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夺魂笔记-夺魂笔记之翠湖山庄


 
[日期:2015-08-2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上一篇:《 夺魂笔记之苹果》+《夺魂笔记之苹果(中)》+《夺魂笔记之苹果(下)
自从苹果事件之后,我在大兴精神医院的生活又趋于平静,汪小玲还是一如既往地敬业,只是她对我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也许是三姨婆和我的谈话被她无意中听到了吧?反正我已经度过了三十几年的光棍节,也不在乎继续光下去,每天我和汪小玲的关系只是停留在同事间的点头与问候当中。日子一天一天过,病人也在我们无微不至地照料下康复着,转眼就到了一年一度的休假期间。通常这个时候医院都会安排医生与护士去某个名胜古迹或避暑山庄玩上三天,一般都是轮休,为了避免与汪小玲同行的尴尬,我特意选择第三批离院出游。我为什么选择第三批出游原因很简单,大凡最好的食宿都被安排在第一批。身为副院长的我和医院精英骨干的汪小玲历来是第一批旅游的热门人选。第二批是由医院的普通医生、护士长及药房出纳等人组成的团队,而第三批是医院金字塔最底端的人员构成,基本都是些护士与看门打杂的闲人。当我煞有其事地把自己划入第三批里,着实让医院上上下下轰动了一阵,有些流言蜚语就开始热播了起来,说卢大院长看上了医院新来的某个护士,想借这次出游之际解决自己的终身问题。
对于这样的谣言我向来不惧,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我要追求的对象,有这样的迷雾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让汪小玲和我分清界限不是更好吗?“小卢啊!你为了解决自己个人的问题参加第三批的出游活动,我很支持,不过那可不是我们副院长的待遇啊!”严副院长一双老鼠眼充满了阴损,真不知道他那个历来装尿的葫芦里这次装的是什么?但我敢肯定他这次装的东西一定比尿更腥臊!
“没关系,小弟我想找个女人暖暖被窝。”我知道我表现的越下流无耻,他越不会把我当成未来正院长的竞争对手。所以,这两年我这个副院长是最能得到别人信任的,不是我不贪恋权钱利,只是我天生是个薄命之人何必与这些龟寿之人相争呢?
“好吧!既然卢老弟你都跟老哥掏心窝子了,老哥也没必要硬要拉着你,老弟,能不能告诉老哥你看中是哪一个新来的护士?”严老狗一定把我当成了他的同道中人了,想当初他靠着她姐姐的裙带关系混进了这个医院,半个月就捞了个副院长的职位,他火速上调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他对医学一窍不通在医生这个岗位呆久了难免夜长梦多;第二,他对管理女护士很有一套,很多刚刚入院的实习护士就被他很巧妙地骗到了床上,为此他得了个“虎鲨院长”的威名。(与“护杀”谐音)
“那个高点的。”我胡乱地应付他。
“原来你对这样的女子有性趣,老哥我佩服之极啊!”严富有的八字胡被很特意地梳理了一番。管他呢!来了几个护士我都不知道,哪来的钟情于人呢?我现在眼中只有精神病人,其他的精神生活我既玩不起也伤不起!特别是爱情!正如徐小凤所唱的那样——爱情是骗人的东西没什么了不起!时间在充实的工作之时,往往如梭子一般飞逝,我看了看日历表发现明天就是第一批人旅游的时间了。我这个人向来比较糊涂,所以每次都要提前几个星期来准备自己出行的行李。
于是我开始收拾几本书准备在住宾馆空闲之时方便翻看。叮叮叮......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我拿起话筒就听到严老狗那刺耳的笑声,“老弟啊!老哥还是觉得你堂堂一个副院长跟那些后勤人员一起出游有失身份,我还是把你列进了明天的旅游名单中。不过,老弟你别担心,我特意把三个实习医生给调到了第三批,你的那个高个子护士已经被调到了第一批。我怕你脸皮薄,所以才先斩后奏,希望老弟你能了解当哥哥我的苦心啊!”这家伙不当马屁精简直是屁届的损失!算了,千算万算还是和汪小玲同一批。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现在在严富有的有意外泄下,我钟意于高个护士的绯闻肯定已经被炒作的沸沸扬扬。到时候,我只需要见机行事,配合这个谎言就行了,只要能和汪小玲划清界限,其它的事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第二天,我戴着一副大大地墨镜酷劲十足地来到了旅游大巴前,这是远远就看见三个花枝招展的女子从医院的大厅走了出来,她们一看见我就蜂拥了过来,“哇!你就是卢副院长啊!我们实习的时候总听别人说大兴精神病院医术最高、医德最好的人就是卢副院长,很多病人就是冲着你的名号来这个医院的。”一个穿着绿裙且涂满白粉的小护士搀扶着我的手,显得小鸟依人、惹人爱玲。
“小美女,你来我们医院多久了?”这时候,我看见汪小玲和齐医生满脸笑意地来到了大巴车前,她一看见我就立刻收敛起笑容,匆匆忙忙地躲进了大巴车。
“呵呵,卢院长没想到你还不是个书呆子,居然还这么地风趣幽默。”这个绿衣护士年纪不大,却深谙风月之事。


“好了,小朋友,你还是快进车里吧,外面实在太热了!”我看到汪小玲已经躲进了大巴车就没有必要再和这几个小护士打情骂俏了。我径直走进大巴车在最后一排找了一个空座坐了下来,打开背囊抽出一本书煞有其事地看了起来。我刚看了几页就发现一个穿着黄色体恤的女孩子坐到了我隔壁的位置上,她怯生生的样子仿佛我是个长满毒疮的嫖客。不用想一定是严富有的杰作。
