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新哥特式名媛爷爷讲给我的


 
[日期:2017-12-06]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爷刚逝世的那段时间,他时常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形象依旧像他在世时那么得慈祥,他活着的时候我特别爱缠着他给我讲故事,这些年里,偶尔梦里出现爷爷的身影,我依旧会依偎在爷爷怀抱里,让他给我讲那些离奇的古怪传闻…

  只是很多年过去,时间却让生活变的物逝人非…

  即便如此,就算它冲淡了所有的事物,

  “在我心里也依然保留着对爷爷的思念以及他曾经讲过的那些怪异的故事…这对于我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财富…

  井人头是爷爷生前给我讲的最后一个故事…也是让读者夜里难以入睡的恐怖之旅…

  此时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午夜十二点讲述这个诡异惊悚的故事、或多或少我的心里是恐惧的!

  那时爷爷是个刚满二十二,是个内心满怀远大抱负的热血青年,六十年代初“党中央政策创新阶段,爷爷是第一批下乡的知青,不幸的分到那个鸟不下蛋的偏僻山村。

  山村很偏远,哪时改革开发还没开拓到那里,而我爷爷在还未去那个山村时,外界就已经流传小山村里发生过很多邪门恐怖的事情…

  当时祖父祖母,都希望爷爷可以让上级提出调换一下,可爷爷很固执,在爷爷离开老家的那天,大家心里都不怎么高兴!

  一个月后,祖父收到爷爷的来信说“自己一切的很好,山村工作也不怎么累,这边的人都很友善,他被安排在村头二驴子家,请父母亲放心…信的日期是一个月前…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寄一封信是非常难的…

  爷爷说“当时写那份信时,其实生活的并不好,只是为了让家里人放心!这一晃就半年过去了,山村里传闻的鬼怪事情并没有发生,唯一让人害怕的就是半夜老能听到哭声阵阵!由远到近,在由近到远,爷爷说,他刚开始确实觉得很害怕,可后来时间一久就习惯了…

  而在那年,年尾发生的恐怖事情确让他终生难忘,甚至每回忆一次,备受恐惧的内心就绷的越紧.

  “村子有口老井,爷爷刚去时也看到过,只是那口井似乎一直没有人用,井身是青色的石板堆砌的,墨绿色的青苔铺满了厚厚的一层,奇怪的是它终年都不曾干枯过,井口用一块黑色大石板封住的,

  那年村里已经连续八个月没下一滴雨,村民的生活水源原本来自那里的石龙河里,可是这条河是独立,未于其它支流连接,没有储存的河水不断的供给村民,如今已能看到河底的沙石,这时村里已经到了严重缺水的地步,村里组织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不知是谁提议说,要打开封住得老井取水!当时这句话一出村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许久村长才吞吞吐吐得道“事…事到如今,也只能…能如…此!

  明日午时开井…

  爷爷说“他当时不知道村人为什么闻井变色!后来晚上睡觉时,他向寄宿得那户人家询问,那家人原本不肯把村里得事到处扬言…但他们也没把爷爷当外人“只是一再嘱咐爷爷别声张出去!

  二驴子爹说“这口井从他曾曾曾祖父那代时就有,而他们一家也一直住在这里,算起来有好几百年历史了,井一直在出水,而且村里人都称这是神水,当年云游到此的高僧说这井底有两个通道一方通东海,一方通地府,“现如今龙宫的门大开,村里神灵庇佑必然一番祥和,倘若不慎打开地府之门,此村子便会成为恶鬼的息身之地,而打开地府之门的禁忌,天机不可泄漏,如今我念你们是无辜者,才道出这些,如何舍取你们自做安排。

  话刚落,那个白胡子和尚就不见了,当时村里人并不以为然,直到我二驴子爷爷那代,发生了一件恐怖的血事,村长才请仙人封闭了这口井,那个乞丐死的很惨,尸体泡在井里好些日子,头也是被硬生生扯下来的,当时捞他起来时,把他的肉都扯碎了好几块,只是头怎么都没找着,村里人见乞丐可怜就把他葬到河边,后来几天井水都带着一股血腥味,想起前几天还喝着泡尸体的水村里人就觉得恶心…后来又发生了一些怪事井就给封了…所以从那代人起我们就一直吃着石龙河的水…日子也过的很安宁…

  “可是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鬼天气硬是不下滴雨…眼看我们大伙就快断水了,但古井的事我们村里的人世代流传着!不到迫不得已我们决不允许打开它。

  爷爷说;他当时在那个村民身上看到的是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竟然能维持几百年…

  可是未知的事情总是披着恐怖的色彩!任何事情只要去挖掘就没有尽头可言…

  第二天,天刚亮爷爷就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爷爷说“当他起来时,古井边已经围满了村民!大家神色惶恐不安…爷爷便问身边的村民!怎么回事。那人小声嘀咕道“刚才正准备开井,前任老村长突然挡在井口说什么!一旦开了井、那个邪恶的诅咒就会再一次被打开! 1/3123下一页尾页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