前告诉她,如果要打败酒吞童子,就要极具人类所有的欲望,才可以消灭他,因为酒吞童子本来就是人类因为害怕与幻想才产生的妖怪!

  所以之后的小舞就开了那一家当铺,一直等待机会。

  终于,她看到了前来找她的田中佐男,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是酒吞童子!

  “你···”田中佐男自知不好,急忙想要逃离,却不想被赶来的忆月小玉以及江翰墨拦住。

  “你以为你还可以逃吗?”远处传来幽幽的声音,原来是已经复活的孟静涵。

  她手中拿着的那把剑,正是欲望的集合体,可以杀死酒吞童子的利器!

  酒吞童子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一剑刺穿了胸膛。

  瞬间,流出的血变成了一条条燃烧的火龙,他被烈焰包围,很快就化成了飞灰···

  看着那消失与无踪的尸骸,众人不禁唏嘘。

  有时候过分的欲望,其实反而会害死自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