“你好,我是卢定照,请问你是?”我向来是对付什么人就用什么招,这个高个女护士一看就是个来自清贫农家的乡下女孩,我当然不能太过招摇。她长的实在是太普通了,干瘪的身材活像一根麻杆。脸上也素白无色,皮肤带着穷苦人家的黄瓜色,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却换作对别人的伤害。早知道就说喜欢那个穿绿裙的就好了,反正她也是个没心没肺的风月选手,无所谓!这世界就是个“无所谓”最让人愉悦。
“我叫孟荷花,是刚来大兴医院的实习生。”她还是一副卖唱女的苦情嘴脸。 “哦,你吃烤鸡吗?”我怕她太过尴尬只能胡乱地从旅行包中拿出食物缓解冰冻的氛围。
“不,谢谢,我晕车不想吃。”她就像一具穿衣服的尸首麻木不仁地坐在我身边。该死的严富有!十几个小时的车程终于让我们都疲惫不堪地睡着了,随着严富有的一声尖锐地叫喊,我们到达了翠湖山庄,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美了,清凉无比的山风立刻吹散了游客们的烦躁,四面的青松翠柏是个天然的氧吧让人心旷神怡。翠湖山庄四个大字被苍劲有力地刻入 了环山道路旁的巨石中。
“太美了!卢院长,你想不想和荷花在这里厮守终生啊?”一身绿裙的杨静似乎从来不知道尴尬为何物纵情地开着我和孟荷花的玩笑。我一大老爷们当然不惧这些,只是孟荷花这样的纯洁女子就不能笑纳了。
“杨静,你好讨厌!”孟荷花跑向远方。
这时,汪小玲也从我身边经过,“卢院长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的?”说完,不容我解释就兴冲冲地和齐医生踏上了翠湖山庄的接待车。
我和严富有还有三名护士坐到了第二辆接待车上,杨静就像五百只苍蝇与五百只鸭子的结合体吵得我头痛欲裂。而严富有在48岁的高龄之下还不忘和她打情骂俏、动手动脚。让人看了反胃不已。“卢老弟,你和荷花等下就开一个房怎么样?反正你们男未娶女未嫁,哈哈哈哈!”我最讨厌卢老狗的笑声了,本身就是个阴损的人还总是故作豪爽地大笑,还经常笑得接不上气,最好笑得一口气噎死。
“不必了,还是我们俩个一个房间吧?不过你可能想和杨静一个房间,那我还是一个人一个房间吧?”我看到严老狗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那好吧,我们俩个一人一间,反正我们是院长待遇,本身就享有单间的权利。”他故意在护士面前摆弄自己院长的身份,还把我拉下水真是太恶心了。我宁可和吴医生一个房间,我可不想享受这么个待遇。
“你们要是晚上觉得无聊可以到我和卢院长的房间来打打牌看看电视上上网。”严老狗的老鼠眼死死地盯住了杨静的胸部,仿若是绿头苍蝇的复眼盯上了一块臭肉。终于吃完了原生态的农家晚餐,我一进入自己的204房间就反锁了房间,我不希望别人来打搅我,我旋开床头灯,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书中的内容并不精彩,我看得有些厌烦,于是准备打开水洗澡,这个浴缸用的材料是最好的大理石,翠湖山庄是个六星级的宾馆,通常这样等级的宾馆它的浴缸的卫生程度还是可以保证的。我躺在浴缸里感到通体的舒畅,这是唯一一点我认为值得的副院长待遇。当我迷迷糊糊之际,我突然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声音,甚是凄厉,我从水里探出头来,又什么都没听见,于是,我再一次把身体浸入水中,没想到那个女子的哭啼声又一次浮现在耳畔。
我想是因为我太过疲劳出现的幻觉吧,于是我离开卫生间舒舒服服地躺到了宽松柔软的大床上,很快我就进入了梦乡,正当我大梦酣畅的时候,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只听见严富有那公鸭嗓子大声地叫唤:“卢老弟,你睡了没?我想进来和你做做伴!”这老小子发什么癫居然舍下院长待遇不享受,跑到我房间来干什么?当我把严富有让进屋内,发现他的脸吓得铁青。
“严院长,你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遇见鬼了?”我看他的怂样,就知道他肯定是惊吓过度。
“卢老弟,你今天晚上就让我和你挤一晚上吧?”严老狗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哀求我。我看到他这个色鬼也有今天,就暗暗地想要耍耍他。


“老哥,你知道老弟我对鬼神之术还是略知一二,当你一进门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遇见了什么脏东西,对不对?”他一听说我这话,马上用双手死死地拽住我,仿佛我是他的救命稻草。
“老弟,你要救我呀!”他样子滑稽之极,让人看了忍俊不止。
“没问题,但是你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我的样子肯定很严肃,虽然我没有照镜子。
“老弟啊!我刚才在自己的房间休息,就听见有敲门声,于是我打开门原来是杨静。于是,我很绅士把她让进房间,她......她,她突然......!”严老狗的瞳孔睁得快要胀破眼眶,眼神充满了惊惧!“还很绅士的把她让进房间,简直是讲童话故事给我听!”
