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聊斋三之灯草和尚 异度空间


 
[日期:2018-02-10]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一:谁病了

  好多天没有走出房门了,一心想着希望小说可以量产的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一个月了,可是小说却并没有像日子一样累加起来,还是原来的那个题材,原来的那个开头,彼岸有妖,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似乎对于文字我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步了,陌生到都不可以把他们组合在一起,那些天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是一条很热闹的马路,但是却有很多很多的人,只是走在路上,就像电视里的临时演员一样走来走去,我不知到是哪里,突然很多人转过头看我,我才惊恐地发现原来这些人是没有脸孔的,有的只是不同的字,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同的字的脸孔。当他们全都看到我时突然就全都围了过来,都在说着:你的脸呢你的脸呢……

  然后当我猛然惊醒后才发现漆黑的屋里只有电脑的屏幕闪烁着,我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九点中了,我把房间里的窗帘全部都拉开,我想这个房子或许应该晒晒阳光了,哭泣的老公txt,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顿时房子里显得不再那样阴冷了。阳光在窗子的作用下形成了独特光束,通过这些光束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些在平时看不到却充斥再空气中的尘埃,此时它们就像飞蛾一样不断地冲进那些光束里面。

  我觉得我应该出去走走了,因为我觉得那篇小说死了,无法在往下写了,所以它现在对我而言就是一具我看不见却实实在在躺在我面前的尸体,如果再这样待下去也许我也会成为一个尸体。桌上放着两本书《梅花易术》和《奇门遁甲》,这是前些时候再一个旧书摊上找到的,看了一下却无法明白其中孕含的天机道理,所以就一直放在了电脑旁边,把那两本书拿了放在了书架上后,洗漱完之后就关了门出去。

  马路上还是熙熙攘攘的,不过却是车比人多,不得不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从开始的追求温饱到现在的穷奢极欲,有了钱的就买车买房买一切,没有钱的就想着买车买房买一切,所以这个世界也就两种人了:有钱人和没钱人。走在路上呼息着尽是尘土的空气,走过十字路口时,前面的交通灯显示了红灯,时间还没到却突然冲出一辆红色的车猛然和从左面驶来大货车撞在了一起,在一声响声之后,小汽车已经完全散了架破烂不堪了,僵尸叔叔优酷国语高清,而在大货车的车头上尽是鲜血,在距离两车相撞的位置四米左右的地方,一个男人满身鲜血地趴在地上,他的头和右手已经不见了。事故发生后有很多人都在路的两边观看,大货车司机早已经报了警了,警车在十几分钟后出现在了事故现场,然后就是封锁现场的取证工作,似乎警察在这个时候才能体现出他们的价值,一系列的工作极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终于从人群中走过了十字路口,新猛街,我觉得我应该像其他人那样在这里看一下,毕竟这种事情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少很多观看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红颜的岁月,可是突然我的脑海里出现一个声音在急切地喊着“快走,快走”,我继续向着远离房子的方向走着,可是在我收回目光的一段时间中,那个尸体的头依然没有找到。此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红色的汽车迅速冲出去的场景,就像幻灯片一样来回地回放着。“老板,你的西瓜熟了吗” 前面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再询问着一个在路边摆摊的瓜农,吸血鬼侦探片尾曲,瓜农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皮肤有些黝黑的汉子,牛郎织女动画片,“熟透了,不熟算我的”,说着他拿过一个瓜拍了拍后,放在桌上猛地一掌把瓜拍烂,鲜红的西瓜汁液汩汩流出,突然,那个黝黑的瓜农微笑地看向我,然后拿起一半西瓜就那样用手挖了一块塞进嘴里咀嚼着,鲜红的液体顿时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先生,要不要来一个啊,很甜的哦”只见他一边咀嚼一边微笑着冲我喊道,这时买瓜的小伙子也突然扭过了头看着我,露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笑容,我急忙加快脚步走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家里关了一个月,而这个世界却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而我恰好处在了这个变化的范围之外,可是明明这周围的一切都是没有变化的啊。

  走过一处围墙的时候突然发现围墙上张贴了很多副画,乍一看的时候能看清画的是什么,可是当我要认真仔细看的时候却发现变得模糊不清了,于是我走近想要看清楚,可是即使当我快要靠在画上时却仍旧无法看清它到底画的是什么,于是我拿出口罩带上,又拿出放大镜才终于勉强看清楚画的内容:是两个小孩在读书,在旁边还有一行更小的字,鬼娃玛丽是什么,“少年强,则国强”。我回头看了看后面不远处的交通事故,然后又开始往前走去,其实我是没有目的地的,因为我本来就没有目的地。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了,我走到一家饭馆,要了一份拉面和两个小菜,房顶上的吊扇不快不慢地旋转着,它不会越来越快的旋转的,因为它不会像直升机那样起飞。在我右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面巨大的镜子,它可以映出整个饭馆,这个时候人还没有太多,只有我一个人,饭馆的老板娘坐在那里来回搜索着电视节目。突然我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就回头看,却发现店里除了我依旧还是没有别的客人,然后我回过头来继续吃东西,可是就在我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右面的镜子时候,却看到一个秃头男人的惨白脸孔,他正埋头吃着什么,突然他猛地抬起头看着我,然后冲我笑了笑,露出一口血红的牙齿,我马上回过头,掏出钱放在桌子上就跑出了餐馆。我觉得我应该好好放松一下,走在路上我开始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尽量让自已放松下来,这时一个收废品的老头骑着个破旧的三轮车从我旁边过去,老头看上去脏兮兮的,蓬头垢面的,年龄应该很大了,弓着背,看着他骑着很吃力的样子,慢慢地离我越来越远,突然,我有种错觉那个老头很快地回头看了我一眼嘴角还带着一种莫名的微笑。 1/212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