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在线听鬼故事故事马连山系列之洗澡


 
[日期:2017-10-11]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二憨是我们村出了名的光棍,都三十好几了也没娶上媳妇,家里的光景也是过的一团糟,靠着给各家干点杂活赚点钱糊口,有时候实在是没活了,他也会到山里砍点柴出来卖。村里人也都知道他过的困难,平时也都愿意去帮衬他。

  这天下午二憨却干出了一件轰动全村的大事。他从山里背了个女人回来。这个女人长的那叫一个漂亮啊,脸上白白净净的,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身材也很匀称,根本不像是农村里的姑娘。原来这天下午二憨没揽到活,就寻思着到山里砍些柴回来卖。二憨干起活来是真使力气,这也是村里人都愿意帮他的原因。他拿着斧头和绳子在山里转悠了不一会就砍够了两捆柴。正当他背着柴火准备出山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呼救声。“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救我!”二憨寻着声找了过去。他看到一个女人正蹲在地上痛苦的叫喊着。那个女人的一只脚好像是被捕野猪的夹子给夹住了,血淋淋的。二憨见状连忙过去使出吃奶的劲把夹子给掰开。那个女人的脚拿了出来,但是她还是疼的直掉眼泪。二憨安慰了她几句,又问了她一些情况。原来这个女人的家乡遭了大水,家被淹了,没法过活,就跟着家里人出来讨生活,哪知道半路上跟家里人走散了,今天又误打误撞的走到这座山里,脚还被捕兽夹给夹了。那女人说了这些,又呜呜的哭了起来。二憨这时也是动了恻隐之心,就决定先把她背回去再说,要不然把她一个人扔在这荒郊野外的也不是个事。

  回到家以后二憨就到村里请了大夫开了药,二憨每天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那个女人。那女人伤好了以后也在家帮忙拾掇拾掇,做做饭。二憨干完活回到家也能吃上一口热乎饭了,没事的时候也有人陪着说说话。那个女人的名字叫翠莲。两个渐渐的熟络了起来,彼此之间也有了好感。最后就决定一块搭伙过日子了。二憨请来了村里的亲戚,简单的办了酒席。在大家的祝福下,两个人就结了婚。

  婚后的日子过的很美满,二憨挺疼他媳妇的,两个人越来越恩爱。只是结了婚以后二憨的精神头却一天不如一天。有次他在连山叔家帮忙盖猪圈。连山叔看他脸色昏暗,有一股死气,就问他是不是最近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二憨挠了挠头,憋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连山叔也就不再问了,只是从身上掏出一张符来让他贴身戴着。二憨也没多想就找根绳拴着挂在了脖子上。这天晚上二憨回家的时候,翠莲死活都不愿意跟他亲热。这可把二憨给急坏了,自打结婚以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二憨也是实在,就问他媳妇为什么不让他亲热。翠莲就说了看到他脖子上戴着的那个东西,觉得?的慌。二憨还以为多大的事呢,他二话不说就把脖子上的护身符给摘了下来,扔到了一边。两个人在床上折腾了半宿,最后二憨打着呼噜美美的睡了过去。

  自从那天晚上起,二憨就再也没戴过连山叔给他的那个护身符。又过了几天,连山叔在村口碰到了二憨,见他脸上的死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严重了。他就问二憨有没有戴他给的护身符。二憨也不隐瞒照实说了他媳妇嫌?的慌不让带。连山叔思索了半天,觉得这里肯定有问题,就让二憨带他回家看看。起先二憨结婚那会请的都是本家的,连山叔并没有去,所以也没见过他媳妇。

  等到连山叔到了二憨家里,二憨连忙叫他媳妇沏茶。翠莲就端着茶杯走了过来。连山叔看到二憨的媳妇后登时脸色就变了,他胡乱的跟二憨聊了几句就推脱有事先走了,并且约二憨过几天上他家再叙。两天后二憨抽了个空还真去找了连山叔。连山叔对二憨说他那个媳妇有问题,又问他在哪找的,哪个村的。二憨一听觉得不大相信,但是还是把他遇到翠莲的事一五一十的跟连山叔说了。连山叔看二憨有点不信他的话,就对二憨说,你回家烧一锅水,让你媳妇洗个澡,你就会知道结果了。二憨心说这有什么难的,就按照连山叔说的回家烧水去了。等他烧好水,就找了个大盆把水舀了进去,调好水温就把翠莲叫了进来。翠莲一看,心里纳了闷,这是干什么。二憨就跟他解释说自己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女人洗澡,想看一看。翠莲一听当然是不愿意。可是二憨又是哄又是骗的软磨硬泡。最后翠莲实在是没办法了,就撂了一句狠话:“你可别后悔!”说完她啪嗒啪嗒的直掉眼泪。翠莲脱了衣服,二憨就把她抱到盆里,然后转身去拿搓澡巾,等他回头的时候可傻眼了,盆里哪还有他媳妇,里面正坐着一个被水泡的烂乎乎的纸扎人。这可把二憨吓的够呛,他一屁股瘫在了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到了晚上二憨总能梦见翠莲,梦见她钻进被窝跟自己亲热,可是到了白天屋里还是空荡荡的,就自己一个人。二憨把自己关在屋里哪也不去,就想着晚上能见到翠莲。连山叔一连好几天都没看见二憨出来干活,就到二憨家里看看情况。他推门进去,见二憨瘦的像根棍似的躺在床上,嘴里嗫嚅着:“翠莲!翠莲!”连山叔察觉到什么,他在屋里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到了晚上,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飘了进来。那个女人进来后直接钻进了被窝。二憨见是翠莲来了,顿时来了精神,抱着她就要亲热。就在这时,连山叔从角落里跳了出来大喊了一声:“孽畜,看我不打得你魂飞魄散!”那床上的翠莲一惊慌忙的往屋外逃。连山叔快她一步用符封住了门。“求求你放过我,我是真的爱二憨的”翠莲此刻只能求饶。“你这不是爱他,是害他!”连山叔朗声说道,“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以后不能再来找他!”翠莲连忙点头答应。连山叔揭了符纸放她出去了。

  从那以后翠莲果然再也没来过。二憨的身体是比以前好多了,但是他仍然整天闷闷不乐的,每天都借酒消愁,喝的酩酊大醉。没过多久他也抑郁的死掉了。

  作者寄语:爱情即是蜜糖,也是毒药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