于是我故意摆出一副非常老道的样子幽幽地说:“老兄,你要跟我说实话,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兄弟,你要帮我啊!我是.......比较.......风流,那......个......杨静......根本......就......不是人,她是......个......鬼!”严富有终于结结巴巴把话给说完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我也感到这个翠湖山庄别墅区充满了诡异,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我在203房间,刚准备休息就听到敲门声,于是我打开门就看见了杨静穿着性感的内衣在门外跟我打招呼,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于是我把她搂进了房间,然后,我正准备......,没想到,她自己倒主动宽衣解带,我看到了简直要流鼻血,上天对我严富有真是太恩待了!正当我洋洋得意的时候,我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我寻着味道的方向看去,发现杨静的肚皮上到处都是恶心异常的内脏,打结的肠子全都盘在她皱巴巴的皮肤上,我当时就吐了,可是杨静却不放过我,硬是把我死死抱住,我吓得屁滚尿流,好不容易才摆脱她,真是吓死我了!”
我看了看严富有的一起一伏的肚皮,果然有很多的血迹。“你在我的房间先呆一会儿,我去隔壁的房间看看。”我想不就是个女鬼吗?有什么好怕的!
“老弟,你别去了,我害怕,她会穿墙怎么办?”严富有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就像是我的小妾。
“不去,万一她跑了,晚上又来找你怎么办?”
“那好吧,只是你要先帮我画几道符保护我!”严富有虽然好色,可还是比较惜命的。
“好,不过这几道符必须画在皮肤上,因为你已经和女鬼有了肌肤之亲,所以你一定要光着身子,这样才能辟邪!”几分钟之后,一个画满符咒的肥胖裸体,毕恭毕敬地躺在我的床上,“老弟,可以了吗?”
“混蛋!说了不能盖被子!!”我屛住笑声一本正经地骂道。
“哦,老弟你要快点回来啊!”天啊!要不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以为我卢定照是个同性恋。离开房间,我提着我的法器包,里面装着阴阳扇,避鬼用的隐身衣,驱鬼葫芦,还有三姨婆给的金米等,小心翼翼地来到203房间的门外,我先是穿上隐身衣,然后把金米均匀地洒在门口。我敲了敲门,一阵缓慢地脚步声之后,杨静慢条斯理地打开了门,“哟!原来是卢大院长啊?为什么今天本小姐要见这么多副院长啊!”她的眼宇眉角都透出轻蔑。我细细地打量着杨静发现她并没有丝毫的阴气,难道我的判断出现了问题,她的确是个鬼只是妖力太重,我根本看不出来?
“哟!卢院长你穿得是哪个时代的服装,嘿嘿,还是用塑料裁剪出来的,卢院长没想到你还挺新潮的呀!”居然看得见我的隐身?那肯定不是鬼魂了!
“杨静小姐,你刚才用什么方法把我们的严院长吓成那样?”我用手示意杨静坐下。
“呵呵,那个老色鬼不整他一下,难消我心头之恨。不过,真没想到,他是个废材,我才出一招就把他吓得屁滚尿流,哈哈哈哈.....”
“什么方法?快说,否则我召唤个鬼魂陪你玩玩!你总该听说过我是个夺魂者吧?”
她似乎不怎么惧怕,继续笑眯眯地说:“我好怕啊!你召唤一个出来玩吧?”
“你真的不怕吗?”一个凄惨地声音在我俩的耳畔响起......
待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